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69章 二百六十九,谁对钱有意见?

第269章 二百六十九,谁对钱有意见?

  离开滨城,王老实长舒了一口气,这一天算是过去了,滨城的闹剧也结束了,回到京城再装几天,自己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出来得瑟,滨城那事儿就算是最大限度马到成功。【】

  住进京城娄山疗养院,正好让自己好好调理下,这些日子实在没过人日子,在食堂里吃了顿好的,一边剔牙,一边朝自己房间走去,手里还给林子琪提着饭,那丫头没跟着来。

  正要回屋,他突然听到了一阵抽泣的声音。

  耳熟。

  借着阳光的余晖,王老实看到走廊尽头,一个墨绿色的身影,正坐在那儿,默默的哽咽。

  擦,这姑奶奶又闹哪样儿,不是都说好了吗?王老实一阵头疼。

  “哎————”王老实走到林子琪身前,蹲下身子轻声问,“又怎么了————”

  林子琪看见是王老实,第一时间别过头去,不知道用什么擦了把眼泪,故作坚强的说,“没有————我没哭。”

  “不是吧————好吧,我没说你哭,你要是哭肯定不会在这儿哭,这儿不合适,人来人往的,看见京城一姐儿在哭鼻子,影响京城的安定团结。”

  “你走————”林子琪这下子兜不住了,索性哭了起来。

  哄吧,林子琪为啥哭,王老实心知肚明,一是真担心了,听说王老实喝酒成那熊样儿,当时她眼圈就红了。

  第二就是委屈,王老实这么大事儿,愣是没告诉她,她还是通过宁小云知道的,作为正牌儿的女朋友,林子琪觉得自己被无视了。

  至于为什么这会儿才哭出来,王老实也不知道。

  好半天,林子琪情绪才稳定下来,说话还带着哭腔,问,“你真没事儿了?”

  反正林子琪一直怀疑王老实吐血那事儿不像演戏,虽然王老实保证了好几次,可林子琪总是不大信。

  哪儿有那样的,这事儿怎么都说不通。

  “你真想多了,我跟你说了好几遍了,那帮家伙简直都是酒桶,在酒缸里泡了那么多年,我要是不跑,真就栽里面了,吐的不是血,全是假的,跟人家演电影的要的道具,回头我再弄一包来,给你演一遍,碰上机会,弄个群众演员,我都够格了。”

  “不可能————”林子琪这话一出口,王老实顿有绝望的念头儿。

  “嘿嘿,知人知面不知心,要想真知道,还得自己试。”王老实只能拿出绝招来,“一会儿吧,我让你亲自体会下我身体的强壮程度!!”

  “你这人————怎么能这么恶心————”林子琪闻言,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林子琪还能咋?

  王老实拉了林子琪一把,调笑说,“你呀,赶紧进屋吃点东西,要不没体力了,可别怪我欺负你。”

  “不许说了。”林子琪哼了一声,擦拭去眼泪,一把抢过饭盒,转身就走了。

  王老实跟在后面,不住的坏笑。

  吃饱喝足,王老实手就不老实起来。

  “你来真的————”林子琪一边儿躲着王老实魔爪,还嘴硬,“你身体不好————”

  “好不好试试就知道!”

  “别,你都那样儿啦————”林子琪还想躲,可她哪里是王老实这个正牌儿老流氓的对手,尤其是这时候。

  王老实已经没招儿啦,就剩下这个了,而且,好一阵没有这事儿,他早就憋的够呛,不抓紧时间,啥都对不起。

  男女间,甭管多少事儿,一旦进入那种状态,就什么都没有了,王老实这点拿捏的准确。

  王老实本来琢磨着,林子琪这家伙八成是担心自己,一次就差不多了,干脆来场火爆的,结果就是算盘落空了。

  林子琪也想啊,躲不过王老实就干脆投入,没想到王老实还真生猛,王老实好久没碰了,她不更是也没有,见着好东西的小姑娘自然来了劲头儿。

  也幸亏这疗养院的买卖不好,住的人不多,这两个急色的折腾到了半夜,愣是没给附近的人造成什么睡眠不足的后果。

  可早上起来的时候,王老实真动不了啦,林子琪也不好意思了,把头埋在王老实胸前,说啥也不起来。

  最后王老实没办法,说,“再不吃东西,咱可就没有以后啦啊!!”

  心情有点复杂了,王老实被林子琪榨干了才出了疗养院,搞得他又跑到那家靓汤煲喝了好几天滋补汤。

  大获全胜还谈不上,但滨城终究是落下尘埃,后边儿的事儿其实已经有了自己的轨道,按部就班就行。

  市直机关要走了两栋楼,理由没啥说的,怎么说都行,王老实也需要一些个名头,自然一拍即合。

  王老实也对集资建楼这个想法持赞成意见,别看便宜了好多,这种集资楼好像没啥利润,其实不然,他们的单位名字就是钱,不给钱,王老实都愿意做,还别说,建设成本不高,根本赔不了。

  西河区也要了一栋。

  市建委要二十套。

  规划局的、公安口、税务等大大小小的单位都没落下。

  不说别的,把整个小区身份层次都拉了起来。

  都按照市直机关那样儿办,华夏时代就剩下了三栋楼,别看不多,王老实算计过,华夏未来总部大楼的成本都赚回来了。

  此等买卖真干得过,王老实彻底安心了,告诉唐建兴,别的他不管,设计要有时代气息,质量经得起考验。

  唐建兴拍着胸脯保证,绝出不了岔子,可着滨城也不会有人胆肥到敢来这个项目找事儿,肯定做个标杆出来。

  令王老实开心的是,上次老爹批评的够层次了,现在则是专门打电话来说,这事儿办的圆满,但下次不要再弄险。

  有了老爹的话儿在,王老实才踏踏实实把心思从滨城收回来,投入到新的事业中去。

  路都铺好了,就剩下把事儿办好了。

  …………

  王老实拎着一个包,精神抖擞的步入新的办公室。

  第一件事儿,就是召集人手,开始办差。

  浩宇公司里人都不够一套的,还顶着其他四家公司的皮,就好比一个虚名少爷,领着四个丫鬟,有名有姓的就一浩宇少爷,剩下全是梅兰竹菊,却只听其名,未有其人。

  前一阵子,当大爷的风光还在,邱宏伟领着几个人家看不上的货,撑起了门面,现在有十来个人,占了整整一层的面积,眼巴巴的等着老板来大施拳脚。

  好不容易算是把大老板给盼来了。

  王老实在新公司里转了一圈,才皱着眉问邱宏伟,“就这么点玩意儿?”

  还真没什么,就连办公桌椅都没配全。

  邱宏伟都快哭了,大爷,您可什么还都没说了,我哪儿敢乱来,谁知道您要哪儿啊!

  要什么?

  自然是要人,要很多人。

  现在王老实思路很清楚,搭起大架子,撑个场面儿出来。

  后面使劲儿的人都有了,就是唱戏的不在,这可不成。

  王老实说,“咱就是搞销售的,招人就得是有雄心壮志的人,要有信心在这一行发展,有目标的人才会懂得如何去努力,不过这份差事不会轻松,想混个闲职吃芗钱的人咱不要,得知道上进。”

  “这个销售说起来很有档次,其实就套一个模式,用一个套路给老百姓看最美的一面,忽悠人掏钱出来买房子,所以,多高端的人才咱用不上,浪费了。”

  “什么是美?简单,一个原则,一个客户上门,从外面看到大门开始,他眼睛里看到的,耳朵里听到的,鼻子里闻到的,都得是漂亮的、舒服的、香的,说句糙话,就算人家上个厕所,里面也得香喷喷的,没半点屎尿的臭味儿。”

  邱宏伟带着几个人跟着王老实,都拿着笔记录老板说的话,说真的,他们真没听懂多少,王老实自己是清晰了,可说的云山雾罩,听着有点飘。

  以邱宏伟的智商,他还真合适干这一行。

  别的他没理解,可让人怎么舒坦,他比谁都明白。

  老板要招人。

  条件很宽,就是要有野心的年轻人,这样的人还得漂亮或者帅气,通俗点,盘儿得靓,条儿还得顺。

  这样的人少吗?

  若一个小地方,费点劲儿,可京城里不是,一抓一大把,邱宏伟心里有谱儿了,根本就不用伤脑筋,随便到一个招聘会,把公司整的像那么回事儿,大旗一竖,来的人得乌泱乌泱的。

  王老实没给邱宏伟多少时间去寻思细节,而是继续顺着自己思路说,“团队,我们要组建是销售团队,各种样的人都要,有领头儿的,还得有干活的,动脑的和动手的,捏合到一起,就是我们的主干。”

  好吧,这个信息量有点大,伸展性太强了,邱宏伟别的就不想了,一字不差的记录下来,回头再琢磨吧。

  等王老实走了,邱宏伟坐在办公室里一个人看着记录发呆,等有人过来敲门,说邱总下班吗?

  邱宏伟才算是回魂儿,挥挥手说,下班吧。

  别人走了,他不能走,还没捋清楚呢。

  话说招聘这块儿,邱宏伟真是不咋地,可有人懂,他给刘美绢打电话求援。

  刘美绢最近一段时间也在调整自己的工作方式,丁震源要人,她就花钱到猎头公司里买。

  再没有以前那种粗犷的方式,自己到人才市场淘的事儿。

  就像她朋友说的,该避讳的就避一避,该放手的就别抓着不放。

  邱宏伟来求援,刘美绢俨然看到了当初的自己,干劲儿十足,净想着包打天下,殊不知却不明智。

  如果你邱宏伟把人都召集齐了,这个公司里是听你的,还是听老板的,以后员工汇报工作,先找你,还是先问老板?

  就算你没有那个心思,别人不会说,舌头根子底下压死人啊!

  或许是念及曾一起共事,眼下也都为一个老板服务,刘美娟还是提了一句,“老邱,老板曾多少次说专业的事儿交给专业的人做,你怎么老是想不来呢?”

  邱宏伟自然听过这句话,不过他听的和刘美绢有点差别,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儿————噢,大概是懂了。

  “谢谢!”

  “客气啦。”

  通话结束。

  刘美绢觉得自己提醒的足够明确了,邱宏伟是个明白人,应该可以理解的。

  邱宏伟则想偏了,他认为刘美绢这是提示他找个专业的人来做这件事儿,什么人专业,自然就是老板当初一直喜欢的猎头公司。

  把自己要的人一股脑交给人家,凑齐了送过来,又快又专业,多好,省得自己满处去找。

  不过,理解不同,方式几乎没啥区别,邱宏伟的想法也没错儿。

  王老实可没想到自己这两员大将整出这么一段子来。

  招人组队的事儿可以慢慢等,但业务得先开起来,那得先有目标。

  王老实就满京城的搜罗可以下手的肥羊。

  心里本就没啥愧疚之意,自然就不会手软。

  柿子先拣软的捏,这个道理谁都懂,一般人也都这么干,王老实却不能。

  头一炮要打响,对手不能弱了,要不然没啥影响,效应起不来,除了赚点钱,没啥意思。

  京城圈子里,有个特点,打听点什么事儿比啥都快,都准确,连祖宗三代都能第一时间挖出来。

  进入视野的是两家。

  一个是地头蛇,另一个就过江龙。

  都符合王老实下手的标准。

  有支持的背景,但不够强大,做地产有年头儿,算是影响力不错,实力也有了,眼下都在运作新项目,正处于关键时候。

  牛老板的风景地产,就是王老实口中的过江龙。

  学历不怎么高,但头脑灵活,第一桶金掘的不怎么光彩,不过,他丝毫没有啥歉疚,可着华夏这些年来的经济传奇人物,发家的时候,谁敢拍着胸脯说,自己赚的钱光明正大、干干净净?老牛就敢当面啐一脸。

  甭说是华夏一国,再大了说,往地球这个层面上数,这样的成功都没几个,就算有,也是底细没被挖干净而已。

  如今老牛倾全家之力,投入到京城的这个项目里,成了就羽化成龙,输了也伤筋动骨,反正就不容有失那种。

  以老牛的脾气,办事儿讲究,就是直接做到位。

  该疏通的关系,该打点的,毫不手软,不能让人从礼数上挑出半点不是来。

  总的来说,前期的所有铺垫工作,都顺利。

  最后一哆嗦就是立项审批,这一关过了,就再无羁绊。

  老牛发脾气了,摔了杯子,拍了桌子,骂了人。

  原因简单,就是立项审批没过。

  要是提前没运作,没过是正常的,因为就在几天前,老牛还喝多了,就是跟这个有关。

  都说酒话不算数,可在华夏,酒桌上的话,尤其是大事儿,极少有翻船的情况。

  这回偏偏就翻了。

  再去问当初托的关系,人家支支吾吾的不明说,就只说有难度,还需要再协调。

  无论办什么事儿,有困难不着急,怕的就是不明所以,压根就没弄明白自己卡在哪个环节上,这才要命。

  风景地产都快疯了,发动所有关系,去打探消息,到底是为什么?

  老牛同志的朋友算实力不错,虽然没有全部弄清楚怎么回事儿,但是,谁挡道是找到了,浩宇咨询,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关系。

  牛老板气得破口大骂,“丧尽天良!”

  风景这头儿还算好的,仓舒地产更憋屈。

  你风景好歹还处于运作前期,仓舒这头儿房子都开建了,银行突然掐着脖子说,贷款出问题了。

  还不止钱上出事儿,紧接着,街道的,环保的,公安的,质安监的都找上门来了,还没完,消防的也来了。

  最后的结论就是停工。

  理由也五花八门儿,街道和公安的是说噪声扰民。

  质安监的是说建筑质量有问题。

  消防的说消防通道不合格。

  别的还好说,气象局的也来了,下达了整改通知书,说避雷设施不达标————

  曹老板都快气神经了,尼玛,气象局,好意思出来得瑟?

  傻子都看出来了,这是有人故意整事儿,折腾自己呢。

  地头蛇就有地头蛇的道儿和本事。

  仓舒能在京城一方水土上混出来,也不是什么随便可以拿捏的,立即作出了强有力的反击部署。

  甭管区里的还是市里的,曹老板的意思就是你得拿出实力来,要不然,想让老子低头,姥姥!!

  老板有脾气了。

  仓舒地产就敢把这些通知书不当回事儿,强行恢复施工。

  曹老板说了,有本事来抓我!玩儿那些不上台面儿的,艹,没门!

  这么多年来,仓舒地产早有底蕴,这些手段还真掐不死他们。

  没想到的就是补刀来的如此之快。

  房管局那头儿的预售证办理出问题了,不符合规定,不予发放。

  预售证才是地产公司的命根子,什么资金,什么监管,在预售证面前就是渣滓。

  没有资金回笼这个支撑,仓舒地产的强大就是个笑话儿。

  整事儿的主儿也浮出水面,还是浩宇咨询。

  几乎整个京城地产界都议论纷纷,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浩宇是什么来头?

  来头不小,不久之前,浩宇的注册门才过去没几天,有人幸灾乐祸了,老牛和老曹摊上大事儿了。

  唐毅也是受人之托,来找王老实,“兄弟,咱这么办是不是过了些,好多人都有意见了。”

  王老实也知道开头有多难,可后来证明,这事儿真的能干,“三哥,有意见的人会对钱有意见吗?”

  情况还好,没有再出血,且看看,今儿先更一章,明天再看情况。

  火匠也感谢书友们的关心,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