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26章 二百二十六,图名或图利

第226章 二百二十六,图名或图利

  “我二叔说,你这事儿办的聪明。【】”

  “憋屈!”

  王老实心里其实不怎么痛快,不过听了刘彬这么一说,情绪好多了,问,“咋啦?你二叔还有功夫知道这事儿?”

  刘彬翻了个白眼儿,哪儿不知道,自己都叫王老实他妈干妈了,能不知道?

  刘彬说,“我总觉得他们的想法,我跟不上,一点也不痛快。”

  王老实一听,还真乐了,这小子和自己层次还差不多。

  难怪他来自己家当干儿子,真是一家人的料子。

  十分钟,没人说话。

  后来还是刘彬憋不住了,说,“三哥,能借我点钱吗?”

  王老实一扭头,眼中全是厉色,“你钱不够花?”

  刘彬神色间有点尴尬了,竟然不知该怎么说了。

  他家还真不是缺钱的人家,别看就三个人挣钱,都是工资,不过灰色的收入少不了,不说别的,逢年过节的一些随便凑凑,就不是小数目。

  而且,他们这样的家庭里,能花钱的地方实在不多,基本上都有国家管了,工资就是纯剩下的。

  王老实心里琢磨着刘彬这个钱大致去向,猜个*不离十,问,“需要多少?”

  刘彬扭捏了下说,“不用了,三哥,也许用不着了。”

  王老实说,“这还是你吗?痛快点,说个数。”

  “二万——吧。”

  听了这个数儿,王老实真想直接抽丫的,也就是看着这小子正开车呢。

  “明天吧,我给你办张卡。”

  王老实觉得与其让刘彬为了钱去找别人,还不如自己包了,不少给,可刘彬也会因为王老实给的钱,糟的时候,心里多少会忌惮些。

  若他去找别人想办法,也许就不好说了,犯错误都有可能。

  过了好一会儿,刘彬自己憋不住了,偷眼看了看王老实,问,“三哥,你不问我这钱干吗用?”

  王老实没好气的说,“还用问?不就那个晓燕,家里有困难,你要帮她。”

  “你咋知道?”刘彬有些纳闷。

  懒得理他,王老实扭过头去,看车窗外。

  刘彬有点急,说,“她家真有困难,他爸要换肾,所以她————”

  王老实拦住他,“这话你跟我说不着。”

  刘彬,“————”

  真没想到刘彬还有这么二的一面儿。

  沦落风尘的人里,谁没个故事,甭管真的假的,说给你听了,就有目的,骗情的少,图钱的多,人家也不指望多少,弄多少都是白赚的。

  王老实敢百分之百的保证,那个什么晓燕家里,她爹欢实着呢,什么狗屁的换肾之类,就是给自己寻个美丽到可以流泪的故事而已。

  也就刘彬这种货才信她这种人的鬼话。

  王老实也不打算戳穿,一个谎言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弥补,遇上刘彬这样的人,算晓燕倒霉,要不让刘彬把她个挤勒神经了,王老实敢把王字横着写。

  “你自己注意点,小云那儿要是知道了,你够受的。”

  得好心提醒这丫的,他那个媳妇绝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要是两人从一开始就没什么感情,像靳玉玲那样的,爱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

  小云不是,那丫头,真要是知道刘彬在外面儿瞎折腾,她完全可能拿着八一扛直接突突了刘彬。

  刘彬打了一个冷颤,问王老实,“三哥,你可不能害兄弟。”

  王老实斜着眼看了刘彬一眼,“你觉得我很闲?”

  刘彬傻笑了下。

  车速明显降了下来。

  ——————

  邱宏伟奉命给刘彬送了一张卡。

  他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是盯着那个晓燕,就算知道那女的,不敢也不能把刘彬怎么样,王老实还是不放心,她老板可是姓谭的,他不可能不知道刘彬,也不可能不知道他手下的姑娘正在和人家玩儿。

  这事儿本身姓谭的就不规矩。

  刘彬家的人,见到他直接大嘴巴抽,他都没话说。

  或者混圈子的,和刘彬熟悉的人,去砸了他的狗窝,姓谭的也没呲牙的说法。

  安排好人,王老实就没再管这件事儿。

  美帝那边儿的谈判进入了焦灼,mih也不断发力。

  有一点好奇,王老实始终不明白,mih为什么这么看好企鹅?

  刘美娟不时发过来电子邮件,汇报进展和困难,进展不大,困难很多。

  mih通过一些非正式渠道,散布一些对g-s十分不利的言论。

  影响一开始不怎么样,但时间一长,无论是hk方面,还是美帝idg方面,都有些摇摆了。

  王老实回了一封邮件,让刘美娟代表g-s质疑普华永道的实力。

  普华永道和mih谁在美帝影响力大,是个傻子都看得出来。

  要是他们不想让这样的事儿发生,那就肯定能在露出苗头的时候直接扼杀。

  出现如此的局面,普华永道身上绝不干净,弄不好,mih游说了华府方面的人,利用意识形态上的玩意儿捣鬼。

  光是质疑是不够的,王老实还要进行适当的反应。

  度娘就是王老实想到的一个好渠道。

  李彦在美帝硅谷那里的人脉很雄厚,王老实能够想到的就是委托李彦,通过他在那里的朋友圈,澄清一些谣言。

  人家李彦开玩笑说,“人家说的没错儿啊!”

  王老实没想逗,说,“你要注意一点,我也是度娘的股东,美帝那帮孙子什么德行,你自己清楚。”

  话说的一点儿都没错,甭管是美帝,还是哪个鬼子,为了获得最大利益,什么龌龊事儿都敢做,神马良心和道德、事实之类,都可以直接当个屁。

  李彦说,“你不用吓唬我,我什么底细,人家知道的比我清楚,你在度娘里是什么角色,他们同样明白,不过,这个忙我会帮,效果如何,我不看好。”

  王老实说,“我也不看好。”

  李彦好奇的问,“那你还做。”

  王老实停了一会儿才说,“有些事儿明明知道没用,但还是要做,做了就比不做好。”

  李彦也有一会儿没说话,最后他起来就走。

  王老实不明白了,拦住他问,“你干吗去,这话还没说完呢。”

  “我想起来有些事儿还没做,本来不想了,听你这么一说,还是做了好。”

  王老实,“————”

  ——————

  京城大学和华夏未来的签约仪式要举办的很隆重。

  校长大人也不得不出面儿啦。

  开年就见钱儿,京城大学很高兴。

  花点钱,能够有此待遇,华夏未来也觉得值。

  媒体也认为这个符合目前宣传形势的需要,是个很好的素材,能做出大文章来。

  上级领导也愿意看到这种模式在国内有较大的起色,华夏未来带头作用凸显出来。

  教育投入问题一直是高调说,执行上却距离承诺很远。

  国家提出的多渠道支持教育,还停留在口头上,鲜有华夏未来这么会来事儿的。

  实实在在的投入钱支持教育事业,华夏未来踩到点儿上了。

  不时有好消息传进来,签约仪式就一推再推。

  王东云带队进京了,她找到王老实,告诉他,有个国务委员要参见签约仪式,还要讲话。

  王老实也没想到,事儿会变成这样,问还有谁?

  王东云说,部位的领导也来,听说京城大学还邀请了一些知名企业参加。

  明白了,王东云这是心里没底了,这么大的场面,你华夏未来就捐一百万,能行吗?

  为什么一推再推,那是人家领导等你表态呢。

  王老实是没心思琢磨,王东云是当家不做主,只能提醒王老实。

  这得加码,还不能少了,你加个百八十万的,人家那么大领导来了,就值这点钱?

  肯定不行。

  王老实想起一件事儿来,刘彬早上还打电话说,他妈让王老实来家吃饭。

  没头没尾的,王老实就没多想,还琢磨着买点什么菜合适。

  原来不是,肯定是为这个签约仪式来的。

  王老实想了想说,“给京大的钱数不变,账面上钱富裕吗?”

  王东云说,“有些钱。”

  “那咱就往大了搞,领导不是喜欢大吗,咱就奔着大来。”

  大?这是什么意思,王东云有些不明白,“怎么弄?”

  王老实说,“今儿你就做一件事儿,再联系几所学校,一块签。”

  王东云吃了一惊,这事儿要是做成了,华夏未来可就闹大了,这样好吗?

  她也是明白事儿,钱花的多了,但影响力也大了,肯定是好事儿,“选哪几家学校呢?”

  哪家学校其实不重要,但王老实也觉得一下子弄这么大,心里没底,说,“你先等等,把我们的意思跟那边儿说说,晚上我们再通气。”

  张瑜同志或许是个好领导,但绝不是好母亲,她做的菜简直就没法说了。

  王老实带来的几样儿熟食算救了这顿晚饭。

  张瑜却一点觉悟都没有。

  吃完饭,王老实抢着收拾桌子,被张瑜拦住了,她指了指客厅,有话要说。

  张瑜问,“听说你的华夏未来要在京大弄奖学金?”

  都这样了,还用问?王老实点点头说,“已经快办完了。”

  张瑜笑着说,“是不是觉得有些奇怪了?”

  “是,今儿下午才想通。”

  张瑜说,“能想通就不错,不算晚,你们打算怎么弄?”

  王老实说,“我打算一次性捐助三到五家学校,搞个漂亮的仪式。”

  聪明,张瑜很高兴王老实能想到这点,要是一味的给京大加钱,就落了下乘,或许签约仪式还会如期进行,但领导心目中,华夏未来份量就轻了。

  事儿要的是影响力,而不是单纯的钱足够多,有好处不能一家吃撑着了。

  “这样很好,学校选好了吗?”

  王老实心里大定,自己没让王东云联系学校,算是歪打正着了,幸亏啊,赶紧问,“您给指点下,我眼下真懵了,不知道该找谁了。”

  张瑜问,“你为什么要捐钱搞这个?”

  王老实有点说不上来,一开始就是想图个便宜,扩大华夏未来的影响力,顺便提高华夏未来的层次,给竞争对手提高难度,捎带脚儿还能把自己在京大最后的日子铺平道路。

  今儿和王东云说了一会儿后,王老实心里又多了一层心思。

  华夏未来要是把事儿做大了,回报不仅仅是开始那些了,而是进入了高层的视野,无形中,增加了一个护身符。

  这样的企业,谁敢轻易去触碰?

  这样的企业老板,谁敢没事儿去收拾?

  不说全国人民不答应,领导也不愿意看到。

  基于这个理由,王老实才痛快的要增加投资,扩大影响,顺着领导的意思来,绝不是他有钱没地花,相反,眼下,王老实很缺钱,华夏时代那里的钱没有抽回来之前,王老实真没什么进项了。

  张瑜问的话直指核心。

  王老实没耍花枪,说,“图名。”

  张瑜点点头,这话实在,“图名或图利,也就这两条,图名最难,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了,有一方不愿意,你就白折腾了,甚至得罪了人,你自己都不知道,还在一旁喜滋滋的美,若要如此,还不如图利来的简单。”

  王老实冒汗了,他真没想那么深,“张阿姨,您说我选哪几家学校好?”

  张瑜笑了,“我选了不算,你选了也不算。”

  王老实愣住了,啥意思?

  脑海中似有什么东西,却抓不住,挠了半天脑袋,王老实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他陷入了思想的循环,死机。

  看王老实真说不上来,张瑜摇摇头说,“你没资格挑选,那就让有资格的人选呗。”

  “对啊!”

  王老实终于明白了,其实事儿很简单,就是他脑子钻了牛角尖。

  张瑜其实对王老实很满意了,年纪轻轻就能这样,已经足够优秀了,别的孩子还都是愣头青,拼命的去赚更多的钱,这孩子已经懂得给自己身上套光环了,领先了可不止半步。

  最后,张瑜还是又提了一句,“滨城那边儿,你们打算怎么汇报?”

  ——————

  教育部的孟副部长是具体事务的承办领导。

  他一直在等。

  这次事儿本来不大,可京大那边儿折腾的欢,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成了眼下这个局面。

  一百万捐出来,是不少,但格局对不上。

  就看华夏未来聪明不聪明了。

  他倒是有心明说,可级别差的太远,他这个当领导的能领会部长的意思,却不知道怎么去说,毕竟是让人家多掏钱的事儿。

  还是自愿更合适,万一碰上个傻缺尥蹶子就不好看了,虽说以后能收拾,上级领导会怎么想?

  正如张瑜所说的,部里也有人有想法,这个露脸的事儿不能让京大一家全占了,其他学校不能没有想法。

  他也授意秘书了,实在不行就去点点华夏未来,上次招聘的时候,不是挺懂事儿吗,这回怎么犯傻了,多掏钱了,领导还能让你们吃亏?

  委员的秘书已经在问具体时间了,不能再拖了。

  秘书小李敲门进来了,“部长,华夏未来的汇报过来了。”

  孟部长抬头,问,“情况如何?”

  小李脸上带着谨慎,笑着说,“这次恐怕还得部长亲自把关了,华夏未来的想法是能不能一次性设立五家学校,他们眼下没有能力在短时间内接洽那么多,希望部里支援,帮他们在最短的时间里选定。”

  说完,汇报材料放到了孟部长的办公桌上,小李秘书,垂手站在桌子的侧面儿,等着部长的决定。

  孟部长心里满意,脸上也带出了笑模样,怎么说呢?华夏未来的反应超出了他的预期。

  会办事儿,知进退,顾大局,至少他觉得这个评价可以给华夏未来。

  提笔在汇报材料上写了一行字,‘此举很好,建议部委会上圈定学校名单。’

  部里一正四副,五位领导,京大算一家了,其他的自然大家商量着来。

  是好事儿,名额足够用。

  小李自然明白,领导已经有了意见,剩下的就简单了。

  签约仪式在京大礼堂举行。

  偌大的礼堂里,来自各方面的嘉宾都坐满了。

  国务委员和教育部以及槟城市的领导也在前排就坐。

  媒体席上,以央视为主的大量媒体都架起了各种设备。

  王老实既然要漂亮,自然不会吝惜什么,花钱请了礼仪公司来现场组织。

  京城三所,滨城一所,冀北一所,一共五所学校。

  王老实知道之后,也佩服人家部里领导想的全面,这算很照顾华夏未来了,连冀北的都照顾了,还想怎么着。

  仪式进行的很顺利,领导的讲话更讲究,王老实觉得这钱花的真值。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学生既是一个家庭的寄托,更是国家和民族的希望,捐资助学是善举,兴学育人是美德,华夏未来是爱心企业,他们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为促进社会和谐和社会公平做出了重要贡献,希望有更多的华夏未来,倡爱心助学之风,以大爱和友善为贫困学子们撑起一片广阔的天空!’

  这个评价太高了,王老实美的冒鼻涕泡儿。这些钱花的真是太爽了。

  现在上下都满意了,从一开始的捡便宜,糊弄事儿,愣是变成了这个格调,硬是把事儿变成了影响全国的大事儿。

  华夏未来出大名了。

  《新闻》里,这件事儿足足占了一分十五秒的时间,而且是在前十分钟的时段里。

  份量足够大,大到王老实觉得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