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70章 一百七十,舶来大市场

第170章 一百七十,舶来大市场

  要回京城了。

  走之前,王老实忙活了好几天。

  第一,和刘美娟谈了很久,了解下刘美娟工作了这么多天,对华夏未来的看法。

  刘美娟直言不讳,她没看懂。

  以华夏未来之前的管理模式来说,能走到今天这种程度是个无法理解的奇迹。

  她一句话说的王老实很认同,从某种意义上说,华夏未来和现代企业一点扯不上联系,就是个手工作坊。

  但这个作坊却让华夏未来成为令人瞩目的成功企业。

  还真的赚了钱,她无论如何看不透。

  刘美娟还对王冬云佩服,按说华夏未来的问题多多,从规律上来说,能存活下来都是幸运,可华夏未来却高速发展,王冬云功不可没,虽然有失误,却瑕不掩瑜。

  看的准,刘美娟这么说,王老实放心了。

  有刘美娟这个在美帝内部混过的人在,她的理论和见识与王冬云的能力结合起来,华夏未来前途光明。

  当初许诺了刘美娟的未来,王老实也没忘记,定下了期限,配合王冬云一年时间,然后刘美娟从中抽身,组建新机构。

  刘美娟非常满意。

  至于王冬云那里,王老实也直言不讳,把从刘美娟那里得到的一些信息也说了,告诉王冬云,刘美娟至多借给她一年,希望王姐好好压榨。

  王冬云终于笑了出来,说王老实太坏了,跟着你干都要累死,被忽悠了,还替你数钱。

  王老实说,错,是帮我们数钱。

  吩咐王冬云重建筹备组后,王老实华夏未来的事儿算告一段落。

  第二,老爹终于退二线了。

  临退休前,王嘉起办事儿太大气,就算政见不同的人都说老王讲究,都说人走茶凉,王嘉起的茶估计凉的会很慢。

  没有什么可交接的,他在三个月前就彻底开始移交,无论是公安局还是区政府,都顺当。

  改到政协去,王嘉起同志就去了一天,就告诉领导们,说身体不适,打算修养。

  这已经不是问题,谁会对一个即将退休的老干部说三道四。

  房子的问题王老实也坚持了。

  按照待遇,王嘉起可以买下现在住房的产权,只需象征性的交点钱。

  老王同志原则性又来了,死活不同意。

  王老实不管那一套,说,咱买下来,多交钱行不?咱家难不成还要搬家?影响不好,您非要搬家,我直接到盛世豪庭去买楼王,给我妈住,您不愿意就另找地儿。

  王嘉起把儿子臭骂一顿,不过这次李梅和王馨坚决站在了王老实一边儿。

  接下来的事儿就简单了,王老实交了不到十万块,房子彻底姓王了。

  其实有句话王老实没说,王嘉起也懂,房子若不要,置其他人于何地?

  配车的问题王老实没坚持,依了老爹。

  他买那辆奥迪就是为这个准备的,从那批保安中挑了一个稳重可靠的给老爸当司机,平时待在华夏未来,家里用就过来,一辆车,谁也说不出什么来,政协自然也乐意,车子还是很紧张的。

  第三,参加了几个同学的小聚,人不多,但二年多未见,大家还变化不大。

  就是见到了周燕,让王老实多少有些心虚。

  聚会结束后,周燕走在最后,拉了王老实一把。

  这是有话说。

  周燕眼神中颇具复杂,她说,我那天看到了你和一个女孩儿在逛街,是你的新女朋友?

  那个‘新’字特意加重了语气,透着意味深远。

  王老实没办法,点头说是。

  周燕又问,那个唐唯又腻了?

  戏谑的味道来了。

  语气有些讨厌,不过王老实忍了,事关名誉,他告诉周燕,唐唯从那天开始就不是,家里的交情。

  周燕不信,临走时,她说了句王老实觉得蛋疼的话,我会看着你走多远,一直到看不见。

  真的,王老实听了之后,冒了冷汗,凉飕飕的,从脚跟开始。

  临走前最后一晚,李梅张罗着和唐唯家吃了顿饭。

  吃饭的时候,刘成君也在,这算是正式推出,告诉外边儿的人,老王家女婿有人选了。

  王老实估摸着,老妈这顿饭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你小子快点,唐唯还在呢。

  走的那天,新区出了件事儿。

  全国都名声在外的舶来品大市场发生械斗。

  有二个人在火并中丧生,震动全国。

  事儿还没完。

  死者家属当晚纵火要烧对方的店铺,结果引发大市场的火势蔓延。

  这件事儿引发了整个滨城体系的震荡,一大批刚刚调整到位的干部成了倒霉蛋,尤其是警局方面的领导,成了重灾区。

  有市领导有意让之前表现出极强掌控力的王嘉起同志临危受命,再次接手警局进行整顿。

  王老实坚决反对。

  这是坑儿,没安好心,一个其实处于退休状态的干部,此时上,明显就是得罪人去的,甚至还要承担之后不明的后果。

  接到儿子电话后,王嘉起语气淡然,我在医院住着呢,不用你多嘴,我还没老糊涂。

  那就好,王老实讪讪。

  面对即将重建的大市场,王老实是有想法的,如果老爹复出,那么他就不好玩了。

  这次火并来的突然,但绝不是没有先兆。

  新旧势力的交锋而已。

  舶来品市场经久多年,名声在外,前来淘货的游人如织,每个铺位都值钱的让人咋舌。

  修建新市场的迫切性早就提上日程,却迫于阻分力过大而迟迟未动。

  王老实也在猜测,这次事件,想来也不简单,现在躲远点,但到了分蛋糕的时候,咬上一口,未必不能,他更大的想法是,借此机会介入房地产行业,至于能不能成,那要看天意了。

  但现在不着急,事儿掰扯清楚要有段时间,眼下,甭管谁,就算有想法,也都躲的远远的,牵扯上就是个死。

  王老实也知道,凭借自己眼下的能力,就算喝口汤都未必够格儿,还得多联系些人,组团去抢。

  回到京城的王老实先到学校转了一圈。

  又是新生报到的时候,王老实没有了兴趣去看美妞儿。

  和宿舍的人喝了顿烂酒,算是开了头,不过,原先那种青春的交情再也找不到了,喝的美滋没味儿。

  宫亦绍把王老实叫到家里,估计是要交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