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263.第263章 二百六十三,尔须知惹不起

263.第263章 二百六十三,尔须知惹不起

  滨城来了消息,王老实不用再找什么理由了,连夜赶滨城。【】

  拆迁闹出乱子啦。

  出事儿是必然,不出事儿才奇怪。

  就是没想到这次闹得有点疯。

  愤怒的村民找不到发泄的地方,在区政府门口被驱散后,扭头就把华夏未来的学校给堵了。

  反正都说了,这块地儿给华夏未来,找不着目标,就奔你华夏未来去,你得给个说法。

  从京城到滨城,不堵车的话,二个小时够了。

  王老实运气不好,刚上高速时间不长,就堵住了。

  看着一流红色的尾灯,王老实心知,不是临时管制封路,就是前边儿车祸。

  无论哪一种,短时间里,都没戏。

  再急也没用,退不回去了。

  打电话吧,总要问问情况,别伤了人。

  王东云的语气在电话里全是无奈,说,“没人受伤,不过门被推倒了,不少玻璃被砸了,好在警察来的快,加上保安,目前还算安稳。”

  王老实问,“人还没散?”

  王东云已经带哭腔了,说,“没有,好多人啊。”

  王老实考虑了一会儿说,“尽量不要再刺激对方,也不要承诺什么,能拖就拖着,等我回去,另外,你也跟市里领导求援,闹出人命来,他们也吃不了兜着走。”

  挂断王东云的电话,王老实有找唐建兴,问,“唐叔,具体情况您知道吗?”

  唐建兴正一肚子火没处撒呢,一看王老实来,直接破口大骂,说,“那帮孙子就没一个够揍儿的,心比什么都黑。”

  拆迁补偿款,华夏时代签的是二千六一平方,可是不知道怎么到了和村民签合同的时候,变成了九百。

  村里自然不会同意,这不就抗上了吗。

  昨天夜里,那个拆迁公司不知道哪儿找来的人,把一些个留守的村民都给抓了,然后扔到盘县那里,距离滨城市区小二百公里,交通不便,想回来不容易,等村民们从山沟里回来,村子已经被推平了。

  王老实放了一半儿的心,没闹出人命来就好。

  听到这里,王老实已经彻底后悔了,自己走了一步臭棋、错棋。

  光想着省事儿,想着不吃独食儿,可忘啦华夏未来和华夏时代的名声被那帮混球捎带脚给毁了。

  最后不管处理谁,老百姓就认为开发商不是东西,就知道华夏未来坏了良心。

  王老实思索了良久,说,“唐叔,找人盯着,有媒体记者过来,一定要告诉我,这事儿绝对不能曝光,我们的损失就不是钱的事儿了。”

  唐建兴如何不明白,叹口气说,“尽人事听天命吧,你那头儿也要有个打算,事情处理不好,对我们打击太大,承受不起。”

  此话一点都不假,弄不好,就把之前的一切努力都毁于一旦。

  王老实问,“拆迁是哪家公司做的,谁做的?”

  “是窦勇,还有王建军,估计也少不了张威,这三小子一肚子坏水。”

  “现在他们就每个说法,不能赚钱的时候有他们,出了事儿就躲吧,好事都是他们的?”

  王老实现在可一肚子气儿。

  唐建兴恨恨的说,“都躲起来了,根本不接电话,找不着人。”

  王老实又问,“区里呢?”

  “区里说还在研究————”

  “他们研究个屁,他们就没打算伸手,玛德,要钱的时候个个都是兔子,抗事儿的时候,个个都王八了。”王老实终于爆发出来了。

  也是没办法,唐建兴本来也有怨气,看王老实这样了,他反倒不好继续说了,“落实,跟他们生气,你就输了,气大伤身,咱不是早就知道他们这德性吗?还是想想善后的事儿吧。”

  王老实冷静了下,说,“唐叔,先这样,我冷静下再说。”

  “好,注意安全。”

  放下电话之后,王老实放下车窗,前面的车还没动静,心里不免更加烦躁。

  掏出烟来,点着了,猛抽了几口,差点没呛死,扔掉,再点一根儿。

  来之前,他还想着怎么圆满的把事儿解决了,最好就是给领导留面儿,村里补偿给足,拆迁那帮孙子出来几个收拾一顿出气,大头儿华夏未来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综合听了下情况,这个想法实在美丽,但是泡沫,现实情况根本就行不通。

  拆迁的都跑了,躲了。

  政府的在可劲儿往外推。

  村民们认准了华夏未来。

  尼玛,老子不发威,真当我是哈喽kitty!

  王老实算是想明白了一件事儿,甭管什么关系,一味的礼让是不行的,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不整点事儿出来,人家也重视不起来。

  华夏未来闯出了名号,但那都是在外面儿,滨城这头儿似乎不怎认,那这回就得让他们认识下,神马叫惹不起。

  王老实再次捋了下整个事儿的思路,抬头又看了眼毫无松松的车龙。

  开始打电话布置。

  第一个,给王东云,让她通知滨城政府,如果政府再不管不顾,那么华夏未来将有所行动。

  第二个电话,通知了唐建兴,让唐建兴找人和对方村里建立联系,华夏未来要对话,要坐下来谈。

  第三个电话,打给京里的刘彬,让他开始联系媒体,能做主的媒体。

  打完电话,不一会儿,宫亦绍电话顶进来,问,“出事儿了?”

  王老实说,“是,不小。”

  宫亦绍说,“我一会儿出发,也过去。”

  “你来干嘛?”

  宫亦绍磨着牙说,“踩到我脸了,我还坐的住?”

  “什么时候有你了,别添乱了,二哥,这边儿我自己搞定。”

  宫亦绍根本就没打算听王老实的,只说了句,华夏时代还有我的份子吧?

  脸面问题。

  王老实拦不住了,也不能再拦着了,只好说,“别走高速,堵着呢。”

  不一会儿,关海军电话到,没多说,也没要过来,告诉王老实,找人去报警,先立案,有了这个,以后怎么玩儿都站在理上。

  王老实心说我难道不知道报警,问题是现在找不到苦主啊。

  “找什么苦主,别告诉我在滨城,立个案你都不行,丢不起那人,要真那样,你也别混了。”

  对啊,尼玛,我要个屁的苦主,找个人立案不就完了。

  对,就这么搞。

  还没想好找谁,电话就一个个顶进来,起哄架秧子的多,都是听到信儿,过来刷存在感的。

  什么时候信息传递速度这么快了?

  王老实心里这个气啊,头一次理解那些动辄三五个手机的家伙,原来人家真不是装~逼,关键时刻,手机少了还真不是个事儿。

  好不容易抽空,终于把电话打了出气,给丁哥的。

  给老爷子当了那么久的秘书,他能联系上的警察不少。

  现在人家是丁书记了,可按照他的能量,办这事儿不是多难。

  说了事儿,丁哥说,“你先等我消息,我联系好了,你过去人,不过,你要有准备,就怕警局里接到通知了,不给立案。”

  王老实说,没事儿,不给立有不给立的办法,我这是走程序。

  丁大书记听明白了,这小爷是要往大了闹,那就不一样了,说,“好,我这头先试试。”

  滨城市里真的没动作吗?

  不可能没有。

  只不过,他们的解决程序与王老实步调不一致,而且这次,王老实不打算一致了。

  第一,市里面由宣传部门统一部署,封锁了消息,严谨一切媒体报道此事。

  第二,抽调干部,准备了几个工作组,进村做村民的思想工作。

  第三,组织警力,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

  第四,成立调查组,彻查此事。

  ‘一定要查清,这伙儿人的来历————’说的慷慨激昂。

  从步骤上来说,没有任何问题,堂堂正正的,搁谁当家,也得这么来。

  问题是,这件事儿很多都拿不到台面儿上说。

  封锁消息可以理解,家丑不外扬,也是传统手段,毕竟会说不会听的,一传起来,指不定就成什么样儿了,等事儿弄清楚了,统一公布,更稳妥。

  另外两条也没问题,做好了,完全可以化解矛盾,是解决事情的道儿。

  重点是,调查。

  里面是什么事儿,没人不清楚,都知道那几个货惹出事儿来了。

  之所以,拖延,就是希望华夏未来能把事儿先担下来,别再扩大。

  至于损失,随便给点也弥补了。

  王东云是被吓坏了,领导秘书跟她通电话的时候,说的太含蓄,王东云根本就没领会。

  也是扯蛋,到了这会儿了,还含蓄个屁,有什么直说不就得了,都火烧眉毛了。

  华夏未来不动,市里只能等,事态就没办法平息。

  很快,事情有了变化。

  黄书记知道了后,直接拍了桌子,黑着脸一言不发。

  警局那头儿说,有人来报案,是华夏未来的人,还明着说,他们老板要报的。

  紧接着,华夏未来王东云来了电话,近乎于通牒了。

  这是要疯还是作死啊!

  还不算完。

  京城驻~京~办工作做的真好,关键时刻,平时铺就的关系网打探到消息,好几家媒体组成了采访团,已经出发直奔滨城了。

  宣传口就这样,滨城你管的住,出了辖区,就没什么了,除非你有关系可以影响那头儿。

  可人家王老板组团了,滨城能影响的了?

  黄书记怒了,“我跟他通话。”

  你们看,我就一天不求票,大伙儿就懈怠了,投票吧,这票数实在不好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