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68章 二百六十八,收拾残局

第268章 二百六十八,收拾残局

  整个天底下,就没王老实这么办事儿的。【】

  说儿戏都是好听的,没溜儿才符合。

  为了演好这场戏,他算费劲心机,到最后,他自己都打退堂鼓了。

  要不是实在喝的受不了,他绝不这么干。

  伤人品。

  为了逼真,他甚至瞒着王东云等人,为了就是像,露馅了就不好收场了,也就唐建兴知道,人家老唐才不那么胡闹,说啥不同意。

  王老实耍无赖,唐叔,您就忍心看我喝死?

  后来也是实在看王老实吐得不像话,再这么喝下去,闹不好会真出事儿,唐建兴才出手。

  要不然,仅凭借王老实那手用钱趟路的招数,一准儿没戏。

  人家医院大夫护士会陪着你玩儿,别逗了。

  直接扔你出去,从一楼扔算人家大夫知道生命来之不易。

  唐建兴的同学兼发小,在一中心当了一个副院长,纠集了几个道德没底线的大夫护士,陪着王老实一块疯。

  反正王老实也肯花钱,甭管什么药,用不用先放一边儿,必须按照真病来开。

  药剂子开的也大,懂行的人看了,肯定会问,真是给人吃的吗?

  不过王老实这么一吐血,滨城这些干部们说啥得给人家王老板挑大拇指,够意思!

  谁敢说王老板不实在?

  谁不说人家王老板是个讲究人?

  这样的人还不值得交?

  必须是,反正王老实之前丢的那些分,一把全收回来了。

  就跟牌局上一样,最后一把梭哈之后,通杀。

  上了当的各路官员还得在各种场面上夸人家华夏未来老板几句。

  “好!好!是个爷们儿!办事儿真是讲究!”这是区里领导说的,他早就选择性的忘了自己也曾藏起来对华夏未来不闻不问。

  区领导这话份量够重了,没人觉得不对,好像理所当然一般,也就王老实赶上好时候,搁十年后,再有这事儿,大部分人的脑子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二,喝酒吐血,尼玛不是故意害人的吧?

  十年后,出了这事儿,谁在酒桌上谁倒霉,别想像现在一样瞒着,无孔不入的设备,无所不在的闲人,再编一个足够吸引眼球的题目,绝对能火!

  那时候,不光王老实出了名,还连带着把一群人坑死。

  现在不同,王老实这种招数还是很有市场的,只不过别人没有王老实玩儿得那么狠,又是吐血又是住院的,闹得有些欢儿。

  失控了,反正什么都算计到了,就没想到国人传消息的能力全地球排名第一。

  好几天了,王老实病房里都快可以开水果店了,具体都是什么人,其实王老实都没记住,估摸着几天酒局下来,认识的人都来,不认识的也来了,反正那些个知道的,觉得自己该去看的就都来了。

  王老实隐瞒的事儿自然瞒不住了,王嘉起和李梅同志也来了,京城的人也开始奔这儿来。

  轮到王老实脑袋大了。

  有些话还不能说,说出去了,就砸锅了。

  几个大夫、护士的还不错,弄些专业术语,把人都忽悠晕了,否则这病情都没法圆,人家没白拿钱。

  唐唯第一天就知道王老实装了,当时没把妞儿气坏了,自然没什么好脸色,一路上担心的够呛,结果这厮装病?

  好几天来,她压根就没有半点伺候王老实的意思,还得王老实小心陪笑。

  他可没忘啦,两人还有一段案子没结呢,也就这地儿不合适,或者人家唐唯懒得跟王老实计较。

  看着王老实满脸苦相和后悔,唐唯心里那个痛快,“该!遭报应了吧!”

  “你就没一点同情心。”

  “我为什么要同情你,骗人好玩儿吗?我倒要看看,你怎么骗下去。”

  明显的,王老实这会儿有玩崩的危险。

  王老实也是发愁,挠了挠头说,“小姑奶奶,您就别在一边儿看笑话了,赶紧帮着出个主意,我真快撑不住了。”

  他肠子真悔青了。

  刘彬来的时候,王老实都没敢坐起来,不过装病也是技术活儿,王老实真不专业,也亏着刘彬就一个粗爷们儿,换个眼贼的,穿帮是必须的。

  继续留在这儿,王老实不信能瞒住谁。

  唐唯小脸也不好看,瞪了老半天,看得王老实头都抬不起来,真是没脸啊。

  “你那个女朋友不是要来看你吗?问问她呗。”

  好吧,孽是自己作下的,自己受着吧,王老实也想起来,刘彬那会儿说林子琪哭的如何,正着急忙慌的奔这头而赶呢。

  算算时间,个把小时的事儿,差不多该到了。

  看王老实不说话了,唐唯心软了,扭头儿看窗外,背对着王老实说,“就没见过你那么笨的,平时的聪明劲儿都哪儿去了,让你女朋友带着你转院呗,去京城,找一家疗养院,谁能知道————”

  王老实眼前一亮,自己怎么就没想起来呢,多简单的事儿,怕的是在滨城穿帮,到了京城,离着那么老远,谁屁憋得跑京城看自己。

  高,真高,实在是高!不亏是读过书的学霸,脑子就是好使。

  王老实忍不住说,“还是你聪明,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唐唯翻了翻白眼,心里忍不住跳了又跳,强自说,“懒得说你,瞧你自己办的事儿,就不怕人家笑话,你不喝酒,别人还能灌你?我就不信了,还有我爸,回头看我不说他,哪儿有这么安排喝酒的,还由着你这么闹——————”

  这妞儿是真气着了,可王老实越听越不对,矛头不对,冲着她亲爹去了。

  王老实大气不敢喘一口,加上前世搁一块儿,都没见过唐唯这么能数落人。

  怎么啦这是,不应该吧,王老实心里直嘀咕,看着唐唯继续在那儿埋怨唐建兴,数落王东云,骂那些来喝酒的,一通下来就没几个好人了,按照她说的,拿把ak全突突了才解恨。

  “我走了,省得见了我,让人家不在自。”

  王老实说,“没事儿,你想多了,她不是那样儿的人。”

  “我是,行了吧。”唐唯话接的毫无缝隙,噎得王老实无话可说。

  唐唯似乎也觉得自己这话说的有些复杂,收拾自己包儿就要走,到了门口顿住身形,转过身来,看了王老实一眼,“锁芯我换了,在电表箱子里,有一把备用的。”

  火匠老妈病重,现在icu里,未来几天时间,是否有时间码字,全看病情发展,火匠先说一下,如果明天能上传,说明病情乐观,如果不能,就当火匠请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