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07章 二百零七,不死不休(再求票)

第207章 二百零七,不死不休(再求票)

  折腾了老半天,杨波一伙儿才闹明白,那句话是怎么回子事儿。【】

  “狗曰的,谁让你瞎掰扯的,显得你能耐啊!”

  杨波知道自己这回整大了,原想着就坑一把,钱骗到手,这几块料就消失。

  到时候,自己也是受害者,最多就是眼瞎了挨骗,现在不行,让人看出来了。

  传出去,以后没脸见人了。

  三番五次坑自己人,还做局坑。

  这是要命的事儿。

  杨波真急了,掏出电话来就给王老实打,占线。

  王老实不是泥捏的,以前觉得自己高风亮节,不计较就完了。

  没想到这丫挺的,丧心病狂到这程度。

  没找宫亦绍,直接给唐毅打的。

  绝对不夸张,把事儿说清楚,然后等唐毅的话儿。

  唐毅听完就直接火了。

  他问,“你刚出来?他们还在?”

  王老实说,“大概在吧。”

  唐毅说,“行,你撂下吧。”

  王老实没矫情,挂断电话。

  然后掏出电话来,给李铁军,“带人到云中茶馆来。”

  “是,老板。”

  真不容易啊,王老实可算看见一个传说中的脑残级人物了。

  另一头儿,唐毅给杨波打了电话。

  杨波一看号码就头大了,还不能不接,“三哥找我。”

  唐毅说,“听说你有几个能耐人的朋友,怎么不介绍我认识。”

  杨波赶紧说,“三哥,那几个刚才让我给骂跑了,狗~槽的,骗到我们兄弟头上了,骂都是轻的。”

  唐毅问,“真跑了?”

  杨波说,“是,真的。”

  唐毅说,“和尚都有庙吧。”

  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唐毅在逼杨波。

  要是别的事儿,杨波肯定低头认个错就完,这事儿真不能认。

  咬着牙说,“三哥,不好找,我也没摸到他们的底。”

  尼玛,没摸底就敢可劲儿往里面投钱,作死呢?

  唐毅说,“杨子,有些事儿可以做,错了都是对的,谁知道以后是错还是对,但有些个儿不能做,做了一次,就一辈子的事儿,杨子,现在还有缓儿,别让三哥没话说。”

  杨波软了,他太了解唐毅了,话说到这份儿上,自己再坚持,就是傻蛋了。

  “三哥,我猪油蒙了心————”

  唐毅说,“见面儿再说,那几个人你有谱儿吗?”

  杨波明白,这几个算替死鬼了,点头说,“没问题。”

  唐毅说,“那你自己过来吧。”

  门口外,停车场里。

  王老实倚靠在自己车上,悠闲的抽着烟,李铁军带着几个人都到了。

  杨波带人一出来,就看到了王老实,脸上那叫一个不自然,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张嘴说话。

  王老实厚道,没让他为难。

  手一指,“打!”

  一点犹豫都没有,专业揍人好多年的李铁军带着七八个兄弟围了上去。

  没说的,开揍。

  杨波什么人?

  顶级不算,在京城也算一号人物,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儿,就没见过哪个胆肥的敢直接冲他开打。

  他最后一次主动用眼睛,是看到一个黑乎乎的大拳头迎面而来。

  王老实自己都看不下去了,他绝对不会承认这是打架,是打人,单方面的。

  要想有个直观的印象,请参照一下各名著中,那些经典挨揍的场面。

  惨!

  惨!

  惨!

  真没有人模样了。

  好多围观的人都不忍再看了。

  李铁军等人,算是心狠手辣了,打到最后都不由自主的停手了。

  王老实问,“怎么停了?”

  李铁军委屈啊,“实在没下手的地方了。”

  王老实慢悠悠踱步过去,瞅了瞅,唉,何苦来哉,你们非这样逼我,说了句,“人是苦虫,不打不衷啊!”

  紧接着,又说,“没打出屎来,铁军啊,你们还得钻研技术啊!”

  这逼装的,有文化,还能算古的。

  杨波脑子里终于清醒点了,两条腊肠般的嘴唇动了动似乎在说什么,但实在没啥可翻译的价值。

  杨波眼里,王老实屁也不是,和自己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人,要不是唐三哥,宫二看护着,若不是林子琪那死丫头,杨波敢说王老实连个屁都算不上。

  别说来打自己,就算自己不打他算他运气。

  王老实这人一向服务到位,今儿要个样儿,自然给个好样儿让全京城看。

  抬头看了看李铁军,问,“家伙都带来了?”

  李铁军心里真抽了,勉强点头,“带了。”

  王老实又指着一辆黑色的奔驰,崭新的,估计是杨波得知自己赚钱后新换的,“砸!”

  围观的人都在往后退,更没人敢上来显示什么大无畏。

  打人这事儿是个技术活儿,要打疼了,还不能打坏了,李铁军他们花了心思控制力量。

  车不怕,走着。

  滋一下,挡风玻璃就废。

  不到十分钟,李铁军他们又停手了。

  车砸的差不多了,没啥可以值得花费力气啦。

  还别说,李铁军他们技术真不赖,杨波已经能抬起头来了。

  王老实这人心软,知道这哥们儿坐不起来,咱蹲下说。

  “你看,我这人吧,讲究个正大光明,绝没有那些见不得人的招数,想揍你,就揍你,要砸就砸。你呀真不行,有什么招数呢,你就使出来,不死不休这个词儿,我替你说了。”

  根本不等杨波说什么,他也说不出什么了。

  王老实站起来,冲着围观的人喊,“散了,都散啦,有什么好看的,完事儿啦!”

  说罢,扬长而去!

  一个小时后,某医院里,杨家的人能来的都来了。

  杨父看着没人样儿的儿子在那运气,杨母暗自流泪,却不敢说话。

  唐毅和宫亦绍站在远处,也不说话。

  咋啦这是?

  有一个老人坐在中央位置,满脸寒气。

  检查结果很乐观,没伤着骨头,也就脑震荡和皮外伤,警察也来了,这事儿是不是立案,他们没决定权了,要看杨家的意思。

  杨老爷子叹了一口气,说,“没打死咱就认便宜,要是我啊,直接打死,少个祸害!明儿送走,三年不准进京城一步!”

  “爸——”杨母立即跳了起来。

  老头一瞪眼,杨母立即垂下头,再不敢言语。

  杨父说,“爸,就算送走,是不是等小波好些再————”

  老头这人就一顺毛驴,拐杖往地上一用力,“那就今晚送走!”

  再无人敢说话。

  杨老头站起来,往外走,没几步,停下,“给他改名字,以后不许姓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