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77章 一百七十七,没人样儿了

第177章 一百七十七,没人样儿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t;<b></b></font>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酒店外面,停车场里。【】

  王老实其实没开车来。

  林子琪神情有些紧张。

  王老实搂过来,问,“反正掰脸了,你也不认识,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林子琪抓住王老实的手说,“你要干嘛?不闹好吧,我找人给你出气————”

  王老实笑笑,在小妞额头上轻点了一下,“紧张什么,你男朋友是个守规矩的人,咱不干没品的事儿,礼尚往来而已,没事儿的。”

  王老实要送林子琪上出租车,林子琪死活不干,偏要跟着王老实。

  没辙了,跟着就跟着呗。

  “子琪,你看出他是当兵的出身了吧。”

  林子琪点头,她第一眼就看出来了,正儿八经训出来的,走路带风,是军人没错儿。

  王老实指着一辆车说,“那就没错儿了。”

  林子琪这才明白,王老实干嘛要来停车场,一脸挂军牌的车停在这儿,满停车场里,就这么一辆。

  “王总,我们到了。”李铁军带着人来了。

  正好,楚飞也出来了,阮洛没有。

  看来两人闹得也不愉快。

  不管阮洛怎么想的,她都不可能获得王老实的原谅,林子琪更不会。

  王老实扭头看了一眼李铁军,笑着问,“李哥,都准备好了?”

  李铁军点点头,“是,都准备好了。”

  这时楚飞来到车前,没猜错,这辆车就是他的。

  他死死的盯着王老实一帮人,满脸不屑,撇着大嘴说,“怎么?不服气,比人多吗?放心,要光打架,我不喊人,你们捆一起————”

  王老实早就烦了他装~逼的得瑟劲儿。

  冲着李铁军点点头,拉着林子琪走了。

  李铁军目送老板离去,转过身来,脸色一变,说话声调立即高抬起,“全体都有————立正!”

  楚飞愣了愣,下意识的立正站好。

  李铁军点点头说,“还有点样子,跟我们走吧。”

  楚飞醒过味儿来了,梗着脖子问,“凭什么,你们哪部分的。”

  李铁军盯着楚飞的眼睛说,“一会儿,我开‘引路酒’,然后是‘洗车’,最后‘换血’,不欺负你。”

  楚飞明白了,这是王老实的报复,满不在乎的说,“我不去,你们能怎么着。”

  旁边有人笑了,好几个人都笑了,“去不去由不得你。”

  楚飞自认为功夫不错,可今儿他遇上的是老兵痞,挣扎了几下,他就明白了,今儿要栽。

  想打电话求援,笑话,这帮人是干吗的,没戏。

  王老实不是办事儿没谱儿的人。

  这次他确实动怒了。

  动了怒就容易冲动。

  宫亦绍也说他冲动了。

  王老实说,不冲动还是年轻人?

  宫二哥听了一愣,随即说,虽然不好听,是这么个理儿,没事儿,那小子没啥,别玩出圈就行。

  听说楚飞没啥,王老实多少有些失望。

  给李铁军打电话,问结果。

  李铁军说,那小子很能喝,开始是灌进去的,后来自己抢着喝,再后来,不给就打,反正是个酒乱。

  王老实觉得自己折腾了大阵仗,没出水花,很没劲,阮洛那是个丫头,没啥意思。

  算了吧。

  李铁军电话没放下,问,老板,曹泽这人你知道吗?

  哟,柳暗花明啊。

  王老实问,那小子怎么说?

  李铁军说,姓楚的是给那个叫曹泽出气来的。

  王老实觉得对上号了,要不说不通,他问了一句,是曹泽指使的?

  李铁军回答,不是,是他自己。

  没劲儿,搂草打兔子是没机会了。

  事情简单,楚飞和曹泽关系好,看小曹情绪低落,问清楚事儿,觉得那个王落实不地道,找到阮洛,约人出来,打算用酒灌躺下王老实,给兄弟出气。

  结果人家没跟上他的溜儿。

  人怎么样了,王老实这才想起来问问楚飞那傻逗什么状况。

  李铁军笑了,这还用问,军人出身,是要讲资历的,更要玩儿战术,或许单干,他们都不是个儿,可要团队协作,就不一样了。

  楚飞算彻底躺下了,酒乱再凶悍,也有个累的时候,差不多就跟死人没啥区别了,送医院里挂葡萄糖去了。

  王老实很满意,小小惩戒下,别老觉得自己傻不错,到处显摆。

  心里小得意的王老实给林子琪发了个短信,让她通知阮洛那娘们儿去医院守着去。

  林子琪说,娘们儿这个词儿多难听。

  王老实回,就她,还想要好听的?

  林子琪回了个,嘻嘻。

  觉得没事儿了,王老实想休息了,电话响,还是林子琪。

  估计这会儿正热乎,王老实也觉得挺好,拿着电话和烟盒去了阳台。

  曹博等人大怒,老三不地道,在宿舍里就不行吗?

  张涛说,得让他知道后果。

  纪涛只是笑,没说话。

  吕建成说,我去偷听,看看三哥说情话的本事如何。

  另一个新加入的人,带着耳机听口语,不参合。

  没二分钟,吕建成愤怒的回来。

  张涛说,汇报情况。

  吕建成郁闷的说,人家挂了,发短信呢。

  几个人鄙视的瞅瞅阳台,泄气了,睡觉。

  张涛从枕头底下摸出电话来,发短信。

  曹博也是。

  吕建成还是单身,扭头看看纪涛,说,要不你给我发?

  纪涛撇了撇嘴说,一毛钱一条,还不如直接说的话多,真不会过日子。

  吕建成服了,说,你一辈子都找不到女的跟你,贫僧断语在此。

  纪涛没反驳,也摸出电话来,一会儿功夫,纪涛说话了,宝贝儿,还没睡呢?没事儿,就是想你了,嗯,洗过脚了————

  吕建成直接出门。

  其实王老实的想法和纪涛一样,发什么短信啊,一个字一个字的单蹦,累死了。

  偏偏林子琪喜欢,她觉得一些话说不出口,但发短信就没问题。

  林子琪说,阮洛说你是活土匪,楚飞都没人样儿了。

  王老实说,活该,吃饱了撑的他,还有那个阮洛也是,以后别搭理她。

  林子琪替阮洛求情,她道歉了。

  王老实不干,道歉还要警察干吗。

  这一天,王老实觉得自己好像心态上年轻了,和林子琪聊起情话来,也毫无违和的感觉,真好。

  终于聊到林子琪要睡了,王老实回到屋里。

  架势不对。

  吕建成出去买了十几听啤酒回来,喝酒。

  王老实问,你又咋啦?

  吕建成说,受伤了。

  张涛坏笑着说,啤酒是他的疗伤圣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