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35章 二百三十五,没想到啊

第235章 二百三十五,没想到啊

  滨城新区的鹏记海鲜酒店,名声在外。【】

  菜品不是最顶端的,可营业面积绝对首屈一指。

  开发区店是他们其中一家店。

  王老实姐夫家订的婚宴酒店就是这一家。

  这一天,开发区店里,除了刘家婚宴之外,还有一家结婚的,一家过寿的。

  之前,刘家也和那家结婚的商量过时间错开的问题,双方都很好说话。

  迎亲的车队稍微差上十分钟,谁都可以。

  事儿是人刘家办,王老实家的亲戚也是刘家待,几桌都有定数。

  王老实没跟着迎亲车队走,自己还一大帮子人呢。

  迎亲车队因为时间问题,要绕一段路,反而落在了王老实的后面。

  车是邱宏伟在开。

  王老实拿着手机在发愣。

  一条短信,唐唯发来的。

  ‘我有事儿,先回学校了。’

  原因不用多说,林子琪的事儿被唐唯知道了,若没有林子琪进王家门儿的事儿,唐唯不会来了又走。

  王老实心里塞塞的,他是没打算隐瞒下去,所以,林子琪来了,进了王家门儿。

  说实话,他真犹豫过,是不是继续拖下去。

  王老实没回短信。

  鹏记酒店里正在闹。

  两家婚礼没事儿,是那家过寿的不干了。

  鹏记酒店一共三层,一、二层都有大厅和包厢,三楼都是单间。

  刘家是一楼,另一家是二楼,过寿那家原本订的是二楼的几个包厢。

  婚礼现场,要多热闹有多热闹。

  说话声,笑声,还有孩子们的跑闹,一般情况下,谁要是吃饭碰到喜宴,肯定转身就走,任谁都受不了那环境。

  做寿的那家也姓刘。

  刘老太太过六**寿,几个儿子闺女都算事业有成,最不济工作都是那种让人羡慕的。

  尤其是他大儿子,在港口算一号人物,实权处长。

  今儿给刘老太太过寿,这个酒店也是精心挑选的,图的就是地方大,他们家里人多。

  但现在一家子都后悔了。

  闹腾的实在不像话,关上门都消停不下来。

  老太太小女儿是个伶牙俐齿的,找到婚礼一方理论,意思就是能不能管好你们的人,讲点公德,别闹腾了。

  这算成心添堵了,谁家办喜事儿不是图个热闹。

  你让人都闭嘴闷头坐着,可能吗?

  是人说的话吗?

  人家就要跟她急了。

  好在她大哥是个稍微明白的人,拦住了,没让继续说,再说一准儿打起来。

  他也有了主意,去三楼。

  找来服务员,说要调到三楼去,服务员为难了,因为三楼被包下了,王老实包的。

  要说他肯定用不了那么些个房间,但来的人不一样,王老实想都没想,就是全包下。

  刘处长问服务员,能不能联系对方让几间出来。

  服务员照作了。

  前台联系王老实,问楼上的包厢是不是都用了?

  王老实正气儿不顺呢,连问为什么都没有,直接说,是都用。

  刘处长听说之后,找服务员要王老实的电话,说要自己联系。

  服务员错就错在擅自把王老实电话给了刘处长,而不是由酒店与王老实沟通解释。

  其实说清楚了,王老实就再气不顺,也不会在自己老姐大喜日子里闹别扭,让几间出去又没多大事儿。

  王老实电话又响了,号码陌生。

  接了。

  “你找哪位?”

  对方问,“是你在鹏记包了三楼?”

  “是,怎么了?”

  “想请你让几间出来,就当帮帮忙吧?”

  王老实问,“你是谁?从谁哪儿知道我号码的?”

  对方说,“我是刘维华。号码是服务员给的,回头认识下,我这儿先谢谢了。”

  王老实心里一股子邪火腾一下子起来了,“房间我都有用,你另找地方吧。”

  说完,直接挂电话。

  刘处长拿着电话楞了半天。

  在他心里,但凡新区的人物里,基本上都知道自己的名字,无论政商都知道。

  不说吃得多开,这点小事儿不能够啊。

  刘维华掌管的处室很核心,新区大部分都是出口企业,他要想拿捏下,跟玩儿一样,又是垂直管理,新区政府都管不到自己,也就是双方互相敬着点,给面子而已,毕竟港口就在新区。

  不管对方是谁,这个态度纯属于叫板啦!

  刘维华心里也火了。

  直接打电话给鹏记老板,今儿还就要看看,到底是哪位大神这么牛气。

  要真较真儿,王老实这事儿办的不地道,一点胸襟都没有。

  可谁让王大爷这会儿刚赶上烦心事儿呢。

  鹏记老板姓周,他就在距离酒店不远的地方。

  刘维华这人,他认识,逢年过节也要走动,不走动不行,惹不起。

  要单单开酒店,周老板还不用这么上赶着。

  可周老板还有个船公司,躲不开人家。

  刘维华给老娘过生日这事儿他知道,订了自己的酒店他也知道,还特意打招呼,告诉酒店方面多上心,不能出岔子。

  现在偏偏出了问题。

  王老实的车队还没到,周老板就到了,直接奔前台。

  “三楼谁包的?”

  前台说,“华夏未来。”

  周老板,“——”

  他说不出话来了,华夏未来可是滨城不好惹的,尤其是在新区,谁不知道那是王局家公子开办的,这下麻烦了。

  正不知道该怎么办,刘维华已经下来了,一眼就搭上了周老板,看周老板正在前台那儿,知道是为自己事儿来的,刘处长心里舒服多了。

  周老板也看见了,赶紧上来打招呼,“刘处,您看这事儿闹得,都怨我了。”

  说怨他,这有点牵强,不过刘处心里实在不痛快,毕竟是在他地盘上。

  “先不说别的了,时间差不多了,赶紧把事儿解决了,老太太已经不高兴了。”

  周老板真嘬牙花子了,这事儿闹得,他成中间受夹板气的了,低眉顺眼的打商量,“刘处,您看,这儿都是婚宴,怎么也是闹得慌,不如到二大街那边儿,我腾出一层来,安静,别让老太太委屈了。”

  刘维华不傻,他听出来了一个意思,那就是对方似乎也有来头,周老板不愿意得罪。

  那就是宁愿得罪自己了?

  人就这样,想事儿总是走极端,不是黑就是白,而且还有一个毛病,容易冲动,脑子一热,什么都不管了,什么风度之类全滚粗!

  刘维华、刘处长的语气变了,“周老板,你觉得让老太太这么折腾合适?”

  周老板真冒汗了。

  二楼的车队到了,鞭炮轰鸣,二楼的不少人涌了出来,看接新娘子。

  刘维华心里的恼就别提了,直接拍了桌子,他觉得自己该有这点底气,“三楼我要定了!”

  说完,刘维华没给周老板留什么面子,直接转身上楼了。

  闹哄哄的,二楼新娘子接进来了。

  周老板哪儿还会有心思看人家新娘子漂亮不,着急上火的事儿闹心呢。

  总要得罪一方,周老板算明白了,今儿出门就没看黄历。

  王老实也到了。

  周老板也看到了。

  他的脚步就没动,因为眼睛里看到的东西让他脑子不够使唤了。

  一辆车接着一辆车停在门口,下来人,然后就有一个黑衣服的人过去把车开走。

  那是早就等在那儿的华夏未来保安,邱宏伟安排的。

  这小子办这种事儿让人挑不出一点瑕疵来。

  不看车,光看人,周老板就知道这一帮人每一个是省油的灯。

  二楼的经理跑了下来,她知道老板在,楼上的事儿她做不了主。

  “周总,刘处闹着要去三楼,您看?”

  周老板回过神儿来,瞪了这个女经理一眼,“一点规矩没有,跟刘处好好解释,三楼不行。”

  楼层经理一听,“啊————”

  没别的,周老板赶紧招呼几个迎宾到门口站队去,自己也到那儿伺候着。

  不指望认识这帮大爷们,就图个顺利,伺候走了,别给自己惹事儿。

  那家国菜饭店是怎么垮的,他可是一清二楚,就因为伺候的不够到位,惹到了那位大少,不到三月,楞给整黄了。

  得罪了刘处,以后还有机会缓和,得罪了这帮人,一点机会都没有。

  王老实收拾好了心情,这时候装也得装出高兴样儿来。

  原来他打算直接让这帮家伙上楼。

  人家哪儿能这么干,来干什么的,都等在一楼,等着看王老实他姐到底怎么国色天香呢。

  一大帮人,好半天才聚齐。

  说说笑笑的,林子琪乖巧的很,一手挽着王老实,另一只手提着一个袋子,这是刘彬从京城带来的,她妈从家里挑的礼物,一会儿要送给王老实他姐的。

  钱四儿还在纠缠刘彬,没别的,就那辆破车。

  刘彬也坏,就是不说怎么弄的,把钱四儿差点没气死。

  周老板身边不声不响的多了一个人,刘维华,他是听楼层经理说不允许换的话后,怒冲冲的直奔这儿来兴师问罪的。

  也像周老板一样,看清楚了这帮人。

  身上的那股子气势瞬间就没了。

  有也得没有。

  周老板苦笑着说,“刘处,您就理解下吧,我真没办法了。”

  傻子都知道怎么回事儿了,刘维华又不傻。

  刘维华点点头,叹口气说,“理解,互相理解吧。”

  两个人心里都在琢磨一个问题,这王家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没想到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