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65章 二百六十五,亦正亦邪

第265章 二百六十五,亦正亦邪

  宫亦绍与王老实前后脚儿赶到滨城,会合后,宫亦绍坐到了王老实车上。【】

  局势有些乱,走错一步都是巨大的危机。

  王老实说,“刘彬那小子说带人过来,我劝不住了,二哥说说他,或许他听你的。”

  “他都不听你的了,还能听我的?再说了,来就来吧,有什么啦。”宫亦绍不以为然。

  不一会儿,到了华夏未来现在的总部。

  围堵的人群还没散去,这时候都已经凌晨一点半多了。

  两人下车凑近了看。

  地上和学校里一片狼藉,塑料袋、泡面碗和矿泉水瓶满地都是,还有人毫不避讳的脱裤子转身就尿,不时从身边的人身上嗅到一股浓烈的酒味儿。

  也没多停留,直接穿过去离开。

  王老实和宫亦绍都注意到有人凌厉的眼神注意他们。

  “有人组织!”

  宫亦绍和王老实几乎同时说出了这句话。

  既然如此,王老实心里敢肯定,唐建兴的谈判不会多顺利。

  果然,唐建兴见到王老实的时候,显得极为疲惫,神采皆无。

  看到王老实和宫亦绍到了,他也只是点点头,说,“他们故意找事儿呢。”

  王老实问,“是村干部在谈?”

  唐建兴说,“一开始是,后来就不是了,这几个人说是代表,我看不像,我正找人问村里干部,这几个是不是村里人?”

  肯定不是,王老实也看出来了,华夏未来就是个倒霉蛋,碰上一些不按规矩出牌的。

  王老实给王东云打电话,“李铁军到了没有?”

  王东云说,“到了,没进学校。”

  学校那头别看场面大,其实不是主战场,角力在外围呢。

  “让他集合信得过的人,等我电话。”

  然后,王老实再次给陈书记打电话,“陈叔,事情有些复杂,我闹出点什么来,没事儿吧?”

  “别人让人揪住,也不能闹大。”

  王老实又问,“陈叔,上面的我就不管了啊?”

  “屁话,你管的了吗?抓紧时间,天一亮,就得是朗朗晴空。”

  得了,还有几个小时。

  意思也明白来,上面怎么办,用不着你管,下面儿的事儿办妥就行。

  宫亦绍眨巴来下眼睛说,“这样最好,不清楚有不清楚的妙处,糊涂有糊涂的方式。”

  有唐建兴的人盯着,暗里闹事儿人很快就找到来。

  李铁军带人直接端了他们的老巢。

  扣住来十来个人,王老实过去了,宫亦绍也去了,刘彬后脚就到。

  几乎没啥搏斗之类的,这些人别看平时诈唬的厉害,碰上硬茬儿,他们连滩屎都不如。

  王老实根本就没想和他们谈,转头告诉唐建兴,“唐叔,现在可以和村里谈了,态度要更坚决,我们不是来当孙子的。”

  唐建兴没有兴奋,只有担心,今天这一夜,实在让他身心疲惫,“条件不变吧?”

  王老实说,“变了,告诉村里,一个小时,把人撤了,不撤就不谈,过了早上五点,就什么都没有了。”

  还有一个多小时,够紧的。

  “好吧。”没说什么,唐建兴带着人走了。

  王老实扭头过来,看着这十几个废物,说,“我知道你们都是窦勇的人,或者什么张威之类的,我也不要你们承认什么,就是眼下没有落脚的地儿,你们这儿挺好。”

  其中一个抬起头,眼神恶毒的盯着王老实说,“你这是非法拘禁,犯法!我要告你去。”

  王老实忍不住笑出声来,刘彬更是直不起腰来,还没等王老实说话,刘彬就指着那人说,“哥们儿,你真可爱,还告我们去,哈哈!不行了,笑死我啦!”

  刘彬滚一边儿撒泼打滚去了。

  王老实站到那人跟前,说,“我还就拘禁了,也非法了,可你有法吗?还别说你,一会儿你主子也得尝尝非法的滋味儿,没事儿,甭害怕,你能看到。”

  宫亦绍问王老实,“你打算怎么玩儿?”

  开始装会儿逼吧,要不太尼玛难受了,王老实觉得事情理顺了。

  有人觉得华夏未来拿地是属于违规的。

  但是手续上没啥问题,唐建兴做的严实。

  要想引起关注,或者说让符合程序的事儿变得不合法,就得出事儿,还得出大事儿。

  (涉及一些敏感的情节,这里就一笔带过了,踩雷后果实在难以预料,请自行补充。)

  反正为了闹事儿,拆迁的和来蛊惑人闹事儿的都是一伙儿的。

  王老实好不容易才想通了,他自己在想明白那一刻,佩服了自己老半天,用的词儿是天资聪颖,这是王老实觉得最符合自己目前状态的词儿。

  这时候,刘彬最明白事儿了,遥想那些年,曹操仰天大笑时,旁边儿还有个人凑趣问,‘丞相为何发笑?’

  “三哥,到底怎么回事儿?”刘彬问的老乖巧了。

  王老实回答的也有味儿,“无他,自编、自导、自演而已。”

  “老板,找到了。”李铁军等到了消息,过来小声告诉王老实。

  “都是独院?”

  “嗯,他们三个都是,在一个小区里。”

  “家里还有人吗?咱学雷~锋,可不能把好事儿办砸了。”

  李铁军强忍住笑说,“嗯,都查看过了,没人,兄弟们盯着呢。”

  王老实点点头说,“别忘了,给人写一张拆迁通知书,另外,一些好搬动的家具,得抢救出来,不是有句话,仁义无敌嘛。”

  扑哧儿,一旁的宫亦绍再也憋不住了,这小子太能搞怪了,真不知道他怎么琢磨出来的歪招儿,还拆迁通知书?

  王老实的报复手段很直接,粗暴,也简单,你去拆别人的房,我就拆你的,绝不亏欠。

  ————————

  滨城,有着良好的晨练传统,尤其是年岁大的人,起床锻炼的时间都有种丧心病狂的早,天还没亮就都出来了。

  老大爷,老大娘们,有幸看到了一群身怀爱心的人,开着挖掘机,把几栋很有可能存在危险的楼给拆了。

  有人曾经质疑他们的专业性,管道处理,电线处理是不是太粗暴了,一点都不安全。

  好在没出事儿,房子都成功拆除,临走还把周围环境打扫了下,极少见到这么有责任心的工人了。

  不少老人家都挑起大拇指说,真是好样儿的,就得这干活儿才像话。

  再回到唐建兴的谈判现场,有了一帮子人狐假虎威的站桩,加之有人被抓的事儿,村里的干部们说话注意多了。

  唐建兴暗示了下事成之后会有所表示,事情就不难谈了。

  实际上,上头给村里的压力也不小,区里早就被骂的坐不住了,小动作也不敢有了,村里没了依靠,只能捏着鼻子认。

  钱的事儿还没谈好,但是村里人都撤了回来。

  市政方面也派出人打扫,恢复秩序,弄得很像那么回事儿。

  市里上层那头儿怎么斗争和妥协,王老实管不着,也不想知道。

  他就是要让那些不开眼的人瞅瞅,华夏未来不是没底气和手段。

  你窦勇,敢玩儿阴的,我王老实也不会惯着你,你算哪儿根葱!

  想吞钱可以,屁股擦干净了,华夏未来眼不见心不烦。

  尼玛,黑了钱,还组织人冲击华夏未来,真以为自己能吃得开?

  当天,就有人拿王老实拆人家房子这事儿说话。

  认为王老实无法无天,应该从快从重办了他。

  可陈书记反问,“你说这事儿我不清楚,户主报警了吗?还是要查证清楚再提出来,不能人云亦云,我们要实事求是嘛。”

  尼玛————

  没有。

  眼下窦勇等人都不知道躲哪儿去了,压根就不敢露面,王老实正满滨城抄他呢。

  别说拆了他房子,就是抢了他老婆,这小子也不敢冒头了。

  山岗土地整理服务公司被查封了,银行账户也被冻结,别看里面没多少钱,可这是一个信号。

  背黑锅的就这个山岗了。

  接下来就简单的多。

  村里村民拿到补偿款,不再闹腾,嫌少也不敢了,传出来的事儿有些吓人,不管真的假的,也没人站出来辟个谣,自然也就越传越凶。

  华夏未来大老板心狠手辣,背景强大,市里都睁一眼闭一眼了,咱还闹啥?

  ————————

  王老实抽空回了趟家。

  王嘉起看着自己的儿子,深深的叹口气,说,“你这次做的太让我失望了。”

  “爸,其实我是打算————”

  王嘉起挥手打断王老实的话,严肃的说,“结果如何不重要,你有什么理由也不重要,我失望的是,你在危险的方向上越走越远,或者说,你正在入魔道,不是正途。”

  王老实默然不语,父亲说的没错儿。

  王嘉起站起身,推开窗户,看着外面的阳光撒向大地,转过身来,看着王老实,指着外面的日头说,“人可以亦正亦邪,但事儿必须堂堂正正,君子不立危墙下,你想想自己解决事情的办法是不是这样的?”

  王老实认真的思考了,很快他无奈点点头说,“您说的对。”

  王嘉起准备去浇花了,临走时又说,“我不要求你当什么正人君子,这样的人最后就只能是可悲、可敬、不可怜,但是,我不希望你把黑的当白的用,别把邪的当正的看,昙花一现是指花,也是指人。”

  这一章写的真累,我自己都看不下去,大伙儿看着不好,就认了吧,有些内容很危险,理解下吧,当过渡章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