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65章 一百六十五,就一大泡泡

第165章 一百六十五,就一大泡泡

  王老实有时候办事儿是很无耻地。【】

  说话时经常耍手段,九真一假,用摸棱两可的话误导人。

  关键是此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丝毫没有洗涤心灵的觉悟。

  这回也一样。

  他和张铮以及冯金璞的事儿,经他嘴,颠倒黑白还不至于,添油加醋是有的。

  打了一通电话之后,王老实潇洒的带着几个人出海当渔民去了,典型的管杀不管埋。

  京城几位爷接到电话后,都看着电话发愣,别人呢还好,和王老实算熟人了。

  关海军和魏云芳也接到了,听了个莫名其妙。

  等醒过味儿来,电话都挂了。

  关海军破口大骂,丫的,爷欠你的啊!好好日子好好,整出这些乱七八糟的找我干嘛!

  魏云芳同样火气不小,这孙子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咱有这个交情吗?

  有人办事儿就是忒利索。

  首当其冲的就是刘彬,这小子脾气本来就爆,直接在京城放出话来,这两孙子敢进京一步,直接打断腿。

  第二个就是宁小云,这丫头剽悍的够可以,连王老实都没想到她能这样。

  直接请假出来,开着不知道从哪儿拐来的车,找到恒利贸易公司,把越野车当工程车使唤,冲进公司宽敞的大厅里。

  张铮都懵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一个疯婆娘也敢来撒野?

  正憋了一肚子气的张铮要留下宁小云,不过,他带着人还没走近,就远远的看见宁小云摆弄一把八一杠。

  吓的张铮浑身一哆嗦,楞是没敢靠前儿。

  咬了半天牙,很丢人的报警了。

  不过,宁小云鬼精,带着没子弹的八一杠,开车回部队蹲禁闭去了。

  宫亦绍也动了,大少有大少的道儿,他可不像那两口子玩儿楞的。

  专门找冯金璞难受的地方下手,银行。

  这年头,有点身份的人做买卖哪儿来的钱,可不就是银行,地方政府能影响各大银行,却不能替银行做主儿。

  垂直管理的精髓就是平时你好我好大家好,遇上事儿,就得给你个样儿瞧瞧。

  冯金璞就看到了。

  他玩儿的几个产业上都被银行催着还贷,申请的贷款全都叫停。

  冯胖子脑袋里乱成一锅粥,这情况出乎意料啊,平日里,这些银行的关系铁着呢,太阳到底打哪儿出啊?

  唐毅这人最讲究,冲着张铮去。

  聪明不过他了,其实王老实压根就没明白人家张铮玩儿的套路,以为卡住出货就行了,其实出货的核心是美金。

  正经儿路子是弄不来那么海量美金的,张铮得担着风险到京城黑市上去换。

  唐三哥打了招呼,张铮要是能换到钱,三哥的脸面儿还往哪儿搁。

  唐三哥放出的话是,得让他知道盐打哪儿咸。

  杨波就算满心不乐意,也不敢在这个当口说个不,明面儿上,他和王老实可是一伙儿的。

  也只能违心的和小武去摇旗呐喊。

  到了这个份儿上,关海军和魏云芳也没办法了,递话儿给冯金璞,不带你玩儿了。

  两人真是哭笑不得,死活要带这冯金璞的是王老实,照死里掐的也是他,这算哪一出儿。

  他们真不明白了。

  不光是他们不明白,就刘美娟也不明白,她可是知道冯金璞是怎么回事儿,王老实自己钦点的。

  刘美娟问了。

  王老实也回答了,挑出来的,人啊,做人做事儿得有立场,什么时候表明立场呢?最关键的时候,眼下就是最关键的时候。

  刘美娟说,没明白。

  王老实说,用不着明白,其实也不用明白,事儿做了就对了。

  嘴上没说,可王老实心里在回忆,这时候,那位应该已经撂了吧。

  冀北这个时候可不太平,冯金璞他也没多少日子风光了。

  王老实突然发现自己有时候还装给自己看,谁尼玛会在乎自己的所谓立场,往深处说还是要告诉别人自己判断能力的准确吧。

  冯金璞是难受了,不至于倒下,他家也算扎根冀北,底蕴深厚,银行卡住也能扛一段时间。

  不过,这种局面他绝对不愿意看到。

  王老实吹出来一个大泡泡,很唬人。

  冯胖子别的没学会,妥协他懂。

  死掐没好处,对谁都没好处。

  与王老实相比,损失大的是他,华夏未来不过就是几百万打了水漂,冯金璞明白,这点钱人家不在眼里,当然,王老实多肉疼他也不告诉别人。

  张铮更难。

  他的生意不是一个人的事儿,因为他的事儿让别人跟着受损失,他可没那么大脸面,随便哪位爷都让都惹不得,十个人都可以给他个样儿瞧瞧。

  这个时候,在社会上混的是脸面,低头时不可能的,冯金璞也是心高气傲,就算他打了都退一步的心思,想坐下来谈,也得扛些日子。

  对方逼得紧,但看人家冯大少,该吃吃,该喝喝,该混混。

  没事儿就到京城来得瑟,小日子过的滋润,全然没有举止失措的意思。

  张铮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看着冯大少在别人面前装,回家砸东西。

  仅仅不到十天。

  宫亦绍打来电话,“你要闹到哪儿算一站?”

  王老实说,“我这算闹?”

  “差不多算吧。”

  王老实问,“人家欺负过来了,我就不能还手?”

  宫亦绍说,“不是已经打过去了吗?谁也没掉链子啊。”

  王老实说,“姓冯的找人了?”

  电话那头沉默。

  “面子很大?”

  继续沉默。

  “让我收手?”

  宫亦绍也觉得这事儿必须说明白了,他听出王老实的不满来了,“胡说,既然出手了,没个交代谁能就这么收回来,姓冯算哪根葱,不过就是面子上的事儿,想你让一让。”

  王老实沉默了一回儿说,“二哥,你说怎么弄?”

  宫亦绍说,“有人提议,双方都罢手,就当什么事儿都没有。”

  王老实一阵笑,“谁这么二?这话都说得出口?”

  “确实够二的,哥几个就是觉得跟他折腾耽误功夫,也掉价儿。”

  宫亦绍解释了下,王老实明白了,这次自己事儿想左了。

  冯金璞真不在这帮大少眼里算个人物儿,几个人一块收拾人家,算欺负弱者,圈里人忌讳这个,唐毅他们也觉得脸上不好看。

  王老实说,“那就谈谈吧。”

  宫亦绍打包票说,“放心,兄弟,咱不能吃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