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67章 二百六十六,慷慨就义的酒

第267章 二百六十六,慷慨就义的酒

  (咳!章节数错了,白痴错误,不过内容没变,深感羞愧,我也改不了,失足成恨!)

  事情基本上定局,王老实收起了狂妄之心,耐心的留下处理收尾。【】

  先办了一桌,请从京城连夜赶来的记者们饱餐一顿,奉上礼物和红包。

  红包厚度必须让记者大人们心里赞一句,这王总是讲究人。

  再摆一桌,宫亦绍、刘彬等从京城过来的兄弟们也辛苦,不说别的,王老实这态度得有。

  不过席间,出了点小插曲。

  刘彬接了一个电话,宴席上正推杯换盏喝得热闹,他出去打电话。

  回来的时候,满脸都是郁闷,坐那儿辗转反侧,一看就是有事儿。

  王老实看出来了,他没打算问,想等一会儿私下再说。

  不过刘彬那坐立不安的模样,别人也能看出来。

  钱四儿大大咧咧的问,“彬子,咋啦,媳妇跟人跑啦?”

  “你丫就不能说句人话!”刘彬一听就翻了,直接开骂。

  反正都这德性人,也不在乎,钱四儿嘻嘻哈哈的不当回事儿。

  宫亦绍放下筷子,扭头问刘彬,“真有事儿?”

  刘彬点点头。

  “有事儿就说出来呗,这么人给你出个主意总行吧。”

  刘彬瞅瞅王老实,欲言又止,那样子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王老实心说你看我干嘛,谁又没拦着你,没好气的说,“想说就说呗,又没外人。”

  刘彬咬了咬牙说,“有人托我求情来着。”

  “给谁求情?”王老实看刘彬一直盯着自己说,估计就是落到自己头上了。

  “是小云。”

  王老实也放下手里的筷子,坐直了身体,说,“怎么回事儿?”

  “有个叫张威的,他姐叫张薇,和小云是战友,关系不错————”

  说到这儿,后面就不用了,王老实和在坐的都明白了。

  好吧,王老实经老爹教育一番,其实已经放弃了,正好,来个顺水人情吧。

  在家里,老爹亲情赠送了几句话,时间不大,没心没肺的王老实还依稀记得那几句。

  ‘你自己走路,那就自己走,当父亲的只能告诉你什么错了,至于什么是对的,这个评判我做不到。’

  ‘永远不要把别人当白痴看,更不要觉得自己比别人强。’

  ‘能让你重视的人,就必有其过人之处,不然他活不到你面前来。’

  好像还有几句话,他记不大清楚了,因为那时候他脑子已经成浆糊了。

  王老实看了看刘彬,面带不满说,“尼玛,有什么不好说的,自己人,这事儿算个屁,行啦,你跟小云说,三哥不是小肚鸡肠的人,没事儿了,放心吧。”

  刘彬如释重负,那股子有屁放不出的憋胀感顿时去了个干净。

  站起身就要去打电话,王老实拦住,说,“别忙,让小云跟他们说,黑了我的钱总要还回来吧,利息什么的就不说了。”

  不对啊,刚才还说小肚鸡肠的词儿,这一转眼的功夫————好吧,三哥说的有道理啊,钱得退回来,不老少呢。

  刘彬耷拉着脑袋出去打电话去了,一屋子人表情都有点逗比的意思。

  王老实坐那儿浑然不觉,又抄起筷子来,“今儿这鱼做的好,鲜!”

  其他人看的眼神儿都有些飘了。

  ——————

  华夏未来好事儿办成这样,甭管是什么原因,没涨脸是真的。

  领导看问题是有角度的,第一看结果,第二看态度,第三还是看态度,前一个是办事儿过程中的,后一个就看领悟了。

  唐建兴说过危机公关,公谁?

  自然是领导,大领导,小领导,不是领导的领导,都要公一下。

  要是王老实没回来参与此事,他倒是可以置身事外。

  现在不成,满滨城都在传颂华夏未来小老板义薄云天,你丫返身回京城了,让再高级的干部出来维护关系都是明目张胆的抽人大嘴巴子。

  谁会少了你那顿酒喝?

  谁又会在乎你送什么礼品?

  官面儿,从字眼上也看得出,人家在乎的是你的态度。

  王老实必须参加,而别不论什么级别的,一场都不能少。

  鉴于事态发展过快,又要考虑王老实返京,唐建兴和王东云安排的酒局一场连着一场。

  王老实看完了,当时就觉得大事不妙,他问唐建兴,“这样真的没事儿?”

  唐建兴说,“没事儿,我找了机关事务管理局的朋友,他指点的,顺序绝错不了。”

  王老实哭丧着脸说,“唐叔,我是问我有没有事儿,这些酒喝下来,我就成醉枣了,顶风还得熏八里地吧。”

  唐建兴立刻点头说,“这已经是压缩了好几次后的,哪一个都不能再少了,要不然以后真没法打交道,毕竟人家都管着事儿,要让领导理解我们的难处,就得加深印象,一起吃个饭,最合适不过了。”

  “要是不喝酒,态度肯定不端正吧?”王老实想死的心都有了,木着脸问唐建兴。

  “没办法,眼下就这风气,我尽量找几个酒量好的————”

  王老实用手指着自己鼻子,腔调都快带哭音了,“唐叔,您觉得那帮孙子能放过我?”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王东云突然出声,说,“落实,男子汉大丈夫,宁死阵前、莫死阵后,怎么你也是个爷们儿了,咬咬牙就顶过去了。”

  怎么听都像牺牲前的鼓励,这都什么人啊。

  说归说,王老实可知道,自己这次减分不少,要是不奋力抢救,滨城这头儿可不好收拾。

  “那就这么办吧。”有点悲壮,不过也是事实。

  酒局其实不多,也就十几场,问题是一个星期喝完。

  前世里,王老实在机关里混了那么多年,能进酒局的就没有善茬儿,酒量少于八两的,除非是领导,否则上桌的机会都没有。

  想要进步的年轻人,在领导面前亮相的机会就是这种酒局,他们都是奔着喝死来的,谁尼玛顶得住。

  还没开始,王老实就大体上明白,这些酒局,自己妥妥场场倒,幸免的可能性比中乐透大奖都少。

  都不用自己上赶着,那些年轻的酒将们,就差生吃了自己。

  王老实越想越揪心,一副慷慨就义前的样子。

  唐建兴长叹了一口气,他知道,也理解,这个时候讲究的就是这个,要是平时就算了,可这次华夏未来要收场,这一关是跑不了的,就笑着说,“既然你赶上了,就认了,不过没你想的那么可怕,还有喝酒的时候,别太实诚,开始对领导实在点,后面再自由发挥,总有办法的。”

  不管是哪个单位,来的都是主力,一把手带队。

  人家王老板给面子请客,弄个副职过去,不合适,谁不知道王老板手眼通天,真惹怒了,得罪了,不划算。

  得,两头都顾忌了。

  这酒还不是要喝成火星撞地球?

  大家一上桌,繁文缛节那一套完事儿,就开战,也有人借着酒劲儿弄些事儿,不外乎就是逼着你多喝,自己少喝点,反正就弄出点花样儿来,让气氛热烈起来,喝躺下为止。

  王老实真遭罪了。

  他喝酒的本事不算差,可也高不到哪儿去。

  第一天,王老实上来敬酒,必须敬领导呗,喝了。

  然后其他人呢,人家想也不想,马上就干杯。

  王老实那句随意都没机会说出口。

  吐吧,王老实吐了,好在他没在酒桌上吐。

  第二天,再吐。

  第三天,————

  这么说吧,王老实实打实的让人家击溃在酒桌。

  没有第四天了,第四天王老实坐120走的。

  那天请的建委领导,酒到半酣,王老实吐出血来了。

  这可不是假的吧,那一大口血吐出来,满屋子人都傻了。

  慌乱中,就王东云冷静,止住慌乱成一团的人,叫来急救车,直接送一中心,那儿可是滨城急救最好的。

  建委的领导面面相觑,都跟着去了。

  抢救室外,医生跟训孙子一样,说,“怎么能这么喝,想死换个痛快的招儿——————”

  反正都够奔死去了,要多严重有多严重。

  王东云都急哭了,要给王老实家打电话,被唐建兴死死拦住了。

  王东云说,“都这样了,不通知行吗?”

  唐建兴还是强拦着,说,“你不了解他家,要是知道了,天就塌了,整个滨城不够他们闹的。尤其是京城那帮混球来了,非得把一中心拆了不行。”

  西河区建委的几个人脸都绿了,他们才恍然想起,这王大少爷可有一帮哥们儿,都尼玛不是省心的主儿。

  要出事儿啊,不能让他们知道,赶紧加入劝导的团队。

  王东云似乎是个善解人意的,最后说,“总归要有个人伺候吧,要不喊他姐来?”

  建委主任赶紧说,“别、千万别,我单位手脚麻利的姑娘好几个,我都派来。”

  真不是个靠谱儿的主意。

  开玩笑呢,唐建兴第一个不答应,说,“不用了,我让我闺女来,别人咱们也不放心。”

  几个人看唐建兴的眼神就变了,老狐狸,有把刷子啊。

  抢救室里,王老实略带紧张的问大夫,“他们不会看出来吧?”

  “不会,从抢救室直接转icu,三天不见外人。”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一中心医院,第一次接这样的活儿,不过,也算喜闻乐见,几个急诊的护士围着王老实,跟看大猩猩似地那么新鲜。

  火匠正儿八经的提醒各位,看书投票的都是厚道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