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六十八,好好经营自己

七百六十八,好好经营自己

  南方的天灾正在加剧,逐步形成了大范围的冰灾,华夏全国都在以各种方式来支援救灾。

  悄然间,不知道什么势力,搞了一个富人善心指数排行榜。

  上面都是在这次灾难中慷慨捐钱的知名人士。

  排行榜看上去很像那么回事儿,如果关注最近的宣传报道,还是靠谱儿的。

  能引起华夏老百姓关注的是第一名上边儿还有个名字,那就是王落实,后边儿加了个‘?’号。

  指向性很强,就是明白儿的告诉华夏人,咱国家的首富还一毛钱没捐呢。

  王老实还在京城干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唐唯就要从黄边回来了,王老实希望能够在京城等她,见一面再走,大抵是因为李璐的事儿,王老实这货心里发虚的缘故。

  艾碧菡最先发现了那个排行榜,打印了出来,递给王老实看。

  王老实就看了一眼,没大在意,光听这些人瞎胡扯,别的也不用干了,随口问了句,“哪家网站搞的?”

  艾碧菡说了一个名字,奇闻怪谈,是个比较知名的论坛,在华夏也有几年的历史。

  奇闻怪谈?

  王老实努力想了半天,也没印象这个论坛跟自己有什么过节,就说,“去问问他们,谁在背后搞鬼。”

  艾碧菡出去了。

  凭借一个论坛,敢在这个时候黑王老实,没人在背后撑腰,打死王老实都不信,搞论坛的最大希望就是获得投资,而互联网投资界,王老实就是个神,绝不是之一,敢这么明着把王老实名字放上去,以后就该有觉悟别想什么投资了。

  觉得不大放心,王老实又把艾碧菡叫进来,说,“告诉咱的人,不要过问这事儿,就当没看见。”

  艾碧菡有些不解,说,“如果不控制,后果很难预料。”

  王老实笑着摆摆手说,“我们不看轻老百姓的力量,但也别被这些所谓的网络声音吓住,不碍的。”

  “另外,通知各个公司,拒绝所有媒体关于这事儿的采访,如果万不得已,统一回答,无可奉告。”

  艾大秘欲言又止,她想不通,可看到老板如此自信,她只能照办。

  和王老实想的完全不一样,艾大秘认为第一步是控制传播,第二,老板适当的捐助一部分,彻底解决掉这事儿。

  老板应该注意自身形象,其实她对李璐这事儿挺看不惯的,尤其是作为一个年轻女性,内心更觉得无法接受。

  王老实却非常清楚,这类事儿也就是一小撮人在搞怪,好像闹得全国皆知,其实真正当回事儿的没几个人,玩儿舆论炒作,搞民意绑架,现在的手法还太嫩,他高度怀疑这是有人给自己添堵来的。

  另外,王老实有足够的把握,绝大多数网站不敢扩散这个所谓的排行榜,任何行业都一样,得罪超级大佬的后果就是砸自己的饭碗,而王老实就是这行业的大佬。

  不搭理,不回应,就是最有力的反击,如果去搞什么删帖,再捐点钱,那才叫真的输。

  王老实才不傻。

  宿舍五姐妹直接把李璐关在屋里,这架势就是要严刑拷问,不交代清楚,想走没门儿。

  李璐早有准备,直接把桌子上的垃圾扫到地上,一脸嫌弃的说,“这儿都快成猪圈啦!”

  然后,把手里的提袋放在桌子上,努了努嘴儿,“先开吃,都是咱最想吃的。”

  哗啦!

  东西倒了出来!

  “啊!”

  “哇!”

  “要死啦!”

  攻守同盟在这一刻瞬间瓦解,一拥而上,几秒钟不到,桌子上空空如也。

  李璐趁热打铁,“晚上,我请大家吃饭,注意空肚子。”

  一个室友,猛嚼了几下,咽下嘴里的东西,问李璐,“小璐,你这是把自己卖啦?”

  可不呗,光这些零食就不少钱,平时她们可没少表示馋,又痛惜自己买不起,实在太贵了,李璐直接买了这么一大兜子,一个月生活费妥妥的。

  李璐没回答,而是走到自己床前,复杂的看了看,那天走的时候,被子没叠,还有换下来的脏衣服在,甚至内衣、袜子也有,她似乎从这里看到了自己以前的生活,还有现在可以的,天差地别。

  回过头来,几个室友都用一脸求知的看着自己,李璐用手指挽起一缕长发,俏皮的挽了个圈儿,说,“这次我看到了一个不同的世界,于是,跳了进去,是死是活,那要看命。”

  “小璐,我怎么听着这么瘆得慌,到底什么情况啊?”

  什么情况?

  李璐自己都不知道到底什么情况,王大老板的意思表达清楚,可李璐不敢相信什么,说白了,她没资格要求人家信守什么承诺,毕姐知道她的事儿后,只有沉默,什么话都没说。

  本来一切都挺好,毕姐很重视李璐,更重视规则,她的设想就是依托老板这次酒会,把李璐星途打开,也可以为李璐增加一层保护,毕竟人家可是更大老板有过鱼水之欢的人,谁胆子肥了敢接茬儿?

  只要大老板一直这么强势,毕姐相信绝对没有谁敢,反正这圈里儿,毕姐没想出谁有这能耐。

  王老实不允许李璐再从事娱乐事业,直接圈养起来,完全出乎毕姐的算计,李璐需要付出自己做代价,毕姐是明镜儿似地,她自己挑出来的人,她心里有数,李璐还是很有资本的。

  毕姐岁数比较大了,也懂生存之道,她给李璐几个建议。

  第一,跟原来的关系赶紧掐断,因为王老板不喜欢,包括毕姐自己,‘就连我,以后也少联系。’

  第二,好好经营自己,你的资本就是你自己,说白了,年轻漂亮就无敌。

  第三,千万不要逞能,别恃宠而骄,那是自寻死路。

  第四,学会攒钱,青春是无敌,却挡不住时光流逝。

  李璐听完后,浑身发冷,毕姐的话就是告诉她,好好伺候王大老板,做个合格的金丝雀,什么幻想都不要有,因为没有希望。

  回学校的时候,李璐动用了那张卡里的钱,她以前的想法是尽量不用。

  晚餐选的地方她很用心。

  这顿饭暗含了不少心思,她相信毕姐的话,以后这些同学不大会再有什么交际,用一顿以前不敢想的大餐做句号,也算圆满。

  索菲特酒店六楼,法式餐厅,在京城里有这么一号,李璐就选在这里。

  什么高档餐厅?就是让食客在吃饭的时候不自觉要让自己行为去与餐厅匹配。

  索菲特就这么一地儿,搁王老实自己那儿,就是餐厅哭着喊着求王老实来吃一顿,王老实这货都不乐意去,为啥,那特么的就不是为了吃,纯粹给自己找不自在,受罪。

  不冤枉王老实土鳖,李璐等六人,为了吃这顿饭,一个下午没干别的,就是折腾自己,目的就是进了餐厅别让其他人看笑话。

  也不用指望她们有什么奢侈的物件,李璐很有主见,她们的优势就是青春、漂亮,展示出来,就是胜利。

  包括李璐在内,拿到菜单后,就开始晕,下午白准备了半天,到这儿根本用不上,幸亏人家餐厅见多了这样的,早有准备,服务员很厚道的帮着点菜。

  必须得夸一句这服务员的素质,眼睛好使,只要打量一圈儿这六位漂亮姑娘,就知道该推荐什么菜,都是实惠价格不太离谱儿的。

  李璐则稳住了心神,摸了摸包,底气重新上来,她微笑着换了两道菜。

  服务员很诧异,那两道菜确实地道,就是价格让人接受起来困难,她推荐的菜算到人均也就一千出头儿,换了两道菜,价格马上飙升到四千以上,也就是说,李璐这顿饭至少要三万打底。

  “您确定?”服务员很不放心的、也非常有礼貌的再次询问。

  李璐深呼一口气,微笑着点头,“是的。”

  服务员一躬身,特职业的笑着说,“请您稍后。”

  按照程序,很快服务员又推了一辆车过来,上面都是红酒,让李璐她们选。

  说实话,她们真不知道这些都是什么玩意儿,连听都没听说过,千万不要把歌厅、夜总会那些玩意儿整到这样的餐厅里,会惹人笑话。

  除了李璐,其他五个人根本不敢喘大气,她们也是人手一个菜单的,服务员帮着点那些她们也都看了价格,李璐换菜,几个人小心脏都快跳出来,要不是怕丢人,真想抓过李璐来问问,你有多少钱啊,别回头把我们押这儿,得刷多少盘子才行?

  李璐看着那密密麻麻的外国字儿,也是头皮发麻,扭头看服务员,意思是你推荐吧。

  服务员微微一笑,推荐了一瓶木桐2004,说这个非常适合温馨朋友聚餐,价格也厚道,9988.

  几个室友心里吐槽,这尼玛......一万啊!

  菜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思换,酒...那就算了吧,李璐用眼神儿询问自己的室友们,没人回应,她只好点头表示就这个了。

  服务员特专业的开酒,还特意问,“现在打开吗?这个酒最好醒酒四十分钟。”

  她们几个压根就不懂,按照人家意思来吧。

  还没开始,姐儿几个已经出了一身汗,都颇有怨念的瞅着李璐,咱就是这么来享受的?

  李璐同学表示无辜,她真不知道啊!

  她们其实也没什么话可以说了,一下午呢,李璐把能说的都说了,再也问不出什么来,那就吃吧,舒服不舒服的那就算别计较。

  吃到一半儿时,来了一货。

  王老实认识的人里,最性情中人的就是曹老板,尤其是接连帮着王老板办了两档子事儿,他有点憋不住。

  借着老白的关系,又糊弄上一个漂亮妞儿,而且还是成名的。

  老曹也领着那个妞儿来吃西餐,这地方被曹老板当成显摆和泡妞儿的圣地了。

  此餐厅基本是开放型的设置,利用装饰品来巧妙的给食客制造相对**的空间,但也不代表别人看不到。

  曹老板一进来,无意扫了一眼,怎么那么寸,就瞅见了李璐。

  这得招呼一声啊,别让人挑理,老曹拉了那成名的妞儿一把,说,“有个朋友,去打声招呼。”

  那位妞儿带着头巾、墨镜,把自己包裹的很严实,两人又不是谈恋爱,说白了,就是老曹是豪,她完全被动,再说了,曹大老板的朋友,能档次差?

  她赶紧摘下头巾跟墨镜,再戴着过去,不礼貌。

  服务员拦住了,这是她们的职责,除非得到客人允许。

  曹老板指着李璐说,“我是李小姐朋友。”

  服务员赶紧扭头,李璐也发现曹老板了,已经站了起来,她还低声跟自己室友说,“别吃了,来人啦!”

  成名的妞儿姓顾,她跟着老曹过来,发现就几个青涩丫头,不禁有些愕然!

  曹老板也没打算坐下说几句,打个招呼而已,介绍了顾给他们,也告诉顾,这是李璐李小姐。

  李璐连介绍室友的意思都没有,太丢人啦,她们认出顾之后,人的状态就不大好,无奈的李璐只能笼统的告诉曹老板,这是我宿舍室友。

  老曹笑笑,告诉服务员,这桌单算他身上。

  李璐连忙说,“曹总,不用了,我这儿-----”

  曹仓舒故意一板脸,说,“李小姐不拿我当朋友?”

  李璐没话说了,只能默认。

  等老曹带着姓顾的妞儿离开,几个室友眼神怪怪的看着李璐,其中一个轻声说,“李璐,你现在好神秘!”

  另一头儿,顾妞儿也没憋住,试探的问老曹,“那个李小姐背景不简单?”

  反正从表面上,她看不出来曹老板有什么必要去打招呼,还这么礼貌客气。

  老曹嘿嘿一乐,摇头晃脑的说,“她?单说她,什么背景都没有,很普通一个人,你没认出来?”

  顾妞儿一愣,她刚才看了,没印象啊,刚要开口说,服务员过来了,就闭嘴了。

  点菜的功夫,她使劲儿想了又想,也没想到那位是谁。

  等服务员离开,她迫不及待的问,“谁啊?很有名吗?”

  老曹拿眼扫了一下,略带提示的说,“前几天答谢酒会上,王落实王董带的谁?”

  顾妞儿一捂嘴儿,好一会儿才说,“你是说-----”

  老曹摆摆手,“我什么也没说,你什么也不知道,要是碰见了,客气些就行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