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05章 二百零五,神马是疲劳

第205章 二百零五,神马是疲劳

  饭菜味道还是真不错,王老实筷子都横了。【】

  就算一向以豪爽为傲的刘彬看着王三哥那吃相都有点佩服了,这是饿死鬼投胎了咋地。

  席间,几个人都默契没提王老实和林子琪的事儿,宁小云是松了一口气,看来林子琪够姐们儿意思,没把自己招出来。

  吃饱喝足,荒郊野岭的,也没个啥节目什么的,刘彬说,“要不咱打牌?”

  宁小云瞪了他一眼,“都累了一天了,赶紧睡觉,还有的是功夫玩儿。”

  刘彬没了动静,一般情况下,他的事儿小云能代表,被代表的刘彬从来没有反抗,这货也不敢。

  农家院老板推门进来了问,“几位客人,吃得还满意吗?”

  刘彬大剌剌的说,“还成吧,就是没什么娱乐节目啊。”

  当着外人面儿,小云没说话,可那眼神不怎么善,估摸着,晚上这小子要倒霉。

  王老实给林子琪舀了点菌汤,轻声说,“喝点,这个味道不错。”

  老板多人精儿,连忙说,“是怎么回事儿,这个时候,客人少,所以,附近的同行们商量了下,打算后天晚上搞个篝火晚会,烤全羊,热闹一下,看看几位有没有兴趣参加,我们也好算算人数。”

  王老实来了兴趣了,“谁出的主意?”

  老板说,“前边一个院子里的一个客人,现在凑了有十几个人了。”

  王老实点头说,“行,把我们四个算上吧,羊可要挑好的,别弄不新鲜的糊弄事儿,到时候我们可不给钱。”

  老板一搓手,憨厚的说,“不要钱哩,算我们招待大伙儿的。”

  哟,不容易,王老实下午还吐槽了半天这行业的高级黑,人家晚上就来打脸,不过有免费的羊吃,就不用计较了。

  说定了,老板就开始收拾桌子,自打一进来,王老实就注意到,这里没有服务员,淡季,人少,老板自己动手,省不少费用。

  刘彬猴急,这就要拉着小云回房间,被王老实拦住了。

  “晚上吃的多,穿暖和点,去溜溜食儿,身子就是这么不注意,等老了,全找回来。”

  刘彬没反应,小云深以为然,推了刘彬一把,“三哥说的对,走,咱去转一圈。”

  一溜烟儿,两人跑了,王老实就纳闷了,在京城刘彬还一瘸一拐的,怎么就好的那么利索了。

  王老实看了看衣衫单薄的林子琪一眼,到房间从行李中拿出早就预备好的棉服,递给林子琪,“晚上山上格外冷,穿上,咱也去走几步。”

  林子琪说,“我真不冷。”

  王老实说,“又不乖了?”

  林子琪没在拒绝,老老实实的穿上。

  夜里的山间,冷得让人心里发颤,黑乎乎的,真不是散步的地儿。

  出了门儿,没走二十米,就看不见道儿了。

  王老实觉得自己那主意不合适,眼下看不见刘彬他们的影子,要是出点什么事儿,没法交代,赶紧打电话,想叫人回来。

  半天都没人接听。

  王老实慌了,别是真出什么事儿了,赶紧拉着林子琪回院子,想找老板喊人,去找。

  一进院,王老实就突然不急了。

  车子的震动节奏实在**。

  拉着没明白的林子琪回了房间。

  林子琪问,“不找了?”

  王老实说,“不用找,他们又不傻,估计不知道在藏着呢。”

  林子琪还是担心,“要不找找吧,万一——”

  王老实笑着说,“没有万一,听我的,我心里有数。”

  这时候就要说道说道了。

  王老实不懂,可也知道,两人之间,有了事儿,就赶紧说透了,藏着掖着,反而不好,容易产生芥蒂,有了裂痕,只有扩大,就没有能弥合的。

  他也没想问林子琪为什么?

  只想告诉林子琪,他其实很在乎她和他之间这来之不易的感情。

  “以后可不能这么淘气了,你也知道,我这人实在,你一说,我只能干着急,哪儿懂你们这里的规矩。”

  林子琪赶紧点头,林妞儿肠子都悔青了,一直忐忑着,听王老实说出来了,心里反而踏实了。

  “你自己说,这些日子想我没?”

  “想了。”

  “那你知道我想你了吗?”

  “嗯——肯定也想了。”

  王老实拉过林子琪,让她坐在自己腿上,轻轻的抱着她,“后悔了吧。”

  林子琪把头轻轻枕在王老实肩上,“嗯,早就后悔了,就是她们几个————”

  得嘞,林子琪在王老实循循善诱之下,很快就把几个背后使坏的姐妹儿给卖了。

  王老实一听,这就对上了,要不林子琪一个人,不能做出这么没品位的事儿来。

  林子琪伸手搂住王老实的脖子,撒娇似地说,“不要怪她们好吗,其实还是我怪我自己————”

  王老实伸手在林子琪的鼻子上刮了一下,笑了笑,说,“有什么可怪的,你呀,想多了。”

  在南门,王老实和刘彬待了三天。

  篝火晚会的时候,王老实见到了那个撺掇篝火晚会的人。

  挺精神的一个小伙子,王老实刻意的多聊了几句,人不错,很能说。

  听说也在京城工作,王老实还特意交换了联系方式,说以后有机会一起玩儿。

  对方没拒绝,王老实说话的时候很注意分寸,就纯聊天了,无论是国内的,国外的,经济的,政治的,甚至连足球都聊的热乎。

  王老实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个人涉猎的知识面很广,未必精通,但说的绝对大都在点上。

  这很不简单。

  有些话题冷门了些,王老实提几句,就换,带动周围的人都参与进来,控制能力很强。

  回来的路上,刘彬明显精神头不怎么好,估摸着这几天两人没少折腾。

  下意识的,王老实觉得车里多了一股子腥味儿,怎么开窗户都散不出去。

  想来还是心理作用。

  王老实这人多少有点矫情,这车才买的,还属于新车范畴,让刘彬两口子在车里这么糟践,王老实心里就有些不大自然。

  打定主意,回去再买辆车,平时自己开,有类似这样的事儿,再开手里这辆。

  后来实在忍不住,王老实还是说了,“你们怎么好这一口,非得在车上,舒服吗?”

  刘彬这人脸皮厚惯了,全然听不出王老实的语气来,“三哥,跟你说,这种事儿,就得变着花样儿来,要不容易疲劳。”

  哟,还拽词儿,神马是疲劳,你丫懂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