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99章 一百九十九,特殊的一天(求月票)

第199章 一百九十九,特殊的一天(求月票)

  十一月十五日,是个值得关注的日子。

  老百姓关注的是供暖开始了,家里温度够不够。

  王老实则是给林子琪送行,她拖了好多天,终于也要去南门了。

  本来想自己送去,可人家爹和娘要去,王老实就轮不上了,林子琪的户口页还没换到王家呢。

  也就没王老实什么事儿了。

  老远的看着林子琪家的车开走。

  林子琪发来短信,“记得来看我。”

  王老实回,“记得洗白白。”

  林子琪回的很快,“我妈也在看。”

  王老实彻底不敢调戏了,这丈母娘也是,年轻人的事儿,跟着参合什么。

  ——————

  冯金璞还在做着最后的努力。

  可是,这样的努力随着青年报的一篇报道出来,老冯同志彻底歇菜了。

  青年报的题目是,《冀北乱象黑恶势力横行》。

  文章没有多少分析,以叙述事实为主,没有明确的指示,谁也不敢多说一句。

  足够了,能让冀北震动的报道,全国都得关注。

  冀北方面必须拿出得当的举措来让全国人民满意,让领导满意。

  第一炮打响之后,后面的就不用发愁了。

  冯金璞走了,临走前,给王老实发了条短信,“虽说是仇人,可还是谢你,让我明白了很多事儿。”

  王老实觉得牙疼,难道自己太邪恶了,竟然还落下这么一个评价,有点怪怪的感觉。

  冀北的形势急转直下。

  小武扬眉吐气的出现在施工现场!

  那些曾经让人无计可施的混球们一个也看不见了。

  损失不小,可以承受,关键是敌人跨了。

  听说冯金璞在低价转让手中的产业。

  这是要跑路。

  他老子也称病,进入修养状态。

  还提出了辞去职务。

  认输了。

  整个过程不到一周。

  唐三哥在京郊一栋房子里举办了一个冷餐会,王老实没去。

  人家这是显摆去了,自己去了也没意思,处的时间长了,王老实也认识到一些自己的问题。

  这个圈子可以接触,可以利用,但不能深陷其中。

  例子已经好几个了。

  张亮的事儿,据说就搭进去不少人,尤其是那些摇旗呐喊的小人物,最惨。

  冯金璞的例子就在眼前,树倒猢狲散,爹死娘嫁人各人顾个人,连自己都保不住,还在乎其他的?

  倒霉的人一大串,谁也别想摘出去。

  王老实有自知之明,到了那种地步,如果自己牵扯的过深,那么最惨的人里,自己一准儿在其中。

  别看唐毅现在春风得意马蹄疾,这是他踩对了点,或者说,王老实把控的好。

  可将来呢?

  他也有走错的一天怎么办?

  保持距离,这是王老实给自己出的主意。

  不能涉事过深,留个退身步。

  宫亦绍电话里问,“唐三儿问那怎么不来?”

  王老实说,“你问问三哥还有没有人性了,子琪今儿才走,他于心何忍。”

  话筒里传来肆意的笑声,唐毅接过电话来,“兄弟,我猜也是子琪的事儿,果然,我猜中啦,哈哈——————”

  今儿是唐三扬名京城的日子,王老实不想破坏人家的好心情。

  凑趣似地的说了句,“三哥,子琪的事儿你别想跑,得帮衬我。”

  唐三儿哈哈大笑,“兄弟,我保你!”

  放下电话,王老实立即把刚才的话抛到一边儿,这年头,谁能保谁。

  ——————

  王老实接过那么多电话,就魏锦华的电话让他最难受。

  魏锦华说,我想和你见个面儿。

  王老实说,有事儿?不能在电话里说。”

  魏锦华说,还是见面儿说好。

  于是,两人见面了。

  地方是魏锦华挑的,在远离学校的一个公园里。

  一见面儿,什么话还都没说,魏锦华从双肩背里掏出一摞钱,放到王老实面前。

  王老实真行不愿意来,面对这位大姐的时候,他满心都是惧怕。

  “什么意思?”

  魏锦华说,“这应该是你的。”

  “为什么啊?”

  魏锦华是妹纸,也是汉子,她说,“人家是因为你,才来道歉的,这钱其实也是因为你给的。”

  王老实推了回去说,“和我没关系,你想多了。”

  魏锦华坚持说,“我不能欠你人情。”

  这丫头也是混蛋一个,这事儿能用人情来衡量?

  扯蛋扯的有点多了。

  “你不欠谁人情。”王老实觉得今儿实在让他蛋疼。

  魏锦华说,“我欠你的。”

  还会不会说人话了,王老实要崩溃了。

  这丫头就没法正常的说话,脑子属于一根筋儿那种。

  洪主任为了挽回,硬塞给了魏锦华一万块。

  为了什么就不说了,可魏锦华,搞清楚了事情的由来之后,认定是王老实帮她的。

  接受起来有困难。

  打心眼里,魏锦华瞧不上王老实,觉得这个人没走正道,有点不屑为伍的意思。

  “这样吧,我请你吃饭,然后这些钱我以你的名义捐了。”

  王老实后悔今儿来见这个女汉子。

  说,“捐不捐随你,但饭就免了。”

  跟这样的人吃饭,王老实怕伤胃。

  “必须吃。”

  魏锦华的表态很坚决,王老实差点就急了,就没这么受过委屈。

  王老实问,“就没其他方法啦?”

  魏锦华说,“我不想欠你的。”

  王老实捂着脸说,“我错了行吗?咱俩个谁也不欠谁,你的事是程老师办的,你找他去,全班同学都出力了,你感谢同学行不?”

  “我没那么多钱请全班同学。”

  要是有机枪,王老实肯定直接开火,不让眼前这个混在人间的魔鬼糟蹋。

  王老实实在没辙了,不说话,起身就走。

  魏锦华也不拦着,跟在王老实身后。

  这丫的到底哪路大仙附身,就这么能整?

  王老实突然同情起那个洪主任来,有这样的服务员,没还手是对的,要是挨了抓,还还手,洪主任此生更委屈了。

  碰到这样的服务员,王老实觉得拿个酒瓶子开了,真不过分。

  心理上,坑定病的不轻。

  王老实问,“魏锦华同学,你在坚持自己的原则时候,有多少人赞成你,有多少人反对你?你能告诉我吗?”

  魏锦华张了半天嘴,没答上来。

  看着还在沉思的魏锦华,王老实觉得自己实在算圣人了。

  王老实起身走了,临走时说,“今儿你结账。”

  最多二十块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