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00章 二百,不能这么玩儿(求月票)

第200章 二百,不能这么玩儿(求月票)

  按说现在王老实有资格回归有规律的日子了。【】

  华夏未来重新杀入冀北,再无阻力,虽然大部分人对华夏未来知之甚少,可消息渠道深厚的人知道,华夏未来相当不简单,冯大少就栽了。

  王冬云还想着四城稳妥推进,刘美娟私下向王冬云建议,是不是直接扩大规模。

  开会的时候不说,私下来建议,刘美娟做人做出花来了。

  不管王冬云认可与否,在心里,让人太舒服了。

  王冬云认真考虑了刘美娟的意见。

  但她学到的最关键一点就是,避开所有人,给王老实通电话,是否扩大。

  王老实问资金允许多少。

  王冬云测算的结果是,不动用银行贷款,可以考虑十家。

  王老实又问,团队上跟得上?

  王冬云说,完全跟得上。

  王老实说,那就尽可能多,这一轮没赶上,以后就难了。

  另一头御宴那,关海军和魏云芳办事儿利索,也舍得投钱。

  建设的速度远远的超过了新小厨。

  王老实却认为这两个傻子在糟践钱,很多钱花的让人觉得蛋~疼。

  另一边儿邱宏伟这厮心里窃喜了,因为他受重视了,领衔去建设私家小厨新店。

  李子君组建了一个团队,由他亲自带着,开始全面培训御宴的服务队伍。

  王老实也就逼不得已才过去照个面儿,基本上很少说话,但每次说话都是居高临下的指点句。

  关海军没觉得什么,因为王老实说的很有见地,高人就应该这个范儿。

  魏云芳就不行了,抱怨王老实纯属在装,你就不能一次性说完了,显得你厉害是吧。

  这天,早上起来,王老实美美的吃了顿早点,然后施施然到联合能源去转了一圈。

  不幸的是,被唐毅抓到,研究了好几个小时的事儿,尘埃落定之后,联合能源又是一块肥肉了,石化与石油都有兴趣,有钱人的任性唐三哥还不是多适应,但王老实道听途说的知识用上了。

  到了中午,王老实没脸皮厚的去蹭饭,而是自己溜达出来了。

  还没想好去哪儿吃点什么,就发现电话里有短信。

  是林子琪的。

  林大妞已经去了有些天了。

  王老实还没顾上问呢,这男朋友当的有些失职了。

  赶紧看看。

  第一条,林子琪在诉苦,‘这个鬼地方,规矩太多,跟监狱都差不多了,手机使用都是有时间限制。’

  正理儿,军校吗,规矩大如天,军纪森严是必然的。

  林大妞得些日子才能适应。

  第二条,妞儿在哭诉了,她研究了作息时间,和请假制度,告诉王老实,‘甭来了,来了也看不见我。’

  王老实一看,也傻了,他把军校和普通大学混为一谈了,以为林子琪可以任意的出进,自己去了,妞儿还能出来陪陪自己。

  大意了啊!

  王老实都不知道这短信该怎么回,安慰?还是苦悲?

  都不行。

  还是要回,‘有没有什么空子可以钻?’

  等了老半天,林子琪也没回。

  应该是手机到了不能用的时间了。

  王老实觉得先吃饭,挂上档,刚要走,短信来了。

  赶紧打开看,是周燕,‘你的小女朋友交男朋友了,你不来看看?’

  唐唯?

  她会交男朋友?

  王老实觉得不太可能,都这时候了,来段校园黄昏恋?唐唯这丫头,不会吧。

  拿着电话,王老实才忽然想到,已经好久没有联系过唐唯了,最起码的关心都没有。

  想了半天,王老实没吃饭,也没心思吃饭了,他还决定,对唐唯的问题,不去过问,或许,唐唯这次会有一个更精彩的人生也说不定。

  心里更有念头告诉自己,王老实,你已经有子琪了,不能过分。

  至于为什么有这么不靠谱儿的念头,他也不知道。

  短信没回。

  周燕这丫头未必是省油的灯,没准儿就挖好坑了,千万可别跳下去,下去了够呛上得来。

  看了看时间,还来得及,去上课吧,荡漾在知识的海洋里,或许会忘掉烦恼。

  烦恼到底来自哪儿,王老实固执的认为是林子琪那儿。

  回到宿舍里,没人。

  找到新书,这次不能再闹笑话,查了课表,直奔教室,时间不多了。

  教室里坐满了人,王老实直接闯进去,在无数人差异的目光中,坐到了一个空位上。

  旁边一个学生问,“同学,你是新转来的?”

  什么意思?

  王老实抬头看了一圈,就没一个认识的,虽说在自己班里,王老实认不全,可大体上都知道是自己班里的。

  王老实问,“这是美学的课?”

  旁边那位怪异的瞅了瞅王老实说,“我敢确定,你进错教室了。”

  王老实没问为什么,赶紧走,他不会傻到去认为就他一个人对,好几十人都错,这种事儿的概率和中彩票差不多。

  教学楼门口,王老实碰到了最不愿意碰到的人,魏锦华。

  魏锦华也纳闷,问王老实,“你到这儿来干吗?”

  王老实扬了扬手里的美学教材,“上课,是哪间教室忘啦。”

  魏锦华满脸都是瞧不起,“今儿下午没课。”

  走吧,留在这儿就是自取其辱。

  王老实找了个菜市场,买了些水果,直奔师大,为什么去,没理由,他也不知道。

  到了师大,给唐唯发短信。

  不一会儿,他看到了许久没见的唐唯。

  这一见,让王老实惊讶万分。

  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以前唐唯典型的邻家小妹,这会儿,王老实真不敢认了。

  打扮上入时了,气质上也变了,变得可陌生了。

  脑子里有学乱,王老实和唐唯还没说几句话,就有一个男生一路小跑的过来了。

  王老实看了一眼那个站在唐唯身旁的小伙儿,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以王老实的眼光看,不是好鸟儿。

  模样不差,身材,五官,搭配起来都协调,典型一副好皮囊。

  那小子看王老实的目光不善。

  看着唐唯,王老实真好奇,这个丫头眼光就这么差劲儿?

  以唐唯的条件,可这京城的有为青年来挑都不过分,怎么就挑了这么一个玩意儿,他甚至怀疑唐唯是不是脑子坏掉了,或者受骗上当了。

  难道自己上辈子都被蒙在鼓里?

  不可能。

  看在唐唯的面子上,王老实也没说什么,把水果塞给唐唯,还没说话,那小子先开口了,“你是什么人?”

  警惕性很高。

  王老实还没来得及说自己是什么人,对方又说话了。

  “不管你是什么人,我警告你,不要来骚扰唐唯,后果你承受不了。”

  哟嗬!王老实差点笑出来。

  这小子有点可爱了。

  第三句话来了,“把你这些烂水果拿走,唐唯想吃什么,有我呢。”

  一年前,王老实听了这个话,准身就走了,绝不拖泥带水。

  这会儿不行。

  王老实刚刚做了好大一件事儿,心理膨胀的正厉害,说实话,在他眼里,能跟他耍横儿,得瑟的真不多了。

  不主动去惹是生非,王老实算够能克制自己了。

  眼前这位老兄,过分了。

  按说王老实就是不讲理,当年人家薛志文追求查芷蕊时,他反应可激烈多了。

  瞅了一眼唐唯,就看这妹子咋表示了,要是唐唯说句什么话,让王老实走,王老实必然转身就走。

  不是。

  那小子故意去搂唐唯,被唐唯躲开了,眉宇间还有点厌恶。

  邪门儿啊,这里有事儿。

  不能走了,王老实跟唐唯说,“咱俩出去说吧。”

  唐唯点点头。

  旁边那位急了,死盯着王老实说,“不行!”

  王老实瞥了一眼说,“关你屁事!”

  那位丝毫不示弱,“我是唐唯男朋友。”

  王老实说,“现在不是了,我还没同意呢。”

  这会儿王老实自己都觉得自己特有男子汉气概,霸气!

  那人恼了,站到王老实前面挡住唐唯,“我说不行就不行。”

  王老实伸手用力,直接把人拨拉到一边儿,没费多少力气,外强中干的货。

  “走吧。”

  唐唯低着头,跟着王老实就走。

  心里这个痛快啊,王老实冒险成功,要是唐唯不动,或者往那人身后一站,王老实真没脸了。

  不管那小子中邪似地咆哮声,王老实从唐唯手里接过水果兜儿。

  问,“那傻子怎么回事儿?”

  唐唯说,“我爸以前同事的孩子。”

  哦——明白了。

  不确定是不是,王老实也没再问,而是说,“他不适合你。”

  唐唯紧要嘴唇,没说话。

  身后没有声音了。

  那小子叫梁家航,唐唯他爸原来公司的,经过一场风暴之后,坐了火箭,原来就是一个中层,现在公司二把手了。

  后来不知道怎么整的,梁家航就见到了唐唯,死缠烂打,开始猛追,这小子不是师大的学生,却长在师大,天天来。

  王老实猜是与前老丈人唐建兴有关。

  话却不能说出口来,太伤人。

  大概是同龄人的关系,王老实听唐唯说了眼下的烦恼。

  这个梁家航,在师大,尤其是唐唯的身边儿,闹了不少事儿出来,让唐唯都没办法安心学习了,很多人都背后指指点点的。

  梁家航不管,每天按时来,就跟着唐唯,跑前忙后的,无论谁看,这是男女朋友啊。

  王老实也彻底明白了,上辈子唐唯干嘛就嫁给自己这么不靠谱儿的傻货。

  丫头不会拒绝。

  估计也是受她爹的影响,就是再不愿意,也不肯把脸皮撕破了。

  要是对方人品过得去,王老实也就放手算了。

  可那个梁家航,典型一个小肚鸡肠的玩意儿,像唐唯这性格的,真要落到他手里,就等同于进了中山狼的嘴。

  一辈子都会是悲剧。

  王老实真想拉过唐唯问问,这么大事儿怎么不跟我说,一辈子这样,要吃亏的,贤淑也要有个底线不是,没有原则的退让,会害死自己的。

  他忍住了没说。

  虽然忍住了,王老实却异常沉重,沉重的心里,有点自责,对唐唯的关心远远不够。

  唐爸赋闲在家,肯定不好受,正值盛年,一个男人最巅峰的时候,却因为背负了污点,无处施展才华,没疯了,还是他精神韧度足够。

  王老实问唐唯,“我帮你解决掉他,不再让他来烦你?”

  唐唯摇摇头。

  王老实又说,“我正在注册一个公司,一直没有合适的人,你去问问唐叔,有没有兴趣过来帮我,别人我不放心,还是自己人看着稳妥。”

  唐唯好奇的问,“你又成立公司了?”

  王老实说,“正在办手续,还没开始运作。”

  唐唯问,“什么公司啊?”

  “房地产公司。”

  唐唯楞了半天,跨度太大,超出了她临时大脑的运算速度。

  王老实有个饭店,唐唯知道,还有几个学校,她也清楚。

  怎么一下子蹦到房地产公司去了,很神奇。

  唐唯说,“我爸不会去的。”

  按说是不会去,人要脸树要皮,唐建兴要是能给王老实打工,这还真就是这个理儿。

  王老实心里突然发现,自己想差了一层。

  开始,他还真是抱着帮一把的心思,给唐建兴一个工作,省得他净办糊涂事儿。

  但重新琢磨了下,王老实心里的想法完全变了。

  不说地产公司了,那一头,王老实肯定要引进高端职业经理人来做。

  可物业公司那头不需要什么现代国际型才子。

  需要的是放心的人看着。

  一个收租子的,要多高级,都尼玛是白扯,浪费。

  唐建兴多合适啊,混了那么多年,油条算得上了。

  国内这些弯弯道道,没人比他更门清儿了。

  有唐建兴坐镇物业公司,太tm合适了。

  王老师越想越是这么回事儿,说,“你别瞎说,这事儿我惦记了好长时间了,唐叔不帮我,我上哪儿找放心的人去,这事儿你呀,别管,我找郑姨去,实在不行,我让我妈出面儿说。”

  唐唯一翻白眼,真无耻。

  “你爱找谁就找谁,我不参合。”

  王老实说,“用不着你,我自己再琢磨下,怎么跟郑姨说。”

  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跟唐建兴说,说了肯定白说,唐建兴百分之百的不会来。

  两个当妈的一起出马,估计唐建兴老同志再硬气,未必顶得住。

  王老实说,“这个姓梁的,我帮你清理了吧,留着碍眼。”

  唐唯一皱眉,说,“你变了。”

  王老实听了一愣,自己怎么就变了,没有啊,还是那样儿。

  唐唯说,“这件事儿你不要管好不好,我自己处理。”

  王老实不说话了,自己处理,要是你自己能处理,我还至于这样吗。

  有心把白石沟的事儿说了,又怕这丫头发疯,忍住了没说。

  估计还得像上次白石沟,或者医院那回,暗地里出手,清理干净算完。

  ——————

  怎么收拾人,王老实心里也没什么主意,最近他回家的次数比去学校多。

  买了点面条,面酱,还有五花肉,王老实打算做炸酱面吃。

  还没开始动,王冬云就来讨教了。

  市里面增选了王冬云进了协会。

  然后最近有个会要参见。

  这次开会,要求与会者都必须提交一份建议,主要是针对各个机关部门的意见。

  按照说法,市里非常注重这次会议,将根据委员们提出的意见,整顿各个机关单位,改善滨城投资软环境,切实为企业服务,为滨城新发展保驾护航。

  总的来说,这次会议很重要,每个委员的提案非常关键,黄书记的说法是,不怕话难听,要言之有物,无则加勉有则改之,就是要听真心话。

  王冬云觉得自己还是问问王老实的好。

  一时间,王老实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曾几何时,自己那时候没少参加这样的会,多了之后,王老实才明白这种会议有多扯。

  王老实问,“王姐,你准备了吗?”

  王冬云说,“准备了,很有针对性。”

  她还真上心准备了,要掏心窝子说话了,主要就是建议,转变机关工作作风,简化办事程序,还举了很多例子来说明。

  说白了,就是认为现在的机关里,门难进,事儿难办,脸难看,真是没好话。

  王老实叹口气,要真是让王冬云这么一说,华夏未来一下子把人都得罪光了。

  他记忆中特清楚,一次类似的会议之后,他亲耳听到领导打电话给一个企业老板,或许是没当回事儿,那个老板派了秘书来参见会议。

  那个秘书也是个二货级的文艺青年。

  在会上慷慨激昂,说了很多,非常精彩,也都是一阵见血的毫不留情面。

  大家都在鼓掌。

  可领导下了会,就打电话很含蓄的表达了自己的愤怒。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各个单位都非常严格的按照规定办事儿,那家企业立即感受到了规章政策的温暖。

  绝不能让王姐这么玩儿,华夏未来会成为众矢之的。

  王老实说,“王姐,咱是教育企业,我觉得还是别说那些不沾边儿的事儿,就说教育投入上,需要市里加大倾斜力度,加强素质教育,为孩子们课业减负,其他的就不要提了。”

  王冬云不傻,马上就听出了意思,说,“我知道了,马上把材料改了。”

  还有点不放心,王老实说,“王姐,咱就踏踏实实求发展,其他的不是咱们可以左右的————”

  王冬云说,“落实,你不用说了,我懂了,不会惹事儿的。”

  “那就好,辛苦王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