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56章 二百五十六,奴才伺候小主

第256章 二百五十六,奴才伺候小主

  江城远听了邱总的结果,人整个都不好了。

  刚才等待的时候,他觉得会被训斥无聊,可能要让老板骂无耻,甚至想到了被扫地出门。

  就是没想到邱总出来,面带笑容的说,“回去准备点好衣服,收拾下,公司安排你相亲。”

  惨绝人寰吗?

  江城远认为这个结果太扯啦,我给您跪下不行吗?

  再也不敢了行不行?

  邱总很和蔼的拍着江城远的肩膀说,“公司对你的要求很重视,一定会安排好这个事儿,别担心,相亲不成功,决不罢休!”

  哭吧,哭吧,男人哭了不是罪,江城远泪如泉涌而去,扯到蛋疼了,玩儿什么个性,还不如尼玛要辆自行车呢。

  好歹算交通工具。

  ——————

  华夏未来总部大楼的进度很快,尤其是王老实拍板,按照市领导的步调跟进之后,原本以为会扯皮的事儿,没几天都搞定了。

  王老实甚至都没来得及到滨城去参与运作这件事儿,在签署协议那天,王老实甚至都差点迟到了,太快了。

  既然此间没自己什么事儿,王老实先行又回京城,王老实去的时候,特意带着江城远和魏小冬过去,留邱宏伟在京坐镇。

  把江城远丢给唐建兴,嘱咐唐建兴好好给验货,看这厮到底有多少料。

  其实在京城这些日子,江城远相亲相的都吐了好几回,眼下确实不合适再继续了,一听留在滨城,啥都没说,死活不回京城了。

  王老实临走的时候,还好心特意拜托王东云,“咱学校里没结婚的女教师多,看哪个合适,王姐当回红娘!”

  江同学的相亲征途想来不是那么早就结束的。

  这些不是主要的,王老实担心的就是拆迁。

  他骑着自行车进了村子。

  华夏速度优越性在村里体现的淋漓尽致。

  密密麻麻的房子都盖好了,王老实偷偷的试了试,砖头稍微用点力,都能抠出来,心里骇然,这要是住人进去,都不用地震,过辆重载的车,没准儿就直接给震塌喽。

  真是挣钱不要命。

  等开始动的时候,这儿不知道得多热闹,没闹出人命来,就算和谐了。

  收获也有,当地村里提出的一些要求,直接被华夏时代无视,找不着我们的事儿,去跟区里说,华夏时代该掏的钱都掏了,至于什么赞助,什么土方工程,华夏时代不参合。

  唐建新也庆幸王老实当初要把这块直接打包给政府,真是明智。

  打着各种旗号而来的人络绎不绝。

  不外乎都是看着这么大一块儿肉想咬一口。

  若没那一纸协议,这些人都不好打发,敢于向拆迁伸手的,就不是善茬儿,目的绝不是纯粹的,不见血是不会松嘴。

  王老实的目的就是让华夏时代看清楚这些,不要以为路上都是鲜花,也有荆棘,钱不是那么好赚的,得学习,得付出,更得有血本无归的觉悟。

  还没进城,王老实就接到电话,林子琪也回京了,电话里,这妞儿显得格外兴奋,说她马上就要到家了,问王老实在不在?

  可别,王老实一听心里就一个激灵,里面儿还住着一个呢,这要见了面,还不知道闹出啥来。

  赶紧打岔头,说,我不在那儿住了,搬到院子里去了,你直接过去,我很快就到。

  林子琪到没问为什么,就是催着王老实快点。

  这么急?王老实略微诧异,以前可没见林子琪这么上赶着,好像八辈子没见似地,搞什么啊?

  话说,两人自从有了那种事儿之后,反倒聚少离多,真算起来,没在一块儿住多长时间,目前来看,没出什么事儿,也没闹矛盾,这可能跟俩人属性有关,或者说,俩人之间就没什么正经儿事儿碰到一块,有也是在躲躲闪闪中被抹杀。

  就算有,也是林子琪对王老实隐约间的小担心,后来,在王老实姐姐婚礼那儿全找回来了,林子琪没什么担忧了,唯一就是两人不能腻在一起。

  眼下,王老实时间越来越少,当初承诺了许多到南门的话,压根就算不得数。

  一开始,林子琪还能忍受,但架不住别人在耳根子地下嘀嘀咕咕。

  尤其是靳玉玲,私下里不知道暗示了多少回,你傻啊,他不能去看你,你就不能回来看他?

  好在靳玉玲也没抓到王老实什么事儿,就是替林子琪担心,要不然,王老实不会好受。

  林子琪又从自己闺蜜那里,听了些话,多少谈恋爱,感情好的死去活来,结果呢,分开几个月时间没见面儿,就挂了!

  于是,林大妞儿觉得自己可能是太懒了,回京城。

  这时候,路上还没有后来那种停车场性质的别扭事儿。

  一路顺利,王老实回到家。

  屋里变干净了,刚收拾过,几个屋子里找了找,没看见人,王老实也累了,直接躺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了。

  不知道多久,隐约间听到开门的声音,有人进来了。

  王老实想起来,可实在睁不开眼,挣扎了好半天,也起不来,就听了悉悉索索的,一个软软的身子拱进自己怀里。

  一双小手和嘴巴都不老实,王老实就算再想睡都不成了,紧了紧胳膊,搂住大妞儿,闭着眼睛问,“几点了?”

  “快八点了。”说话时,林子琪略显疲惫,她也累得不行,没什么力气。

  王老实蹭了蹭林妞儿的头发,让自己头换个舒服的姿势,“回家啦?”

  “玉玲姐非要和我见个面儿。”

  开始,王老实没觉得怎么,过了一会儿,他又重新惦记起来,“她?她能有什么事儿?”

  “什么事儿都没有,老没见了,说说话。”林大妞儿使劲儿挣脱王老实的胳膊,翻了身,搂住王老实的脖子。

  “哦,我还忘了,我从滨城带来点干货,有空给你家送些过去。”

  “嗯,我明天回去趟。”

  “对了,怎么想起来要搬家了?”

  王老实心里一紧,随机睁开眼,说,“还是这儿住着舒服,天快热了,葡萄架底下,想想都美得慌!”

  无耻啊,道德沦丧殆尽的王老实,敢不敢再说点更不靠谱儿的?

  “我那钥匙怎么不管用了?你换锁啦?”

  王老实淡定不了啦,忙问,“打不开啦?”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开了十分钟,愣是没打开——————”

  王老实此刻意识完全清醒了,唐唯那个死丫头,虽然没过来抽自己,也没打电话骂人,更没去告状,可丫头更直接,估摸着把锁芯换了。

  “我明天过去看看,要是锁坏了,还得找开锁的,麻烦!”王老实关键时刻,音调没走板儿。

  “哦,————我想了。”声音不高,但在王老实耳朵里是号角,脑子再笨,王老实也知道,林子琪指不定想什么呢。

  得好好表现,必须让人家满意自己的实际表现!

  估摸着是人家妞儿给自己最后的机会了。

  “嗻!奴才伺候小主!”

  王老实心虚了,火匠也心虚了,大家的票票能再给力些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