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09章 二百零九,行不行啊?(求月票!)

第209章 二百零九,行不行啊?(求月票!)

  贴心的不止一个林子琪,王老实一直认为傻乎乎的大妞儿。【】

  大妞儿她妈其实也贴心。

  王老实万没想到,邵丽会约他见面儿,关于什么母女之类的王老实从没想过,连概念都没有过,总的来说,王老实还没丧心病狂到那程度。

  接到电话后,王老实心里没底,给林子琪打电话,这次真没人接,也不知道是训练还是什么事儿,反正大妞儿没接电话。

  打探不到什么消息,王老实也只好硬着头皮去见人。

  王府商场不远处,有个新开业的综合体,其中顶楼上,有个港派茶餐厅。

  很正宗的那种,王老实自己要是来,肯定是不会点单,就算点了,也属于那种被笑话成土鳖那种。

  邵丽就坐在对面。

  王老实喝了一口奶茶,就再也不动,味道有些怪,至于几样点心,王老实也没心思品尝,主要还是心里发虚。

  邵丽吃的很优雅,从王老实进来,她就没怎么说话,好像在给王老实演示什么叫吃的优雅。

  就在王老实感觉自己要坐不住时,邵丽大奶奶中终于开口了,王老实也松了口气,要杀要刮给个痛快。

  邵丽其实一直在观察王老实,对这个很可能成为未来女婿的孩子看了又看,她很想知道什么样儿的把自己闺女弄得五迷三道。

  “你这次事儿办的莽撞了。”

  哟,来教训人来了,王老实满心不乐意听,要不是辈分在,王老实真敢直接走人,爱教训谁找谁去。

  没说话,没表态,就这么听着吧。

  邵丽都看在眼里,也不生气,“从年龄上来说,你能有今天,很不错,至少比大多数人都强,我想你也有骄傲的资格。”

  王老实还是衣服聆听的样子,是否听得进去,不好说。

  邵丽也不管,慢条斯理的说自己的,“杨家没你想的那么不堪,宫家也未必肯替你出头,万事都有个由来,无论是谁,指望别人就不如别指望。”

  王老实觉得可算听见句有用的话了,点头说,“您说的是。”

  邵大丈母娘笑了,摇头说,“不是说你错,时机不对,要么事儿完全坐实了,要么众人皆知,还有就是自己有足够的实力抗着,再有一个,就是没人敢惹你。”

  王老实心里不自在啦,人家这话在理儿,可他在赌这个事儿又不能说,得,听教训吧。

  “知道我和子琪其实和林家关系很僵吗?”

  王老实点点头,这事儿不用糊弄,都在明面儿上了。

  似乎在回忆什么,邵丽好久才继续说,“子琪他爸其实还没什么,就是他家里,恨不得让他成为什么大人物,好让林家有一天扬眉吐气,小王,你看呢?”

  王老实回答说,“无可厚非,我也在这么做。”

  邵丽说,“实诚话,是无可厚非,可我一直不肯帮他,知道为什么吗?”

  王老实心里别扭坏了,找我这个还不怎么靠谱儿未来女婿来,说你们家的辛秘事儿,你这丈母娘也算古往今来有数的神经了。

  斟酌了半天,王老实才说,“估计是您怕伯父不适合高位吧,又或许代价太高不值得。”

  邵丽说,“你很聪明,说的也大体在点上。”

  王老实这口气儿还没喘匀实,邵丽又说,“不用说的那么含蓄,子琪他爸没那能力上,上去了就是找罪受,就算守住了,也得让林家那几个不争气的给拖累了。”

  王老实真冒汗了,您说这个有意思吗,犯得着跟我说?

  邵丽这老妞儿,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好像王老实就她女婿一样,“人情这玩意儿,讨要来的最不值钱,只有欠着的时候才是,老杨头那会儿心里估计甭提多高兴了,可算去了他一块心病。”

  王老实彻底没明白,啥意思啊。

  人家也没有细解释的意思,目光在王老实这儿饶了一圈儿说,“你这么年轻,创下这些基业,未必是好事儿,当然,也可能是好事儿,关键是你要把持住自己,有一天,你忘了自己是谁,谁也保不住你。希望你能记住这句话。”

  王老实点头,话不好听,绝对是大实话,内心其实老男人很多的王老实听进去了。

  也开始反思了,现在他从一开始认为自己是百分之百对,变成了四六开,至少百分之四十错了。

  第一,手段太激烈。

  第二,下手有些狠。

  第三,态度狂妄了。

  第四,后果考虑不足。

  王老实总结能力不错,很快就明白自己哪儿出问题了。

  不说别的,人家告自己,甭多了,一个伤害罪,就够判了,加上砸车,性质算恶劣了,轻判也得三年。

  传出去都得夸人家杨家依法办事儿。

  进到里面儿,还不是由着人家玩儿,说白了,让王老实永远出不来的法子数不胜数。

  邵丽后面的话让王老实更瞠目结舌,“不过,有一样儿,打得很痛快,那小子不是个好东西,这事儿还有得掰扯,你就甭管了。”

  王老实不会说了,这是哪跟哪儿啊。

  邵丽问,“手头方便吗?”

  王老实觉得自己的思维就跟不上这老——难听的称呼就算了,真不知道她转折的哪儿这么快,点点头,“还可以吧。”

  邵丽说,“尽快派人到沪海置办套房子,杨波被赶到沪海了,我替你给老杨头送去。”

  王老实明白了,这是拿一套房子了事,也好,老让这样的人家惦记着,实在不是个舒服的活儿,而且,这杨波那货不会就此罢休,能这样了也好。

  当然,王老实也没天真到从此相安无事,能做到暂时和表面上没事儿,就得知足。

  王老实说,“我在那儿有套房子,新的,还没装修。”

  邵丽有些意外,心说这小子行啊,不声不响的置办了不少产业,“那更好,明天,你给我送来,我去一趟,放心,别心疼,老杨头收下是必须的,不过,回礼他也不能少了。”

  行,老丈母娘,您够会算计,王老实服了。

  两人又说了些杂七杂八的事儿,王老实的脑袋都开锅了。

  说着说着,邵丽突然问王老实,“子琪那儿你注意点,该防护的还是要防护。”

  话也真说得出口,没个遮拦。

  王老实讪讪的,“还没呢。”

  邵丽真没想到,自己闺女都住到家里去了,还没入口,接着问,“怎么回事儿?”

  尼玛,这是丈母娘该问的吗,王老实真觉得林子琪她爹绝对可怜虫一个。

  王老实语焉不详的说,“我们之间还处感情呢。”

  邵丽可不是好糊弄的。

  她绝对算阅历丰富的人,现在年轻人什么样儿,她清楚着呢。

  两个年轻男女,又是那关系,什么事儿都没发生,只有两个可能,要么女的有病,要么就男的不行。

  自己闺女有没有病,邵丽最知道。

  难道王老实那方面不行?

  要这样儿,甭管王老实人多好,都不行,自己闺女一辈子可就毁了。

  刚才说那么多,邵丽可都是把王老实当女婿对待的,若要不行,之前说的一切都是白费功夫,没理由让自己闺女守一辈子活寡,再说了,就算自己不拆散了,闺女自己也不会认。

  当然,要是能治,也不算个事儿,可不能让这小子再毁闺女一次。

  邵老妞儿也顾不上什么脸面了,直接问,“你检查过吗?”

  王老实都快哭了,有这样的丈母娘吗,他真想说,‘您等着,我先在就去南门,四个小时后,让您闺女自己个儿告诉你行不行。’

  王老实脸憋得通红,最后勉强挤出一句来,“我没问题。”

  邵丽心里狐疑,不过,也没再纠缠下去。

  大概她也觉得继续这个话题不合适了。

  ————————

  老杨家似乎对邵丽上门早有预料,对邵丽拿来一套房子也满意。

  收下了。

  也回了礼。

  一整套的老首饰。

  早有准备,都不是好糊弄的人,精着呢。

  邵丽就电话里告诉了王老实一声,说人家回了礼物,就没提首饰给王老实的茬儿。

  王老实也没厚着脸皮要,能要吗,人家这是给闺女留着了,也说得过去,人到时候都是你的,首饰自然也是,至于邵丽有没有其他想法,王老实觉得自己是在没有能力悟透。

  这个老丈母娘忒邪性。

  京城里,那些等着看热闹的人都没了心思。

  邵丽进了老杨家的门,然后老杨家客客气气送出来。

  事儿就算没了。

  要当长辈儿的不止一个丈母娘,还有呢。

  刘彬打来电话,让王老实家里吃饭去。

  有丈母娘这一锅,王老实算弄明白了,不是坏事儿,让李子君整了几个菜,就上刘彬家里去了。

  还是那样,刘彬他爹还是没在家,王老实都怀疑刘彬就一个虚拟的爹了。

  张阿姨苦口婆心教育了一顿,王老实拍着胸脯保证,自己真老实了。

  接下来,宫亦绍,他没说话,但有老婆啊,蒋小西说教了一番,王老实也听出来了,跟背书差不多,情谊在就得啦。

  还有靳玉玲,这丫头自己其实没啥,可是好为人师,或者说,她觉得自己有资格,喊王老实去。

  王老实到了之后,没给她说话的机会,把她能说的道理直接喷了出来。

  靳玉玲被憋了回去,王老实才算舒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