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72章 一百七十二,没钱好光荣吗?

第172章 一百七十二,没钱好光荣吗?

  王老实在开学的时候是要露脸的。【】

  教授们关系刚改善些,总要有点意思在。

  开学第二天,王老实到学校门口去等林子琪,早上,林子琪发来短信,要吃京大食堂的饭。

  弄得王老实怀疑自己的味蕾是不是出事儿了。

  这食堂的东西有那么吸引人?

  还没接到人,却碰到了人。

  傅颖看见王老实眼珠子都蓝了。

  她真觉得委屈,把自己扔到度娘,再也不搭理。

  有这么办事儿的吗。

  “姓王的,我跟你拼啦!”傅颖第一句就让王老实浑身哆嗦,没干过什么天理难容的事儿啊。

  王老实看不少人的目光集中到自己这儿,心虚了。

  赶紧拉着傅颖到一边儿,“小姑奶奶,出啥事儿了?”

  傅颖问,“我发给你的资料你看了没?”

  王老实说,“看了。”

  “为什么没回复?也没动静。”

  就为这个?

  王老实看着不服气的傅颖,心里好笑。

  这个暑假,傅颖真拼命了,度娘要进行第二次融资,一直觉得无事可干的傅颖来精神了。

  折腾了好久,给王老实发了一份报告,就是如何参与第二次融资,好处写了一大堆,核心概念就是拿钱来,咱继续。

  王老实还认真看了,写的真好,估计傅颖没少找她老师们请教。

  分析的也很对,她看准了度娘有前途。

  好是好,可没啥用处。

  李彦不会再从国内融资了,想要顺利纳斯上市,接受国外资本是他必须的选择。

  上一轮,王老实就捡了便宜,这回,王老实想都没想。

  甚至李彦打来电话和王老实聊这事儿的时候,都没有任何邀请王老实的意思。

  傅颖不懂这些,王老实也不能说。

  这姑奶奶自然就怒了,劳动成果不受重视。

  没办法解释了,那就糊弄呗,王老实摊开手说,“我没钱了。”

  傅颖顿时惊愕住,这个理由足够强大,她还真挑不出理儿来。

  最后,傅颖咬着嘴唇问,“没钱为什么不告诉我?让我自己瞎着急。”

  王老实真想一头撞死,“没钱好光荣吗?我到处去喊,我没钱啦,没钱啦,大姐,你是不是觉得我脑子不够二?”

  这厮典型的搅浑了水,反咬一口!

  傅颖还真就不好意思了,她觉得自己对王老实要求太高了。

  没话说,那就逃,傅颖跑了。

  王老实估摸着是臊的。

  林子琪又吃了一顿食堂的饭,评价是,“还是那么难吃。”

  王老实好奇的问,“你就是为了来打击我们食堂来的?”

  “不是。”

  “那是为什么?你不是吃过吗?”

  林子琪搂住王老实的胳膊说,“我每天给你送饭好吗?”

  送饭?这丫头长技能啦?

  他问,“你会做饭?”

  “不会——”说这话的时候,林子琪语调陡然下降。

  王老实就笑着问,“那你现在学也来不及吧。”

  “我妈做饭好,真的。”王老实幸亏是坐着,要不一个跟头不知道摔成什么样儿。

  ——————

  私家小厨依然火爆。

  李子君掌控下,小厨的品质一直在提升,不是菜品,而是服务,之前已经很好了,可是,李子君一点点的把他在国家大会堂那套东西移植到私家小厨身上,效果虽然还有差距,可食客们感受到了。

  来这儿吃饭的人图啥?

  绝不是为了解馋,而是吃的一个讲究,台面儿。

  此年代,彰显身份的东西不多,除了名片上的一溜儿头衔,还有就是身上穿的,屁股下坐的。

  这些东西都不难,有点钱砸进去就行。

  华夏这个民族有个特点,很多事儿都是在饭桌上谈成。

  饭局的档次在很多时候就尤为重要。

  私家小厨提供的就是这个。

  名额的稀缺性,更加重了私家小厨的珍贵。

  当服务上和国家大会堂拉平后,无人能敌了。

  邱宏伟就做一件事儿,招人,不停的招人。

  培训,反复的培训。

  李子君也没反对,成本上升了吗?

  肯定上升了,利润少了吗?必须不能少。

  李子君开始有点担心。

  因为老板对私家小厨的资金有需求,汇报给王老实后,解决的很快。

  王老实说换新菜谱,用更高档次的食材。

  客人们发现自己结账时花钱多了,自然要问。

  回答很得体,我们提升了菜品的档次。

  好像是这么回事儿。

  邱宏伟也提意见,来吃饭的都是人精儿,人家哪儿能看不出变相涨价来?

  王老实说,看出来就看出来,没事儿。

  来私家小厨吃饭,就没有图便宜来的,涨个价还叫事儿?

  私家小厨紧锣密鼓的准备搬迁,出事儿了。

  李子君告诉王老实,已经谈好,就差签协议的房东变卦了。

  王老实问,“是什么原因?”

  李子君说,“他不说。”

  王老实跟李子君说,“那你再联系下房主,我跟他谈谈。”

  李子君说,“听他的口气好像不怎么好,希望不大了。”

  王老实说,“不谈过,就不能轻易下结论。”

  李子君也没多说什么,“好,我尽快,我们耽搁不起。”

  房主是个四十多岁的人,面相上还不错,似乎很普通,王老实觉得对方就是典型的房虫子,就是因为他要整合这一片院子,才让私家小厨的搬迁计划一直在延后。

  对方说话很有水平,一见面就道歉,完全是孙子作风,一般人都不好意思怪人家。

  房主这么低声下气的客气,不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理亏,而是因为他看到了王老实。

  私家小厨在京城有多牛叉,很多人都知道,可知道王老实这个年轻人是老板的不多,见过的更少。

  房虫子混的比较杂,对社会了解比普通人要透彻,一看王老实这个人,就知道自己这次可能要惹祸,他希望能够用好话把自己摘出去。

  他相信,对面的年轻人要是不讲理的跟他玩儿,倒霉吃亏的一定是自己。

  房主说实话了,“这么跟您说吧,不是我想反悔,实在有人出高价要买,您也知道,我们这行儿,见到利儿,要是不卖就等于是赔,要不是一直没卖出去,我还真没想租,真是对不住了,订金我双倍退还,您就抬抬手。”

  一点都挑不出理儿去。

  王老实也理解对方的心态,占压一大笔钱在房子上,短期行,时间长了肯定不划算,有机会卖高价,骂他王~八~蛋,他都愿意陪着笑说好听。

  王老实说,“不难为你,谁要买呢,我见见,能从他那儿租呢,这事儿就没了,要是不能租,他出多少钱,我出多少钱,我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