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30章 二百三十,装逼的机会

第230章 二百三十,装逼的机会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t;<b></b></font>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王老实没做选择,很认真的告诉唐唯,你的决定,我无条件支持!

  唐唯没再问,这个答案是不是她想要的,王老实不知道,谁也甭想知道。

  丁震源见到王老实已然是下午。

  这些日子,老丁同志接触了不少有身份的人,了解时下社会的某些实质。

  在电视上看到华夏未来牛叉闪闪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还有必要和王老实再谈谈。

  如果不是手边上实在没人,王老实真不愿意再见这个家伙。

  心里想的,脸上自然就带出来,王老实不想装什么。

  丁震源一直在打量王老实。

  在他的眼里,王老实和上次相比,身上多了一层迷雾,尽管还是显得那么年轻,可骨子里透出的气质完全不一样了,上次的王老实还是一个不思进取,混吃等死的钱奴隶,今天不是,有了一种难以言表的气场。

  一开始,两个人都没进入主题,对着飙胡说八道,想到哪儿说到哪儿,从军国大事到家长里短,从茶的战略作用回到鸡蛋价格暴涨。

  王老实也算塌心来,跟着丁震源胡扯,就是不往主题上引。

  姓丁的也不急,接茬儿扯。

  服务员已经续了好几次水,茶都没味儿了,为难的看着两人。

  王老实说,“换咖啡。”

  服务员问,“要现磨的吗?”

  王老实说,“袋装的就行,除了糖多少,其他的一样。”

  服务员没敢反驳说他们的咖啡豆是从巴西进口的,没说话就下去准备了。

  丁震源一直在看,在听,等服务员走了,他说,“你相信的人和事儿不多。”

  王老实真不耐烦了,都尼玛一个多小时了,光在这扯蛋,真当自己是什么大葱了,“没错儿,我只相信自己。”

  丁震源没站起来走,笑了,等咖啡吧。

  速度真不慢,服务员端着托盘又来了。

  王老实连尝都没有,跟服务员说,“就凭这个速度,你觉得现磨这个词儿合适吗?”

  要不是有规章制度管着,再看对方穿着打扮不差,服务员还真就直接把托盘砸到王老实脸上,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丁震源知道火候差不多了,问“华夏未来是你的,这一连串的运作,也是出自你的意图?”

  王老实说,“你想多了,事儿赶事儿而已,我信奉付出就有回报,赚该赚的钱,办该办的事儿,华夏未来应该做的事儿还很多,眼下只能拣好看的做。”

  “拣好看的做?”丁震源瞪着眼看向王老实,和上次相比,就不是一个人。

  “没错儿。”王老实说,“国家希望,学校盼望,学生渴望,一个企业能够拥有这三望,代表她的生命力还处于旺盛期。”

  沉默了,两个人都用品现磨咖啡的心性去喝疑似速溶咖啡。

  丁震源忽然问王老实,“华夏未来已经完成了她的价值和使命,另一个呢?”

  王老实说,“不是一个,是几个?”

  丁震源没信,说,“作用是一样的,严格讲可以算一个。”

  王老实端详着丁震源的脸,许久后说,“我真不像你想的,两条腿不如三条腿稳,四条腿可能增前进的速度,我要几条腿走路,不在乎多几条。”

  “多几条?”丁震源笑了,“就当你是对的,可你没有实业这条最容易粗壮的,腿再多,也不好说。”

  王老实今儿才发现,装~逼说话真累,脑细胞不知道死多少,这个姓丁的和上次相比,大不一样。

  丁震源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其实挺干净的嘴边儿,说,“你在追企鹅的股份?”

  以丁震源的人脉,知道这些不难,王老实脸上一点波动都没有,点头说,“是,很辛苦。”

  “辛苦未必能有收获,你的决策决定了结果。”

  王老实也听出来这位老兄有想法了,不动声色的问,“听听你的高见。”

  丁震源看了下四周,才说,“平衡,你构建的谈判组合失去了平衡。”

  说到点子上了。

  这些日子,王老实也琢磨,自己哪儿不对劲,今儿丁震源这么一说,豁然开朗。

  能够在万里之遥就看清问题的实质,这家伙就不是一般人。

  拿出来就是一个能折腾出点什么来的大拿。

  上一次,王老实对丁震源的看法就是本事不错,可惜不能为我所用,今天,丁震源拿出了干货,王老实再生招揽之心。

  “你觉得还有希望吗?”

  丁震源心里也踏实了,知道自己对路了。

  “有,换我去。”

  王老实心里乐了,这句话很有意义。

  态度出来了,剩下就不用费口舌了。

  之前的不愉快,两个人都直接扔到故事堆儿里,再无动力去想,想那个干嘛,这都郎情妾意了,说别的有个鸟用。

  王老实和丁震源热火朝天的交流起经验教训来,尤其是王老实和盘说出自己这边儿一些举措,丁震源几次拍着大腿说,计划好,执行差,所托非人。

  不是丁震源傲,刘美娟的能力的确无法承担如此重任。

  王老实问,“你觉得开曼模式还有几年的便宜可以占?”

  “你这个心态要改改,去开曼注册不是为了占便宜,图的是方便,简便,回报社会这个做好了,没人会计较那点儿,出发点变了,性质就变了。”

  听明白了,是华夏未来做的事儿,让丁震源觉得王老实在努力的改变,用得是最有效果的方式。

  王老实说,“受教了,一开始没弄清楚,现在大体有点意思了。”

  丁震源笑笑,喝了一口咖啡后说,“你刚才说的没错儿,这不是现磨的。”

  王老实说,“我没打算进入传统行业,可是就像你刚才说的,没有那玩意儿,心里又不踏实。”

  丁震源沉默了一会儿,说出三个字来,“国际化。”

  王老实问,“为什么不是全球化?”

  好半天,丁震源才压制住自己心里的火气,说,“这是两回事儿,不能混为一谈。”

  王老实懂了,自己又犯了白痴错误。

  换个话题吧,丁震源也是个妙人,或者说短短的时间内学会了什么,他说,“我知道你对互联网有很大的研究,所以,你参与融资度娘,又要对企鹅下手,对未来的互联网行业,你有多大期望?”

  真及时,王老实心里乐了,总算有个装~逼的机会了,“互联网正在改变地球的运行轨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