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36章 二百三十七,醉酒

第236章 二百三十七,醉酒

  婚礼进行的很顺利。【】

  花四百块钱请来的婚礼主持人也很卖力气,这会儿她的套路还算新奇的。

  第一个任务是把观礼的给逗乐啦,让大家笑。

  第二就是再把眼窝浅的煽情给煽哭了。

  第三要务是找个德高望重的读一下结婚证,宣布结婚典礼结束,让大家伙儿吃好喝好。

  王老实也领到了姐夫给的红包,捏了捏,真不老少的。

  就算林子琪也拿到了,林子琪不想要,这不合规矩,结果老妈李梅说,给你就拿着。

  林子琪收下了。

  京城来的观礼团很给面儿,四十多分钟的典礼,他们都站那儿从头到尾看到完,就每一个提前去三楼的。

  只能站着,实在没那么多座位。

  周老板倒是指挥服务员去搬椅子了。

  唐毅拦住了没要。

  王老实一直在人群中搜寻,结果是看到了郑婕,没有唐建兴,郑阿姨的脸上没有什么特殊的,看不出什么来,不过在对上王老实眼睛的时候,精光一现,然后眼皮耷拉了下去。

  不看你。

  王老实也没凑过去说什么,他没话说,说什么都是苍白无力。

  婚宴开始,两家和睦的婚礼终于闹出点小波折来。

  其实也就是有那种爱挑事儿的人。

  酒店提供的婚宴包桌,两家的菜品差不多。

  可细心的人发现一楼的饭菜都开始上了,二楼的酒菜上了还不到一半儿。

  肯定不正常。

  二楼的就有人不乐意了,故意大声谈论,‘恰巧’让主家的人听见。

  这可不行,主家自然脸上挂不住,咱家又不是没给钱,凭什么啊,要是差一两个菜的速度,绝对不算什么,可差距太大了。

  得说道说道。

  主家找到酒店,周老板还伺候着呢,没敢走,那一帮大爷不走,他心里不踏实。

  还有刘处那儿,他也必须表示到位,虽然有威慑的人在,刘处没再言语,可心里的疙瘩能没有?

  必须可能有,周老板也是做了老生意的,自然不会犯愚蠢的错误。

  抽冷子去端盘子给上菜。

  领着几个管理层去给老太太敬酒祝寿。

  送上合适的鲜花。

  把巴结的手段用了个遍。

  老太太自然满脸都是笑,至于什么吵闹的事儿,她也没提。

  估计还没老糊涂,最有能耐的大儿子都偃旗息鼓了,老太太自然知道遇上什么了,就是她小女儿还嘟囔几句,也无伤大雅了。

  老周的刻意奉承,总算给寿宴添了点彩儿。

  刘处长自然也脸上有了笑模样。

  好不容易这头安抚好了,效果如何还不好说,这头又闹事儿。

  周老板真有一头撞死的心了。

  解释能行吗?没法解释,也无从解释。

  周老板咬牙道歉,说主厨安排可能失误了,立马调整,还承诺给打个打折扣。

  也就是婚宴,主家实在不愿意闹出不好的来,放到别的事儿,还真没人会为了打折什么的息事宁人,不跟你闹个清清楚楚,哪儿行,打出狗脑子来也得争口气。

  等酒店里彻底差不多没什么人了,周老板觉得自己都怎么还活着,真是奇迹。

  京城来的人没喝多少酒,就这儿,王老实也直接不省人事。

  若不是刘彬等哥几个帮衬着,拦着,王老实还不罢休。

  不少人觉得王老实喝酒是奔着死去的。

  可又不能在大喜的日子口这么说出来。

  林子琪一直陪在王老实身边儿,一开始她真没觉得王老实有什么不对劲儿,直到王老实主动抢酒喝,才觉察到王老实情绪亢奋的有些过。

  都不知道王老实这是为什么,要说替姐姐高兴,劲儿头也着实让人叹服。

  因为在滨城,王老实没住进酒店,而是被刘彬几个直接送到家里。

  林子琪倒是想留下照顾,可一看满屋子人的眼神儿,林妞儿有点承受不住,等王老实不折腾睡踏实了,赶紧溜了。

  王老实这一觉睡的,直到第二天下午才醒。

  醒过来之后,看看天,王老实就知道耽误事儿了。

  打开电话,一连串的短信。

  全是告别的。

  当然还有邱宏伟汇报的。

  老板喝醉了,失了礼数,他不行。

  这家伙在婚宴的时候就发觉老板酒兴浓厚,必醉。

  于是,老邱懂事儿的没喝,还去找王东云商量。

  京城人撤退时,王东云和邱宏伟领着人到酒店去送,算是替王老实把事儿给圆满了。

  林子琪也走了,跟着宁小云回南门了。

  留下一条短信,‘爱一个人,会想他,思念他,会把自己的一切全融入他之中,会把他当成是整个世界,别糟践自己,伤的你,也伤了我。’

  王老实叹口气,放下电话,再次躺回去。

  姐姐三天回门儿。

  王老实还不能走。

  他去了华夏时代。

  有了资金支持,唐建兴做的很出色,一个精干的团队也成型了。

  看到王老实来,唐建兴什么额外的表示都没有,正儿八经的汇报最近的工作。

  大市场作为市里推动的项目,各个方面都一路绿灯,就连预售证都老早就开始到位。

  事实上,王老实完全没有想到一件事儿,京城来的这帮人带来的效果不一般。

  新区这头已然谣言满天飞。

  婚礼那天,看到这排场的人可不是少数。

  又没人给他们一个清晰的事实,自然就觉得怎么合理怎么说。

  说什么的都有。

  其中还有说王家其实是京城某王家流落滨城的,故事老神奇了,很玄幻。

  王嘉起同志也听到了,弄得老王同志哭笑不得,什么乱七八糟的。

  添油加醋,极尽想象力,体现了国人闲来无事之时对华夏几千年文化总结升华能力。

  反正有一点是大家公认的,华夏未来很牛~逼,那么华夏时代自然也牛~逼。

  得什么样儿的才有底气去和华夏时代争。

  其实华夏时代有宫亦绍给打下了极好的底子,加上这次事儿闹的,再无什么磕绊。

  唐建兴的汇报持续了四十分钟,然后就是财务主管的汇报。

  王老实只能耐着心认真听。

  几个负责人的工作谈完了,都识趣的退了出去,剩下王老实和唐建兴。

  王老实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唐叔————”

  唐建兴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来,递到王老实面前,说,“王总,这是我的辞职报告,当然,我会按规矩二个月离职,请王总做好人事安排。”

  王老实嘴里发苦,说不出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