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六十五,你都想明白了?

七百六十五,你都想明白了?

  李璐跟随王老实参加的第一个饭局是老牛组织的,她很累,也涨见识。

  第二次饭局就完全不同了,人数不少,一桌里就她一个女的,她认识的有好几个,比如公司里的钱总还有李总,地点也不是什么有名的大饭店,就一个不起眼的小馆,吃的东西也都很普通,没啥特别的。

  但她觉得比那天要舒服,基本上这些人吃喝很随意,都是没大没小的,还有人跟李璐逗着玩儿,不像上一次,都端着。

  李璐也跟着喝了几杯啤酒,好在没人灌他,基本上就是让她随意。

  她基本上就坐在王老实身旁,听他们扯蛋,确实是扯,说话没大没小,还不时的掰扯起来,而居中的王老实也不管,还跟着掺乎,李璐没觉得不对,也许这才是她认知的,就该这样。

  钱四儿大概也知道了王老实在酒会上跟张健的事儿,喝多了后问,“三哥,张健那货没必要这么照死里得罪吧?”

  他的意思很明确,张健不是阿猫阿狗,他老子越发的强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到了嚣张的程度。

  王老实这么跟张健死掐,钱四儿担心张健不管不顾的,闹不好王老实要吃大亏的。

  酒喝到这份上,王老实觉得自己越喝越明白了,浑不在意的说,“不说身正不怕影子邪那没用的,老张想要办,我也许真扛不住,可他舍得吗?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家底哟!”

  关海军一直没怎么说话,他酒量好,脸都不红,听了王老实的话,不由的多想,一直以来,他都琢磨不透,王老实每次跟张健对上,全胜,而张健碰上别人,也全胜,道理从科学上就说不通,老张家办事儿多不厚道,众人皆知,人家地位在呢,问题是,王老实这儿咋就迈不过去?

  既然王老实敢这么说,那就有必然的依仗,可那依仗是什么,关海军认为有点虚。

  老关瞅了一眼李璐,还是关心的说,“落实,该小心的别大意,张健那孙子最近越来越不按规矩办事儿啦。”

  王老实指了指一盘羊蝎子,示意李璐给他夹过来,他自己短期酒杯,带着酒意说,“老关,要说起张健来,哪次是我招惹他,躲还躲不清楚呢,我又没病,没事儿给自己找点刺激?不外乎这孙子吃惯了肥肉,又不想腻着,合着好事儿都该是他家的,真要该那样,也轮不到他吧,你们几个谁没资格?”

  “对,三哥说对啊,往前倒几十年,他家算个屁!”

  “就是,他张健还知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就凭他,姥姥!”

  关海军一听,那个气啊,你丫真是喝多了,偷换概念呢,一朝天子一朝臣你真不懂,人家现在掌着权呢,还特么的几十年前,有毛用啊。

  李璐很懂事儿,用手把那块骨头上的肉仔细给撕下来,正要放到吃碟里,没成想王老实一歪脑袋张开嘴,小李同学呆了下,马上反应过来,红着脸小心的喂给王老实吃。

  这下可把其他哥几个给羡慕坏了,王老三可以啊。

  “你可得防着点。”关海军没再多说,只是又提醒了一句。

  王老实抽出几张纸,擦了擦嘴,说,“我是光脚的,他家可是精细,估计人家老张犯不上跟我较真儿,至于小张,说句难听的,离开他老子,他连根毛都不算。”

  “关哥,三哥,咱说点高兴的不成吗,老说那孙子,败兴。”

  “行,来都端起来,喝酒。”王老实也不想再提那个人,吆喝着喝酒。

  酒到酣处,李璐电话响。

  看了一眼,是宿舍室友的,她犹豫着看了王老实一眼,恰巧王老实也转过头来,李璐略带慌张的说,“我同学的电话——”

  这小模样,把王老实给郁闷坏了,心说至于吗,我又不吃人,“来电话就接啊,看我干嘛。”

  “哦。”

  李璐赶紧起身,到一旁去接电话。

  钱四儿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不远处的李璐,一脸坏笑的冲王老实伸出大拇指。

  王老实顿时没好气的说,“什么意思,有话说明白喽。”

  钱四儿赶紧摆手说,“没啥,就是觉得三哥是调教高手。”

  这货就是欠抽,王老实笑骂道,“滚犊子,还不是你惹的,现在倒好,栽到我头上来了。”

  众人一阵哄笑,都是男人,谁没个故事啥的,真不叫事儿,比如某人,换女朋友比换衣服都勤快,各有一好么。

  “小璐,宿舍大门已经锁了,你那儿还没完事儿?”

  李璐看了下时间,哟,都快十二点啦,可不呗,宿舍十点四十锁门,肯定是回不去了,不过她心里就没想过这事儿,“还在吃宵夜呢。”

  对方明显信不过,嬉笑着问,“跟谁啊,大半夜的,我说小璐,你堕落的可有点快啊。”

  李璐急忙说,“瞎说什么呢,都是我们公司的人,老板请客呢。”

  “小璐,姐儿几个支持你,把你们老板灌醉,坚决拿下,华夏第一钻石王老三!这辈子都不愁啦,还上个屁的学啊,你的奋斗史将会从一辈子缩短到一夜!”

  “不理你们了,净那我开涮!没事儿我挂了。”李璐小脸那个红啊,得亏这儿没人看见。

  “别啊,我们还都着听你给讲酒会见闻呢,你这又不回来,馋死我们啦!”

  李璐听着心里油然而生一种很特殊的情绪,不知道怎么形容,但觉得有种享受的感觉,扭头看了一眼那边儿,还在疯狂的劝酒中,就压低声音说,“明儿回去开讲,现在不成,我挂了,喊我呢。”

  说毕,不由分说,摁断。

  正要回去,又想起宿舍这帮人的品性,李璐直接关机,这才安心的继续去陪着。

  她还真没白了解宿舍的姐妹们。

  果然,她们又拨电话,话筒里传来‘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用的扬声器,声音传来,整个屋里哀嚎一片,都在抱怨李璐这死丫头不仗义。

  闹腾了好一会儿,宿舍里终于安静了下来。

  突然,一个声音说,“你们说这次小璐是不是就交代了?”

  “难说,小璐挺骄傲的,那么多人追,她都没答应。”

  “骄傲?哼,咱前辈那么多,谁不骄傲啊,可你听说谁坚持住了?”

  “反正要是我遇上王落实那样的老板,我才不坚持,傻啊!”

  李璐上铺掀开被子,坐了起来,脸上满是不服气,说,“你们想多了,小璐他们公司就是人家王大老板的一个小公司,她根本没资格见人家。”

  “说的也是啊。”

  “那小璐全身清白回来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切,你想多了,越是那种大老板,人家越注意,只有那种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的才危险,小璐多半儿遇上的就那种人。”

  “张娜,你嘴够毒的,回头演妒妇可以本色了都。”

  “怎么说话呢?我说什么了,不就是替小璐不值么。”

  李璐都没搞清楚,最后怎么变成这样儿,一帮人喝完酒,东倒西歪,压根也没回家的意思,那个钱总闹腾着又来到那天吃饭的地方。

  等李璐明白过来,她已经跟着王老板在一个房间里。

  看着王老实半躺在沙发上,闭着眼,呼着酒气不说话,李璐小心脏跳得离奇,这会儿也知道怎么回事儿,她脑子都是那种事儿,还有毕姐给的两个神器。

  李璐紧张的抱着自己的包儿,这个包儿就是昨天买的,花了好几万,今天换衣服的时候,她又带着出来了。

  “给我倒杯水。”

  王老实突然开口说话,把李璐给吓了一大跳,差点喊了出来。

  发现李璐没动,王老实没奈何的又说,“我说给我倒杯水。”

  “哦,我马上去。”

  李璐蹭的蹦起来,手忙脚乱的找杯子,找水壶好一会儿才端着一杯水,小心翼翼的递给王老实。

  王老实一直在看着她,笨手笨脚的,一看就没怎么干过活儿,现在的社会充满了浮躁,各种复杂充斥,一些爱做梦的小姑娘们怀揣着所谓的理想一头扎进社会的大染缸,没挣扎几下,就变了颜色。

  对李璐,王老实还是有点好感的,要不然,两个人也不能聊的那么没大没小。

  至少内心里,王老实多少还存有点良知,希望李璐自己提出来回学校,就在刚才,王老实还想着这丫头不跟自己进来多好。

  要真是那样,王老实倒想当回假圣人,帮这丫头一把。

  说句不谦虚的话,以王老实的本事,要捧红一个李璐实在没什么难度,挑战性接近等于零,娱乐圈里什么最核心?

  就一个词儿,利益,为了利益什么都可以不顾,而为了这个利益,多少人哭着喊着跳进来。

  如果王老实铁了心要谁红,哪怕是个傻子也得红,这就是现实。

  好长一段时间里,王老实其实都硬憋着,查芷蕊在美帝,唐唯那儿不能急,其他的人又没有,王老实血气方刚的差点学杨过。

  科学证明,憋着有害健康,还摧残心理,王老实很想。

  钱四儿那个没溜儿的货,话里话外的都在暗示着那个意思,而李璐也没有明确拒绝的意思,看来是想明白了。

  李璐一脸小紧张的端着水杯弯腰站在面前,她那窈窕身材一览无遗。

  伸手接过水杯,一饮而尽,喝的有点多,这杯水实在舒服,把空杯子递给李璐。

  李璐刚一转身,要把杯子放回去,王老实在她身后说,“你都想明白了?”

  其实王老实完全可以假借醉酒大行其事,不过,他不屑,好多文学作品都说什么酒后失德,王老实才不信,都特么的是借口,真要是喝醉了,有本事你整个事儿试试?

  说白了,借酒遮羞而已,不仅仅是男的如此,女的也是,就算再弱不禁风,对付一个死醉的人,绝对动动手指就够,说白了,也是有意思的,同样借着酒掩饰罢了。

  王老实这么直白的问出来,李璐浑身僵住,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想明白了没有,放心,我不逼你。”王老实又问。

  李璐没转身,心里那个斗争哟,到底怎么说呢,说没想明白,自己折腾这几天图的是什么?尤其是自己室友说的那个话,还在她耳边环绕,咬了咬牙,李璐觉得自己就是不顾羞耻的点了头。

  王老实心里笑了,说,“转过身来。”

  李璐此刻真不知道自己的手脚归谁指挥,只是下意识的转身,低着头不敢看王老实。

  王老实冲她勾勾手说,“过来。”

  李璐僵硬的走到王老实跟前儿,被王老实一把拉到身边儿,那只欠剁的手顺着衣服缝儿就钻了进去。

  严格意义上说,李璐就是个棒槌,哪儿是王老实这号老油条的对手,没多久,小菇凉就已经彻底沦陷。

  第二天,天气,晴。

  王老实觉得神清气爽,醒得也早,看看身旁的李璐,还在沉睡,睡姿实在有些不雅,有点憨。

  昨天晚上让王老实把憋了许久的都释放了出去,而毫无经验的李璐根本就无力抵抗,要不是怕对方受不了,王老实还不肯罢休呢。

  起身的时候,王老实才发现战场有些乱,床上遗迹斑斑,还有那鲜艳的红,不免有些心虚,溜到卫生间里随便冲了下,翻找出自己的衣服穿上,走到外间窗户向外看。

  他现在得思考一下,这个李璐如何收尾,是给点好处打发了,还是别的方式。

  第一个方式最稳妥,也最不费力,交代一声,钱四儿那货肯定能办的漂亮妥当。

  问题是王老实突然打了食儿,有些不舍,男人通病在他身上一点都不少,也就是他比别人更能克制自己,也怕了那种憋着的日子。

  想了好半天,腿都有点麻了,王老实也没拿出所以然来,最后心里叹口气,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残忍了,决定一个人命运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丝问问人家的念头,看来环境改变人的力量果然巨大。

  揉了揉腿,王老实才坐到沙发上,就听到里屋有了动静,李璐应该醒了。

  可是好半天,人也没出来。

  王老实只好自己进去,一看,哟,差点没气乐喽,这没心没肺的丫头,已经穿好了衣服,半躺在床上又睡着啦!

  她这也算心宽到可以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