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97章 一百九十七,咱得仁义(求月票)

第197章 一百九十七,咱得仁义(求月票)

  北方的秋天很短暂,好像从夏天一下子直接进入冬天。【】

  供暖还没开始,屋里有时比外面还冷些。

  王老实进屋的时候,林子琪已经等在门口,王老实看了一眼,说,“屋里冷,你也不多穿点,回头冻感冒了,你就知道难受了。”

  林子琪笑嘻嘻的说,“我身体好,不怕。”

  王老实没好气的说,“等你病了,就知道了。”

  林子琪眨巴着大眼睛,全不在乎。

  两人回到客厅里,依偎在沙发上,林妞儿抱着王老实的胳膊悠悠的说,“你舍得我走吗?”

  “不舍得。”

  “那你还同意我去。”

  “那就不去了。”

  林子琪恼怒的坐直身子,气呼呼的瞪着王老实,有这么说话的吗。

  王老实赶紧改嘴,“你看,又胡思乱想,我车都买了,不就是为了去看你方便?除了路上稍微有点远,什么都不影响,你说是不是。”

  林妞儿起身,跨坐在王老实腿上,搂着王老实,头枕在肩膀上说,“我不是不懂事儿,就是舍不得离开你。”

  王老实轻轻拍着林子琪的后背说,“我知道,都知道。”

  林子琪坐起来,摸着王老实的脸说,“我也不要你老去,就是别忘了我在南门想着你。”

  王老实也就一个普通老男人,感情那玩意儿韧度有限,林大妞儿的绕指柔还没发力,这个比宅男还不如的王老实心里彻底被林子琪的温柔给塞满了。

  ——————

  曹博等人接到了王老实的任务,真是头疼了。

  别看都是才子,写点作文神马的,不算什么。

  可按照王老实那要求写,集全班之力,未必行。

  找杨大班长去。

  班长也有点挠头,说,咱们先试试,然后再商量。

  曹博说,王落实要的急。

  杨班长说,要的急,咱也得先写出来。

  最后商量了半天,还是杨班长执笔写,其他人帮着补漏。

  二个小时,出炉。

  写得倒是花团锦簇,一篇好文章。

  再拿过报纸来一对比。

  形也不似,神也不符。

  这玩意儿肯定不行,就是个傻子都未必能糊弄过去。

  换人写。

  这回更快,再对比,还是不行。

  一个女生说,找程老师去,他写东西肯定老道。

  没辙了,去吧。

  一大帮子找程老大,把个程力吓一跳,以为出了什么事儿。

  弄明白了后,程力有点哭笑不得,王老实要弄哪一遭儿,他大体猜了些。

  关键是就算吓唬人,也得像个样儿不是。

  程力自问没那功底。

  王老实把事儿想的太简单了,能在那报纸上发表评论文章的,搁在过去,那得是状元的本事,笔力不知磨炼多少年。

  一棒子乳臭未干的,就想写出仿作来,没可能。

  他程力也写不出来。

  可这京城大学,也未必能写出那种深度和味道来。

  最后程力给王老实打电话,问,“非得要那样的?马马虎虎行不行?”

  王老实犹豫了下,自己是不是有必要这么玩儿,最后还是决定这么来更合适,后遗症最小,说,“程老师,这篇东西很关键,魏锦华现在很不利,对方不主动撒手,她就没多少机会,这篇文章也不是要登出去,用来吓唬人的。”

  程力沉默了好久才说,“行,这事儿交给我吧,派出所那边儿怎么说?”

  王老实说,“姜哥说,他们要详细调查取证,需要点时间。”

  程力明白了,王老实把关系走通了,另外,也没往上层找关系,还有就是王老实打算另走蹊径,把事儿平了。

  民报的那个特约评论员笔名叫求是,大才子,没多少人知道,她也是京大的才子,更没人知道,大笔如椽的求是竟然是位娇柔女子。

  程力认识,而且还很熟悉。

  求是的真名叫尹萍,接到老同学电话,听了对方的求助,一时间竟然不知该怎么说话了。

  哪儿有这么没谱儿的事儿,自己执笔,冒充自己写文章。

  这要传出去,会不会惊掉无数人下巴。

  王老实接到程老大电话时,正陪着林子琪逛街,东西神马的买不买另说,两个人就是腻乎。

  看王老实有事儿,林子琪倒也没拦着,自己打车回家,让王老实去。

  看完文章,王老实心里由衷佩服程老大,伸出大拇指来说,“程老师,您是这个,比求是写的还求是。留在京大,屈才了。”

  程力恼羞,“赶紧滚,别在这碍眼!”

  到了,王老实也没闹明白,自己这马屁是不是拍到马蹄上了,咋还说翻脸就翻脸呢。

  不过,这文章写的真好,犹如一把带血的匕首,好东西啊!

  王老实觉得这篇文章自己这么用真是屈才了。

  ——————

  冯金璞同学,受到了王老实的忽悠,正百折不挠的找自己的路。

  这次见到王老实,客气多了。

  王老实也没心思和他寒暄,直接把署名求是的文章递给对方,说,“这是我截下来的稿子,咱俩算有交情了,甭管好的坏的,总是认识,你自己觉得写得如何?”

  冯金璞看完真冒汗了,葫芦还没按下去,瓢又起来了。

  其实他已经受尽折磨,经不起这么吓唬了,王老实觉得就算最后这哥们逃过一劫,这辈子也精神不起来,整个人肯定是不好了。

  冯金璞哭丧着脸说,“承你情了,说吧,要我怎么办,你要什么?”

  老冯一点怀疑都没有,这些日子没少看这些报纸,求是的文章他也看了,写出来的东西,刀刀见肉,绝不是能造假的。

  再说了,他也不能想到,王老实办事儿会有这么猥琐的招数,传出去,让人笑话。

  无形中,王老实在冯金璞心中好像不那么死敌了。

  王老实说,“事儿打哪来,就从哪儿办,要我说啊,你们那个什么办,是该整顿下,帮不上忙,也别给点火惹事儿,说真的,从他们哪儿出手,我都觉得你忒冤。”

  冯金璞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被对手如此奚落,他还说不出什么来,老冯真没受过。

  王老实的坏水冒不玩,从冯金璞那儿出来,就给姜所打电话,“姜所,您呢,抓紧时间,给人家洪主任通知下,要刑拘魏锦华了。”

  姜所懵了,不确定的问,“怎么这样儿啊?”

  王老实说,“砍头还得吃断头饭呢,总要让人家洪主任高兴会儿,咱得仁义。”

  姜所懂了,这个王老实发坏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