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23章 二百二十三,很刺激(贺新春!)

第223章 二百二十三,很刺激(贺新春!)

  从老家回都新区,意味着年算过去了。【】

  王老实琢磨着自己该回京城了,好多事儿要做。

  滨城这里,华夏未来已经不需要王老实费什么心思,王东云做的很好。

  眼下华夏未来艺术团的汇报演出正火爆。

  也没功夫说其他的。

  年终总结,没心没肺的王老实都没参加,让王东云抱怨了好半天。

  有件事儿,王老实得抓紧时间办了。

  达兴检查站,既然不好直接拍死,王老实的心思就是把事儿折腾大了再玩儿。

  拿定主意之后,王老实给大哥王庆其打电话。

  还没说正事儿,大哥突然问,“那些二踢脚也是你整的?”

  王老实一口气差点没憋死,难道村里有探头了,不会吧,搁在十年后,村里也不会为保护一个破茅厕装那么高端大气的玩意儿。

  王老实还没回答,大哥说,“我琢磨着,别人干不出这事儿来。”

  王老实赶紧说,“大哥,说正事儿。”

  大哥似乎没听见,笑呵呵的说,“那帮秃小子们都学会了,村里几个茅子都没跑了。”

  明白了,王老实无意中当了这一行的鼻祖,这事儿是犯众怒的,本来茅厕里要多脏有多脏,可倒好,弄得满墙都是,又添了恶心,不挨骂才怪。

  王老实说,“检查站那边儿,罚的还是少,动静不够大。”

  大哥沉默了一会儿说,“你的意思是让他们敞开了罚?”

  王老实也知道,这么罚的钱,回头未必要得回来,毕竟是进了国库的钱,可事儿又不能这么说,王老实就没想让国家退这个钱,谁罚的,谁自己从家里往外掏,这些年,那帮孙子没少划拉,既然要搞,就逼着他们吐出来。

  王老实说,“这钱我出,回头让三哥上区里来一趟。”

  大哥不愿意了,“钱你出?没那个规矩,咱家里就这么让他们罚一年也不怕,你想怎么办,我不懂,但大哥绝没二话。”

  王老实没争这个,反正,钱还是要回来的,他要出这个钱,担心大哥那头儿撑不住,既有底气,那就不怕了。

  路数上,王老实也大概捋出了点脉络。

  要把事儿搞大,其实不是金额多少问题,检查站那么干了,一毛钱都是罪,多一些少一些,其实无所谓。

  大的境界就是知道的人多,还得让更高层的领导知道。

  事儿只要定了性,找不找人其实没什么了。

  王老实是要找人的,找人的目的就是把钱要回来,不能便宜了那帮孙子。

  想来这帮人会被处理,多严重不好说,毕竟他们弄了钱,肯定不会就私下分了,上级那里必然都要打点到了。

  深挖下去,弄不好就是滔天的事儿。

  王老实觉得自己还掌控不了,而且也不能给人留下这孩子爱惹事儿的印象。

  替自己家人出气,挽回损失,都不叫过,是情理。

  点到为止,把自己的事儿办妥,别的不参合,王老实知道规矩。

  阴对方呢,就是从钱上整。

  要想让更多人知道,就得上报纸,找京城的报纸还不到时候,自家的事儿,滨城的报纸先动起来。

  用不着找别人,咱家老姐就报社记者,给自个家出气,老姐自然义不容辞。

  王馨说,这事儿她亲自去。

  王老实拦住了,说,那可不行,必须是男的,你这样的去了,人家肯定一眼看出来,就不是送菜的,弄不到一手材料。

  王馨觉得老弟说的有理,琢磨了半天,给王老实介绍了单位一个严老师。

  一见到人,王老实就乐了,这位老师,模样不用化妆,换上衣服,地上打个滚儿,立马妥妥的。

  趁着老姐不注意,王老实塞了一个信封给这位严老师。

  人到中年了,这位严老师要是不明白王老实意思,他真白活了,嘣都没打,直接揣口袋里,嘴里的话也痛快了,那叫一义气,农民兄弟做点事儿不容易,他有义务干啥的,说得不错,想来笔杆子也差不了,到时候报纸上登出来,转载的时候都不用改。

  王老实也把自己意思说了,多跟几趟,事儿做实了,料配齐了。

  严老师听出来了,这小子就是个不嫌事儿大的主儿,想来也不是为了解决事儿,更像要出气的意思。

  手不由自主的捏了捏信封的厚度,不少,干得过。

  满口答应了,他还提议,找电视台借点偷拍的设备,报纸电视一起上。

  连证据都有了。

  王老实想了下,觉得过了,搞大事儿不怕,怕的照面儿,搁到电视上去,回旋的余地没了,领导们算是被逼到线上,不会高兴。

  这个度要把握好。

  毕竟那边儿属京城管,滨城闹腾那么大,别出了岔子。

  王老实要的是低烈度打击,冲着那帮人去,而不是要整治什么现象,他没那个本事,肩膀也扛不住。

  严老师也是老油条,一听王老实这个意思,就明白了大概,这样更好。

  谈妥。

  严老师说,他跟领导汇报下,然后跟王老实他大哥联系,跟十五天的车。

  是个办事儿的态度,王老实很满意,人家都说十五天了,自己这儿也不能装王八蛋,他也暗示,事成之后,还有表示。

  气氛顿时变得更舒服了。

  ——————

  例行家宴。

  这个规矩好像其实才两年,老妈和郑婕撺掇的,两家坐一起吃顿饭,至于为什么,什么都不为,就吃了。

  今年再吃,气氛有点古怪,王老实这么想的,怎么说唐建兴都给自己打工了,不说过程,事实已经在了。

  可倒好,老唐同志眼里就没有王老实这个老板,坐那儿,屁股那个稳。

  王老实没辙,捏着鼻子喊了声唐叔。

  唐建兴也就点点头,然后扭头跟王老实他爹说话。

  王老实看出来了,人家这是和自己爹说话的台面儿,家宴,论家里关系,好吧,咱王老实也不是讲究这个人。

  郑婕同志热情,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来,塞到王老实的手里,说,过年啦,阿姨没别的,讨个吉利!等你娶了媳妇,可就没了。

  行,俺收着,王老实说了感谢,又说了拜年话儿,这才坐下。

  都不用看,旁边儿坐着唐唯,小丫头——不行了,得说大姑娘了,上身是套脖红毛衣,下身一条淡蓝色牛仔裤,脚上一双红头儿皮靴子,简直就是怎么喜庆怎么来。

  唐唯和王馨正凑在一起说什么悄悄话,王老实扫了一圈,嗬,六个人,各自说话,就自己单练。

  示意服务员给自己倒上茶,刚端起来还没来得及喝,老妈就发话了,“坐着干嘛,还不点菜。”

  王老实说,“行,我点菜。”

  服务员早把菜单预备好了,王老实别的不行,什么菜好吃,他算是懂行了。

  嘴里噼里啪啦的说菜名,服务员手都跟不上,还不好意思说慢点,主要是王老实发坏呢。

  李梅看不过眼去,斜了一眼说,“点几个唯唯爱吃的。”

  王老实泄气了,重新翻菜单,又说了四个菜,这都是上辈子唐唯喜欢的。

  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可别人不是。

  先是唐唯,大姑娘瞅了瞅王老实,满眼儿都是纳闷,他怎么知道我喜欢什么菜?尤其是那道干煸鱿鱼丝。

  唐建兴和郑婕都心里满意。

  看看、看看,还说没什么,喜欢吃什么,连问都不问,脱口而出,俩孩子要保密,那就保密去,反正还一年,等王老实毕业了,该你自己着急了。

  老妈李梅没想那么多,她根本就没意识到那么多。

  王馨童鞋就不是了,她可是知道自己这个弟弟有女朋友的事儿,她不像王嘉起和李梅那么不相信,她觉得王老实没说假话。

  怎么又和唐唯整出事儿来了,难不成脚踩两条船?

  王嘉起没说别的,跟王老实说,“把酒打开。”

  老唐同志今儿高兴,从王老实手里要过酒,给王嘉起满上,说,“看着孩子们都有出息,我们就放心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不参合,只支持,只要他们自己喜欢,我是什么意见都没有。”

  王嘉起哈哈笑了起来,说起来,他没什么不满意,确实如唐建兴说的,几个孩子都争气。

  王老实不能让唐建兴给一桌子倒酒,那样儿,还怎么体现家宴,赶紧过去抢过酒瓶,给唐建兴倒上,又给郑婕和李梅倒了红酒,至于王馨和唐唯的饮料,哥们是不伺候了。

  等坐下,王老实才琢磨着话里都不是味儿。

  再傻啦吧唧的,王老实似乎也知道这几个长辈的意思还是撮合自己与唐唯。

  唐唯小丫头能没听出来?

  不能够!她又不傻,估摸着她妈没少在她耳边闹腾。

  没有什么反对的意思,这性子,跟以前一样,王老实心里真叫苦了。

  自己想着就当一个小妹妹宠着,没想这辈子还来一遍。

  再说了,自己那儿还有一个林子琪眼巴巴的等着自己回去郎情妾意呢。

  抬头刚想说话,就感觉一道目光如刀般从自己脸上扫过,是老姐王馨。

  意思很明白,有什么事儿,也不能在桌上说,自己回去想辙。

  也是,说话儿就到日子了,老姐该出嫁了,到时候可是自己把老姐背到车上去。

  这期间,还是和谐点,别弄出点什么乱子,给人家大喜的日子添堵。

  到嘴边儿的话,生咽了回去。

  老妈也是个不怕事儿大的主儿,尤其是退休后,关于下一代的问题成了她老人家最关心的,王老实说过有对象的事儿,人家压根就不信,这不,又开始施压,“唯唯工作的事儿,你抓紧,回去就办了,跟唯唯商量好了,看看哪个单位好,你要弄不好,我跟你爸去京城,豁出老脸去找老领导。”

  “您可别,大过年的,咱不说这个行吗?时间还有,让唐唯好好考虑下。”王老实面不变色,玩拖字诀。

  李梅不乐意了,说,“你也别糊弄我,反正这事儿我盯着。”

  按说这当爹和当妈的得着急吧,不介,人唐建兴和郑婕在一旁看乐,一句话也不说。

  王老实算是看明白了,这两口子也是把自己闺女彻底卖了,反正他们觉得唐唯是你们王家的了,怎么安排,你们自己商量着办,我们就看着。

  脑袋里一团浆糊,王老实觉得这事儿要糟,散席的时候,王老实说带着唐唯去转转。

  几个家大人没有不同意的。

  在他们心思里,就该这样儿。

  说实在的,大晚上的,还真就没什么地方可以去。

  路灯都不怎亮,行人更少,想凑个热闹都没地去。

  平时,想找个清净地儿,亲个嘴儿说点悄悄话儿,难着呢,今儿随便。

  王老实带着唐唯去了一家叫做什么时代风尚的咖啡馆。

  也没问,给唐唯点了木瓜汁,自己要了一杯茶。

  唐唯看着木瓜汁,发愣,问,“这是什么?”

  咦,王老实纳闷了,不是最爱喝吗?

  不对,丫的,王老实又时空错乱啦,眼下木瓜这玩意儿在北方还是稀罕物件儿,唐唯还没接触到,远没有后来那么喜欢的程度。

  “尝尝吧,美容的,健康饮料。”王老实也知道自己说的都是胡扯,木瓜可能真有点什么功效,但这里的木瓜,经过冰箱的长久贮存,屁的营养都没了。

  唐唯喝了一口说,“嗯,挺好喝的。”

  王老实心说,必须好喝,当年你喝这玩意儿上瘾了都,还是说事儿吧,“有些话呢,还是问你自己,是打算留在京城,还是回滨城,至于志愿者什么的,就别说了。”

  唐唯沉默。

  “不急,你慢慢想,需要建议的时候,跟我说一声。”

  好半天,那杯木瓜汁都快喝完了,唐唯也没说什么。

  王老实抬手,招呼服务员,“再来一杯。”

  终于,唐唯说话了,“不要了,再喝就撑着了。”

  扭头问王老实,“你能给什么建议?”

  王老实看着唐唯,觉得这丫头今儿不对劲儿,具体哪儿,说不出来,说,“我的建议其实没有任何意义,当然,还是看你自己,事业和生活,就这两条,各自打分,侧重哪边儿,就奔哪儿去。”

  “你要留在京城吗?”

  王老实愣了下,怎么回到这儿了,“不一定,一开始我是打算留在京城,后来想回滨城,现在无所谓了。”

  听了王老实的话,唐唯眉头微蹙,似乎在理解王老实的意思是什么。

  最后,姑娘肯定的说,“你的建议等于是什么都没说。”

  王老实伸出拇指来,“没错儿,这事儿就不能听别人的,自己拿主意。”

  唐唯咬着嘴唇问王老实,“如果我选择留在京城,你高兴吗?”

  神马情况?

  王老实彻底不会回答了,怎么突然问出这个来了。

  “干吗要这么问?”

  唐唯似乎也放开了,双手紧握在一起,给自己鼓舞下,“你是真没看出来,还是装傻?”

  王老实点点头,“看出来了。”

  唐唯说,“我知道你有女朋友。”

  不用隐瞒,也没打算隐瞒,“是,认识时间不算短了。”

  唐唯说,“我该怎么办呢?”

  话问的王老实心里堵得慌,不是人家不该问,而是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至于什么把人家当妹妹之类的话,连说都不能说,说出来招人笑话,幼稚。

  王老实觉得两家的家长在作孽,唐唯的性格在这儿摆着,要不是她家和王老实他****得紧,打死王老实都不信今儿唐唯能说这些个话。

  没人比王老实更了解这些,唐唯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才这么说。

  最后,王老实说了句,“我在京城给你找个工作,别当老师了。”

  唐唯看着王老实,没说话。

  送唐唯回家后,王老实自己也笑不起来,唐唯没答应,也没反对,以王老实对她的了解,这算默认了。

  将来怎么面对?

  林子琪呢?

  这一夜,王老实翻来覆去,在床上折饼儿。

  一秒钟都没睡。

  早上起来,天还没亮,王老实就走了。

  滨城,华夏未来总部。

  王东云看着一脸疲惫的王老实,心里纳闷,这是怎么了?

  王老实看见王东云来了,直接说事儿,就是开学在京城大学设立奖学金。

  王东云眼下进步明显,也知道对于华夏未来是不是什么坏事儿,答应紧着办。

  说完这个事儿,王老实又嘱咐王东云,看能不能跟市里要块地儿,不拘泥什么位置,理由就是建设华夏未来总部。

  王东云愣了下,然后点头。

  要来的地,是领导支持,好意思要钱?

  王老实没打算就建一栋普通的办公楼,而是一个巨大的综合体,不仅要有华夏未来,还要给华夏时代留出位置,甚至将来可以考虑商业上的运作,成立一个小型科技企业的孵化器,g-s终究要回归正常商业行为,同样需要一个合适的平台。

  从华夏未来出来,坐在车里,开出没多还,王老实发现自己其实无意间做了一个安排,唐唯会在京城工作,而自己刚才却把将来的规划放到了滨城。

  这难道是自己的选择?

  突然出来的唐唯问题让王老实有些不知所措,按照人性的规律计算,王老实这会儿的选择是错误的,非常的不理智。

  快刀没去斩乱麻,而是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沙子里。

  心里啊,王老实估摸着自己这么玩儿很危险,很刺激吗?

  给大家伙儿拜年啦!新春快乐、万事如意、大发财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