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10章 二百一十,冒坏水儿

第210章 二百一十,冒坏水儿

  杨波走了。【】

  联合能源这里,小武也撂挑子了,他觉得这种日子过得不舒坦。

  唐毅问宫亦绍,让落实上行不行?

  宫亦绍说,他还上学,能去吗?再说了,现在有个人抓总就够了,养了那么多人,咱担心什么?

  唐毅叹口气,不再说什么。

  谁都没想到,有人挺身而出。

  靳玉玲这个王老实认为行为处事最不靠谱儿的大姐说了,她来。

  唐毅和宫亦绍都傻了,靳大姐女王范儿没问题,可从来就没见她正经过,论扫货,她肯定行,可是管理也给公司,哪怕业务再轻松,也未必能行吧。

  靳玉玲直接当着两人的面儿给王老实打电话,用了扬声器说,小王,联合能源我做总经理行不行?

  王老实绝对没当真儿,他以为这大姐又发什么神经呢,开着玩笑说,有什么不行的,谁也不是天生就会的,别说总经理,就是做总理都没问题。

  靳玉玲愣是没脸红,而是显摆的看向那哥俩儿。

  得。

  就她了。

  唐毅也好,宫亦绍也罢,认了,大不了安排个贴心的人帮衬着吧。

  眼下是谈判的关键时刻,小武不干了,一方面是因为杨波的事儿,另一方面就是谈判的过程简直就是一个煎熬。

  谈判这玩意儿其实就是双方一起扯淡,估摸着扯到一块儿了,就算谈成了。

  眼下,一帮子所谓的精英正代表联合能源和两桶油谈判呢。

  大方向早就定下了,剩下就是具体价格。

  一点点的抠唆,这个过程一般人受不了。

  小武就是深受其害。

  可没个人盯着也不是事儿。

  靳玉玲出场了。

  甭管是石化还是石油,都没想到这大姐这么彪悍。

  上来就说价儿。

  她有句话砸到桌面儿上,让双方的谈判人员都傻眼。

  ‘磨叽什么,我说了就算,你们不服,找你们最大领导去,告诉他就我靳玉玲说的。’

  王老实听说后,也是目瞪口呆,这样真的好吗?

  靳玉玲满不在乎,哪儿有功夫跟他们磨嘴皮子,还不如去逛街呢。

  唐毅和宫亦绍也捂着脸不敢见人了。

  两人不敢跟靳玉玲说啥,都冲着王老实开火。

  王老实说,和我有什么关系?

  宫亦绍恶狠狠的说,你丫不是觉得她能当总理吗?

  王老实如坠冰窟,明白自己哪儿都不对了。

  原本这个姑奶奶肯定会把事儿搅和的一塌糊涂。

  谁知不是那么一回儿子事儿。

  自打这大姐出马,谈判的进程坐了火箭般提速。

  当然,人家也没真按照靳玉玲那个胡闹的钱数谈,要真那样儿,两桶油肯定高兴,联合能源得哭。

  胳膊肘绝对往外拐了。

  靳玉玲喊的价格,比联合能源要的价儿还低。

  哥几个听了都想撞头。

  也许是觉得丢人了,靳玉玲也发了狠,一顿狂飙。

  结果下来了。

  轮到王老实等人说不出话来了。

  刚做了件大事儿,王老实觉得自己该沉下去,就别惹人注意了。

  哪里最好?

  当然是学校。

  京城大学里,王老实过上了三点一线的日子,三点就是教室,食堂,宿舍。

  难得看到王老实踏实上课,程力老大感动坏了。

  抓住王老实就问,“在外面闯祸啦?”

  真是一个有眼力的好老师,王老实老佩服这程老大了。

  又快到圣诞节了。

  王老实真发愁了。

  愁的是前老丈人问钱的事儿。

  现在他手里真没那么多钱,拼凑了半天,给打过去二百来万,私家小厨搬迁了钱也花的差不多了,还没开始给王老实赚钱。

  总的来说,王老实一下子变成穷光蛋了。

  原先的院子都没钱收拾,王老实也没想收拾,太大了,住起来不舒服。

  还发愁林子琪那里,王老实按说该去陪着女朋友过这个破节,可学校里又安排实习了。

  王老实被安排到了青年报去。

  实习期间请假?

  还特么混不混了?哪个实习单位不是把这些学生当驴使唤。

  想了又想,这个经历很有吸引力,王老实决定不去南门,而是留在京城踏实的实习。

  可没留住。

  有个采访,王老实被安排进了一个采访小组,目的就是南门。

  也是王老实这人嘴碎。

  领导在大办公室里问,谁会开车。

  服从性老强的王老实举手了。

  结果领导说,那就你了。

  小组一共四个人,两男两女。

  领头的是个中年人,叫沈宗涛,舔着肚子,**相儿十足。

  还有个刚入职的女记者,模样还行,不拔尖,却会打扮,属于耐看那类,性格泼辣,说话唧唧喳喳的,点火就着的主儿。

  还有个女司机,闷葫芦,很不符合京城人的特点,考虑到性别,也能理解。

  剩下就是王老实了。

  王老实也知道自己在小组里的地位,就一打杂的。

  他在整理采访计划时,愣了好半天的神儿。

  奔着奶粉去的。

  没别的,王老实就认定这次去的结果必然是扯蛋了。

  查了下采访准备资料,确实有人反映奶粉质量有问题。

  不过不是很详实。

  眼下科技水平还不是很高,如果青年报说奶粉质量有问题,也不大会影响什么。

  王老实想推动一下,可一进南门,他就知道没戏了。

  有人接待。

  直接进了星级宾馆,还都是套房。

  晚上吃饭的时候,也是人家企业招待的,王老实算是见过吃过的主儿,毕竟有私家小厨的档次在,可他也得承认,这顿饭人家真花了心思了。

  做的未必好,可是材料绝对都够档次。

  无论吃得喝得就一个标准,花钱多就行。

  酒桌上,对方陪酒的人频频举杯,沈宗涛是真能喝,不光他自己喝,还带着自己人喝,就是王老实,也被他连连点名。

  尤其是坐在王老实旁边的一个女的,就差坐到王老实腿上了,脸上涂的粉足有三寸厚,身上那股子呛鼻子味儿,说啥都联想不到她还是那么大企业职工。

  王老实不想就这么忍着,假装喝多了,往卫生间跑,酒桌上人哈哈大笑,也许他们觉得把一个大学生灌多了很开心。

  至于王老实没回去,他们也没在意。

  看到服务员开始上主食,王老实才装作不胜酒力的回到屋里。

  冯坤,也就是那个女记者脸上也红扑扑的,想来也没少喝。

  沈宗涛眼神儿不时瞟向冯坤。

  王老实觉得这里面儿有事儿。

  饭后,王老实的直觉没错儿,他接到了一个信封,司机赵姐也有。

  捏了捏,大概有那么千数块钱。

  采访的事儿,王老实就不想了,估计连个形式都不用了,甚至稿子对方都会帮着准备好。

  这一晚,王老实独自一人睡在房间里,沈宗涛压根就没回来。

  至于他干什么去了,王老实都不用猜。

  越想越不是滋味儿,这帮孙子祸害了那么多人,腐蚀了无数,难不成自己碰上了,就没点什么举动?

  不成。

  王老实也是有点小聪明的主儿。

  悄悄下了楼,然后出了酒店,到外面儿抽了根烟,然后又溜达了十分钟,才回到酒店大堂。

  装作喝多的模样,问麓山集团订的房间都是哪间。

  服务员说,不能提供,这是为客户安全着想。

  王老实急了,闹腾起来,说,我是他们的客人,现在都不知道自己住哪间房了,不问你们问谁?

  前台服务员有点为难了,她分辨不出来啊。

  王老实说,我记得是关经理安排的,今儿还在你们餐厅——对,叫太行厅吃的饭。

  服务员一听,那就没错了。

  一查,今儿入住了三间房,1603、1605,1808。

  王老实掏出房卡来问,这是哪间房的?

  服务员接过去,心里抱怨,有房卡不早拿出来,费那个劲儿干嘛,逗我玩儿吗。

  素质真不错,心里多不愿意,也没在脸上表现出来,您是1605的房卡。

  王老实进了电梯。

  回到房间,王老实从行李箱里找出一个包来,里面有几张不记名的手机卡,是个穿越的人估摸着都会准备些,当小人的必备神器。

  报警电话太好记了,都不用查,而且还有记录追查制度,接报必查,如果没有领导的指示,都会按规定出警。

  他们最喜欢的举报就是抓赌和涉黄,风险小,收益大,发家致富的好途径。

  王老实就这么一个厚道人,做好事儿不留名,报了警,房间号说的倍儿明白,1808。

  报完警,清理手机,销毁手机卡,然后倒头就睡。

  至于结果,明天就知道了。

  若沈宗涛安然归来,就说明麓山实在厉害,自己没能力办,就等着其他机会。

  要是闹出点事儿来,沈宗涛这个青年报的大记者出了事儿,就算为了脸面,报社也不会善罢甘休,总要闹腾点什么。

  当然,王老实清楚,最后的结果也是不了了之。

  那么大一个公司,可不是那么一件小事儿就可以撼动的,摇晃下就不错了。

  一夜无话,王老实也忒没心没肺,睡的真香。

  直到房门被冯坤和赵姐砸开。

  冯坤问,老沈呢?

  王老实一看冯坤在就有点懵,这女子没跟沈宗涛闹到一块儿去?

  王老实说,昨天喝完酒就没回来。

  冯坤真着急了,她打电话,手机关机。

  王老实掏出早准备好的名片,那个姓关的给的。

  忙活了一上午,沈宗涛回来了,精神萎靡,什么也不说,进屋关门。

  几个人面面相觑,只有王老实偷着乐,估计这孙子在里面没怎么好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