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62章 二百六十二,文人相轻

第262章 二百六十二,文人相轻

  好久没见傅颖这大傻妞了。【】

  连电话都快忘了,这次终于联系上了,倒是不两人有什么,李院长大人消息灵通,命令王老实麻利儿滚过去见他。

  真是好奇怪,路上王老实怎么也猜不透,这李院长眼下都专家了,还能抽出时间来想起自己,真不容易,回头给老头多送点鱼,补脑子的好东西。

  在商学院门口看见了傅颖。

  老没见了,这丫头看上去成熟了不少,王老实问傅颖,“工作落实好了?”

  傅颖摇摇头说,“我打算读研。”

  牙疼,又一个学霸,王老实自己都不敢提,他要是说考研,估计程力敢直接大嘴巴子抽,还要不要脸了,让你混个毕业证就知足吧,还读研?

  “实习情况不好?”

  傅颖说,“很好,就是实习完了,才发现自己很多方面都有不足。”

  王老实不是对学校有偏见,这妞儿出发点是好的,但她在工作中发现的不足,都是表面现象,知识点不足还好说,就怕其他的。

  王老实好心劝了一句,“还是工作两年,找找感觉,再回炉,有针对性,当然,这只是我个人建议,大主意还是你自己拿。”

  傅颖听了,抿嘴一笑,扫了一眼王老实说,“你这不是废话吗,可不大主意我自己拿,行了,赶紧去吧,老李同志心里不痛快,小心点。”

  “求指点啊!”王老实听了心里一紧,那位爷到底又闹啥了。

  “你去见那个司教授了?”

  “是啊,学校让我去的。”

  “谈了好长时间?”

  “不是吧,你连这都知道。”这情报工作做的真到家,昨天的事儿,人家今儿这就都还原完了,厉害啊,教书育人的,都整出谍报大戏了。

  王老实猜测,李院长没少往研究所里插人。

  傅颖看王老实表情,乐不可支,“回头记着请客,老李同志,竞争那个项目没争过人家,你懂了吗?”

  王老实点点头,“羡慕嫉妒恨!”

  傅颖直接翻白眼,“死没良心的,赶紧去吧,回头再说。”

  ‘死没良心的。’王老实听着话茬儿怎么那么不顺,赶紧走,一回儿指不定还说出什么来。

  “好,回头电联。”王老实赶紧告别傅颖,心里又开始琢磨着咋忽悠李老头。

  李维安和司家瑞都是以经济学家自居的,尤其是李维安,这几年名声起来了,自然信心就膨胀了,估摸着已经把经济理论专家的名号按在自己头上了。

  学校整这个经济政策研究所,甭管多不靠谱儿,钱多少放一边儿,老李肯定认为非他莫属。

  没成想,杀出个司家瑞来。

  人家名号不差,还顶着海派代表人的帽子。

  老李自然不服。

  想来叫自己过来就是拆台顺带发泄情绪。

  这就好办,王老实心里有谱儿了,黑一黑司博士,捧一捧李教授,估计用不着义愤填膺吧,这个度得拿捏好,别玩儿过了。

  李维安果然如王老实所猜测的那样,别看表面上道貌岸然的,嘴里就没一个词儿说人家司博士的,可话里话外都是不服气。

  都说文人相轻,这回算见识了。

  有如此威望的李教授在后面撤退,本就不怎么强大的司家瑞要想成功,那事儿实在有些扯了。

  王老实这厮拍着胸脯说自己和那为司博士对不上眼,也谈不到一块儿去。

  无非就是厚颜无耻的踩人家海派司家瑞教授,捧捧李教授的国家栋梁之才,让这厚黑老头心里痛快点。

  反正后来李维安嘴角也有了笑意,大概是王老实态度让他舒服多了。

  老头特意跟王老实说,“司教授还是很有学问的,某些方面,我也得向司教授请教,人家学成回国,就凭这个,很值得我们尊敬,有机会,你得多请教,对你未来成长是有好处的。”

  听着咋那么假,王老实随口应付,一脸不在意的样子。

  李维安是彻底满意了。

  再次诱惑王老实,有没有兴趣读他的研究生。

  王老实故作惊喜,问“您现在带研究生啦?”

  李维安老脸一红,他自己都忘了,好几年不带研究生了,都博士点了,还尼玛拿硕士忽悠人家,不地道啊。

  老李同志咳嗽了一声,说,“过几天,有个国际研讨会,回头你也来听听,很多前沿的东西,平时你接触不上的。”

  研讨会?还国际的?

  算了吧,王老实可是对这类玩意儿不感冒,一点实在的东西都没有,就算弄个什么课题,也是抄来抄去,组织研讨会的名头不小,可实际上,就为赚点会议服务费,从宾馆拿点提成,再忽悠几个不知内情的企业家来当冤大头。

  开一通会,拿点纪念品,然后照几张相,什么成果都没有。

  纯粹就是给文山会海添砖加瓦,屁用没有。

  人家李院长给机会,王老实满脸欢喜都说,“谢谢老师,我得去涨涨见识。”

  前后半个小时,王老实脱身成功,心里想着,以后这破事儿再不参合了,闹心。

  出得门来。

  大门对面儿,树下站着傅颖。

  一开始没注意,要不是那姑娘挥手,王老实差点直接滑过去。

  王老实过去问,“你一直在等我?”

  傅颖脸皮儿薄,也禁不住什么话,可也笑出声来,“说什么呢,就是看你过关没有,今儿一早,老李脸都黑了。”

  “就这啊,我还是立场坚定的,这不,老李同志都要带我去混纪念品了。”

  “那个什么研讨会?”傅颖有些讶然,好像那个会议门槛儿不低呢。

  “估计就是了。”

  傅颖的眼睛在王老实身上绕了又绕,说,“老李对你还真够重视的,这会都带你去,说,你是不是贿赂老李同志了?”

  王老实忍不住说,“我还贿赂,正琢磨着编个啥理由不去呢,没你想的那样上赶着。”

  “对啦,我还是建议你先工作,再考虑考研的事儿。”王老实又想起来了这事儿,重申了一遍。

  傅颖说话时语气有点不对劲儿,悠悠的,“我今年二十四了,工作两年,二十六,再考研,三年,二十九,这就是你给的建议?”

  “——————”一听傅颖说这个,王老实一个字儿都说不出来了,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