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12章 二百一十二,这事儿需要理由?

第212章 二百一十二,这事儿需要理由?

  王老实玩花活了。【】

  好像很成功,刘处百分之百的信了,然后跟领导汇报,领导也信了。

  如何处理上,风头自然要转。

  没人的时候,王老实给老爸打电话,说起这事儿。

  王嘉起同志笑笑说,“你觉得他们真信了?”

  王老实撇着嘴说,“甭说他们,鬼都不信,我自己也是逼着自己信。”

  “为什么要逼着自己信呢?”

  “说谎的最高境界就是先把自己骗了,说的时候才像那么回事儿。”

  当老爷子的又大声笑起来,有这样的儿子,他这个当爹还有什么不满意。

  王老实说,“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让人信,这种事儿多了去了,哪个领导不懂?都不用调查,就明白儿的,我就是编个理由,让他们用来闹腾而已。”

  沈宗涛别看老记者了,还没想透,领导对你啥看法,不需要什么证据,人家心里都明镜儿似地。

  借口,青年报现在需要的是借口,一个能圆得上的借口。

  王老实递过去的就是。

  王嘉起告诉王老实,沈宗涛那个人,回去暂时是没事儿的,但过了这段日子,哪儿艰苦,哪儿看不见人,准是他的最终归宿,除非他离开媒体圈子。

  王嘉起说,“也好,不过,这种小道儿还是少用,堂堂正正做事儿才立于世上。”

  没别的,跟老爷子说话,王老实不愿意犟嘴,满口答应。

  他也知道自己用了旁门左道的小伎俩,可这个社会有时候,没这些手段,未必行得通。

  麓山奶业算倒霉了,好吃好喝的招待,最后还闹了这么一锅出来,恶心的没脾气。

  听说青年报来了调查组,可没照面儿。

  说明人家生气了。

  怕吗?

  不算是怕,一个大型国企的底气还是很足的,就算青年报不满意,闹腾点什么,也没什么大碍。

  实在不行,找娘家也就是政府搞定就行,麓山奶业也没觉得自己哪儿做的不好。

  出了点岔子,不也没闹出什么来吗。

  能少点麻烦就少点,谁也没傻到自己给自己找病不是,麓山奶业的意思就算了吧,没啥损失,犯不着硬顶。

  一个是闷头做事儿要找回场子。

  另一个满不在乎,你爱咋地咋地。

  王老实这人也没起什么好作用,跑前跑后,把一个打杂人演绎的淋漓尽致,落得好评无数。

  刘处看见就夸奖两句,好像等王老实毕业,就妥妥进青年报一样。

  王老实特明白,就算自己做的再好,青年报已经把自己进去的道儿彻底堵死了。

  不经意间,王老实就跟那些出去暗访的记者们说,奶粉质量有问题,肯定是奶源不好,必然是添加了什么有害健康的东西,才导致一些列的问题。

  觉得自己闹腾的不善了,王老实开始收敛,跟领导请假。

  “你女朋友在南门?”

  “是,在军校里读书。”

  “哦,那行,去吧,这也没什么事儿了。”

  王老实直接麻利儿滚粗,一溜烟儿就没了人影儿。

  林子琪赶到王老实住的酒店,天已经完全黑了。

  房间里,王老实订的餐早就送上来了。

  为了今儿,他还特意买了瓶红酒。

  两人吃饭的时候,林子琪没矫情,让喝酒她就喝了。

  之前,王老实跟林子琪说了他被老丈母娘逼迫的窘境,林子琪都听傻了。

  吃完饭,王老实忍不住了,问林子琪,“你说,我要是不证明自己,是不是会被你妈妈看不起?”

  林子琪的脸腾一下红了,她完全不敢看王老实,摆弄自己的手机。

  王老实一看,好像有门儿,可他还是不大敢硬来,这丫头听说战斗力不错,毕竟当兵出身,没两招儿防身谁信。

  他倒不怕林子琪会动手,就怕来个下意识,那真是冤死鬼了。

  王老实一看林子琪没有强烈反对,是不是意味着默许呢?

  凑上去,轻轻搂住林子琪,林大妞儿身子一僵。

  没反抗。

  林子琪身子扭了扭,“你就这么想啊?”

  王老实一本正经儿的说,“不是我这么想,我怕有一天,因为这个,你妈把我们拆了。”

  林子琪眨巴着眼睛看了王老实半天,王老实真心虚了,心里琢磨着是不是换个说法再哄哄。

  起身,林子琪直接走进了卫生间,不一会儿,里面传出了水声。

  王老实听着,再也抑制不住那种狂野的渴望,脑子里全是白花花的,三下五除二,王老实身上的衣服直接飞的到处都是,滋溜一下,钻进了被窝里,满心激动的等待那一刻。

  林子琪洗得很慢。

  王老实急不可耐,跳下床,三两步就跨到卫生间门口,拧了拧,锁死了。

  没办法,王老实又蹿回被窝。

  终于出来了,林子琪裹着大浴巾,曼妙身材一览无遗,还没等王老实细细欣赏,就钻进了被窝,然后紧紧的裹在被子里。

  真紧,王老实手都伸不过去。

  王老实这会儿脑子里要还有理智,他就不是人了。

  顽强的推进,终于碰到了。

  林子琪按住王老实的手,问,“你就是想证明自己给别人看?”

  王老实愣住了,脑子立即回复了些智力,回答错了,今儿晚上就没戏。

  “不是。”

  “那是什么?”

  “宝贝儿,你觉得做这事儿需要理由?”

  手松了。

  王老实欣喜若狂,那只带着罪恶的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攀上了滑腻山峰。

  手再被按住,林子琪已经闭上眼睛了,她的喘息越来越急促了,“轻————点————”

  当过兵,身体素质就是好,王老实怕林子琪受不了,委婉了很多。

  后半程,林子琪回过魂来,王老实险些控制不住。

  完事之后,林子琪问,“现在称心了?”

  王老实掀开被子,看了看,又搂紧了说,“很高兴。”

  林子琪闭着眼睛,好半天才回味完,说,“我妈当时怎么说的?”

  王老实手不老实,还在林子琪身上摩挲,听了这句话手停住了,好像老丈母娘的意思是注意防护措施,今儿没有吧?

  讪讪的没说话。

  林子琪突然推过王老实,然后整个人压在王老实身上,眼睛不再迷离,轻声问,“要是有了,你会留下吗?”

  王老实丝毫犹豫都没有,“必须留下,没商量。”

  林子琪很满意王老实的反应。

  林妞儿或许是抱着牺牲的态度满足了王老实,她也识得了那番*滋味。

  也是王老实这厮手不老实,林子琪的呼吸又急促,脸蛋绯红。

  王老实可不是什么愣头青,第一次之后,必须得让林妞缓缓,要不然会伤身子的。

  一句话,来日方长,王老实手老实了,抱着林子琪说,“别动,乖乖睡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