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42章 二百四十二,挑唆人儿

第242章 二百四十二,挑唆人儿

  关于联合能源的未来描述,王老实真老实,一点瞎话都没说,美丽的前景绝没忽悠成分在,是真的好。

  财帛动人心,亘古不变,王老实自己吃不下,也吃不到,自然就有人能吃。

  与其让恶心的人拿,还不如给个自己熟悉的人。

  王老实这厮,就是憋着坏,诱惑关海军等人。

  瞧瞧吧,多大一堆,人家立马吃到嘴里了,馋吗?

  馋就赶紧抢去。

  **想轻易拿到联合能源的那一部分,王老实就不想让他如愿。

  丁震源的那一招多好啊,堂堂正正,给个竞争对手,后面自己就可以坐在观景台上细细瞅着,轻松自在。

  **是真狂的一人,狂也得分人,分时候。

  别说他爹现在还没进京,就算进了京又如何。

  王老实也就是层次不高,总是被某些民间传说误导,圈子里的那些货接触久了之后,他才大概摸出点门道来。

  在一些无法无天的人眼里,像**那样儿的,压根就看不上眼。

  依稀还有点印象,两边儿合计都一块儿,王老实觉得**后来是滚出京城回老家混去了,估计在京城圈子里,没落好儿。

  关海军这帮人能不能成功截胡儿,王老实就不管了,他不能再说多了,一旁看着就好了。

  想来,这帮大爷的狗脾气上来了,断然不会让**舒坦喽。

  至于胜负,那是脸面,大爷们讲究的是什么,除了脸面,神马都是浮云。

  风景还没看到,有人一大早儿起来就打上门儿来找教训了。

  真不是外人,要不就直接踹出去了。

  王老实在学校装了几天乖宝宝,事实上,他心没办法塌下来再上课了。

  学校里对王老实这样的‘天才’学生也没心思管束了,人家都这么大家业了,还能怎么着。

  上学的目标是什么,按照高大上的说法就是充实自己,提高素质,拥有知识的人无比强大之类。

  通俗来讲,在国内,上学是为了毕业,毕业的目标就是找个好出路,给人打工也好,自己创业也成,价值评判是创造财富来计算。

  别说什么为神马理想之类的,教授们一般说完就扔一边儿去,他们自己都没讲究到这程度。

  更何况,王老实可不是不学习了,在家里,他弄了个书房,尤其是一些哲学方面的书,王老实买了不少,而且是真看了。

  一开始是真看不进去,不大功夫就得透透气儿,琢磨那帮疯子说的是不是有道理。

  大部分内容,王老实自己都得承认,没看懂,没悟透,这就看出来写书的人得有多牛叉!

  能懂多少就多少,王老实觉得就算一句话悟出道理来,都值。

  来找王老实的是久未见面的黄庆,领路的是刘彬。

  王老实对黄庆有印象,当初办事儿很严谨的一个,比刘彬不知道强多少。

  算起来,两人交际不多,没什么仇怨,也谈不上恩惠,黄庆帮过王老实,王老实的回礼也不轻。

  这次黄庆托刘彬来见王老实,目的很简单。

  集资来的。

  黄庆把事儿说了一遍,特意着重谈了回报,很高,高的让人有冲动的**。

  王老实问黄庆,“这个项目是你自己弄的还是和别人一起搞的?”

  黄庆愣了愣,实话实说,“和我没什么关系。”

  刘彬不乐意了,脸色不善的说,“和你没关系,你这么上心干吗,这不起哄嘛。”

  王老实笑笑拦着刘彬,“我就问问,你着什么急啊,你这脾气可不好。”

  “老黄,咱都不是外人,要不你也不能到这儿来,详细说说?”

  黄庆脸色好了些,点点头。

  事儿有些逗,王老实真心服了,这帮纨绔小爷们,干什么都讲究到这程度,儿孙辈知道了,也不知道还能尊敬自己父辈不能?

  哪儿有这么玩儿的,以前觉得黄庆挺明白一人,怎么一遇到这样的事儿,就犯浑了。

  黄庆挑头儿,把他身边儿能说得上话儿的人一扫而空,甭管多少,凑了二百多万。

  老黄觉得少,至少面子上肯定不好看。

  大老远的去,那么大项目,才二百多个,好意思拿出来说?

  不够给京里爷们儿丢人的。

  王老实算了算,二十多人,都是没什么正经事儿干的主儿,能凑这么多钱出来,以后喝西北风的人就不少。

  黄庆为了多凑点钱,哪怕凑足一千万,也是个能听响动的数儿。

  就拉着刘彬找王老实来了。

  王老实问刘彬,“你凑了多少?”

  刘彬脸腾的一下子红了,吞吞吐吐的不说。

  旁边儿黄庆记得清楚,他替刘彬说了,“二万多。”

  “二万——还多!?”王老实对这个数字很吃惊。

  事儿不对。

  要说刘彬不愿意参合,就不能领着黄庆来找自己。

  可他这钱数不应该,王老实很清楚,自己给刘彬的卡里有多少钱。

  不说多了,刘彬凑个十万的整数出来,不费劲儿。

  这钱他花到什么程度了,愣是不嫌丢人的弄了个二万多出来。

  当着黄庆的面儿,王老实不能说这个事儿,他只能记着回头得了解下,刘彬钱花到哪儿了,别因为钱走了歪道儿。

  王老实听明白了,也大概猜到了些什么,就是有些东西串不起来,得从黄庆这儿打听。

  王老实说,“项目听上去问题不大,只要确实有关系,没准儿真能赚钱,不过,这么高的回报率,我说了你别在意,我自己是不信。”

  黄庆脸上不好看,他可是信了。

  王老实眼贼着呢,黄庆什么心思,大体也知道,笑呵呵的说,“一般企业的利润率能到百分之十五,已经是非常赚钱了,要是能到二十五,就算暴利,看这个项目,没有六十这个数儿,就活不了。”

  黄庆还在消化,王老实补刀,“就是印钞票,都不带这么高的。”

  小黄不傻,听出味儿来了,这丫就是骗钱的。

  骗够了或者骗不下去了,卷着钱就跑,到时候哭都找不着人,死也没人帮你填坑。

  上当的人在局中。

  局外人看得时候都纳闷,那么简单的道理为啥就那么多人上当?

  上当的人都有个通病,就是被描述的便宜给吸引住了,光想着我赚多少,就没想自己丢多少。

  还有个关键的点,都是熟人互相介绍,一串串的,都有点关系。

  王老实起身,笑着说,“老黄难得来,我要是下厨吧,家里没东西,最近御宴那头儿上新菜,咱去尝尝去。”

  吃饭去?这哪儿跟哪儿啊。

  黄庆心里没底,钱是不想了,还吃饭,有脸去吗?

  “就不去了吧,这点了都————”黄庆真没心气,他觉得自己要是还吃得下,也忒没心没肺了。

  王老实不是客气,拉着黄庆说,“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还有话要说,走着您那!”

  别看王老实把股份卖的差不多了,但小王总到了御宴,俨然比大老板还威风。

  吃饭点你来闹腾,没人说事儿,毕竟要吃饭嘛。

  可王老实和刘彬、黄庆来的这个时候,就尼玛不是该吃饭的点儿。

  第一,厨师还都没来呢。

  第二,厨房还没收拾好,咋做饭。

  王老实丝毫愧疚的意思没有,点着头说,“慢慢准备,我不急。”

  匆忙赶来的店长都快哭了,这才上午八点六十!

  王老实拉着两人神态自若的去喝茶了,哪儿管店里鸡飞狗跳。

  这事儿连魏云芳都惊动了,她真想打电话问问这孙子,又做啥妖儿呢!!

  又怕王老实多想,忍了又忍,这电话没拨出去,还训斥了顿打小报告的,“王总就吃个饭,你们都这样,还想不想干啦!!”

  实际上,魏大姐恨得牙根痒痒,王老实折腾了个大便宜出来,关海军也上心了,可这事儿哪有那么好办,精力都牵扯进去了。

  不好弄,可也得办了,事儿捅出去了。

  **也递话儿了,人家不服气,叫板呢!

  完全把双方架到火上烤了。

  御宴的效率不是盖的,饭算是做得了,送进去,除了王老实象征性的挑了几筷子,另外两人动都没动。

  坐那儿运气,不知道要跟谁拼命去。

  王老实就问了两个问题。

  “估摸着有人指点你来找我吧,我猜是杨波,**那儿,跟你没交情。”

  “杨波跟我啥情况,就不用细说了,好事儿能往咱头上砸,信他,还不如信鬼!”

  妥了,论挑唆的能力,王老实比胡同里的老娘们儿功底不差。

  再加上,他真蒙对了这是。

  怎么琢磨都是这个道理,黄庆又不傻,虽然不是杨波直接找的自己,可杨波在其中有什么影子,还是不难看得出,一开始没注意,现在想来,尼玛,还真是这么一回儿事儿!!

  黄庆脑子就一句话,‘杨波那孙子拿老子当傻子耍!’

  刘彬也暴脾气了,站起来就要找人出气,嘴里喊着,“黄庆,是爷们跟哥去抽丫的去!!”

  王老实此刻很有感觉,自己稳坐观景台,手里拨动棋子,醒掌天下,醉卧美人的感觉出来了。

  装~逼范儿浑身都在散发,“着什么急,我凑钱不就得了,一千万少了点,咱多凑点,老黄不能坠了爷们儿劲儿,他想玩儿,咱怕啥,玩儿呗!”

  求点推荐票,火匠一向不提过分要求,大家就从了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