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64章 一百六十四,守住底线

第164章 一百六十四,守住底线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t;<b></b></font>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冯金璞的第一反应是纳闷儿,怎么扯上张铮了。

  紧接着,他觉得不高兴,因为王老实不是求人的态度。

  最后,他认为王老实没资格提要求。

  他拒绝了,“我和铮子不熟。”

  王老实说,“不熟就不熟吧,就当我和小武没来过。”

  起身,王老实直接就走。

  冯金璞没挽留,坐那儿没动。

  门关上了,冯金璞起身走到窗户那儿,过了一会儿,看见一辆滨城牌照的车离开了。

  想了想,他给张铮打电话,接通了问,“你认识一个叫王落实的人不?”

  张铮回忆了半天才说,“没听说过。”

  冯金璞思量了下说,“再想想。”

  憋了半天,张铮肯定说,“没有。”

  冯金璞想起车牌,又问,“和滨城的打交道没?”

  这下问到点上了。

  张铮说,“前一阵子教训了一家来自滨城的,不过里面可没有王落实这个人。”

  冯金璞觉得大概就是这事儿。

  他琢磨着可能是王老实与那家企业有点关系,来讨个人情,要是事儿不大,给个面子就算了,但王老实刚才直接甩脸子走人,冯金璞自然不会那么做。

  那就这样呗。

  王老实能就这么走了?

  自然不能。

  准备了半天,不就是为了这个嘛。

  南石这里最火爆的是什么?

  皮草出口。

  距离南石不到四十公里的辛基市,已经形成了一个皮草生产出口的产业基地。

  大量的皮草从这里销往世界各地。

  出口的途径无非就两个,航空货运,还有就是海运。

  这两个渠道都要从滨城走。

  恒利贸易,这个不起眼的公司就是张铮的,至少明面上是。

  既然要从滨城走,那滨城可是王老实的大本营。

  冯金璞没担心王老实会有什么不理智的举动。

  合作还没有开始,再说了,怎么也轮不到他来承担后果。

  就算王老实认在他冯金璞身上,他也不怕,有关海军和魏云芳呢。

  事实上,京城传来消息,御宴和私家小厨的运作很正常。

  他放心了。

  可张铮堵心了。

  公司报告他,连续几个批次商检都没过,如果不赶紧疏通关系,误了交期,损失将巨大。

  以前从来没有出过这事儿。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他必须弄清楚,否则他不安心。

  这几个批次的货误了交期他其实一点也不担心,关键是通路断了。

  恒利贸易是正儿八经的做皮草生意吗?

  肯定不能够。

  他的利润不在皮草身上,而是退税。

  国外的买家其实也是他自己安排的。

  每隔几个批次,走货的时候,就会有大量的美金现钞走出去。

  只有这样才能完成出口创汇的全过程。

  通路一断,就等于掐断了他的财路,这是张铮的死穴。

  张铮立即行动起来,到处找关系,去打听,哪儿出漏子了。

  得尽快堵漏儿。

  多年的合作关系也不是白玩儿的。

  张铮很快就找到了根子,像王老实找到他一样。

  一听王落实这个名字,张铮就明白了,报复来了。

  他马上拨通冯金璞的电话,说了这事儿。

  冯金璞很惊讶,他真小看了这个王老实,动作不大,却阴狠毒辣,打在了痛处。

  恒利里面的弯弯道道冯金璞都知道,不过,他觉得不靠谱儿,就没参合,一旦被捅出来,就是要命的罪过。

  他真没想到这个王老实这么直接动手。

  没按照规矩来啊。

  张铮也来到了冯金璞的办公室里。

  这会儿他什么都不能做,商检那边儿也不用托关系了,就算商检过了,人家还有无数种办法继续断你的路。

  必须解决了王老实。

  看着发愁的张铮,冯金璞也有点恼怒。

  他掏出电话来给王老实拨过去。

  接通了。

  “小王老板,事儿不是这么办的,起码的规矩要讲吧。”

  要是没有前面个‘小’字,或许王老实还会愉快的聊天。

  既然有了这个字,王老实自然不会客气,“这话从何说起?”

  冯金璞说,“揣着明白装糊涂有意思吗。”

  “没得事儿,冯老板想多了,我们之间可没啥值得说的。”

  冯金璞阴狠的说,“你知道我说张铮。”

  王老实反问,“你和他很熟吗?”

  这话儿可是冯胖子自己嘴里说出来的,回的真快。

  冯金璞威胁说,“那就是没得谈了?”

  王老实笑着说,“我们之间本来就不用谈啊,没事儿谈什么?”

  “王老板,你要考虑清楚后果。”冯金璞真急了。

  王老实一阵的冷笑,冯金璞这是要拿联合能源说事儿了,他不能低着个头,“我考虑的很清楚,就怕冯老板没看清楚。”

  不要真以为那些大少在冀北没本事,只不过都矜持着,也都知道规矩,但是真有人玩儿阴的,几个大少发起狠来,冯金璞这小身板还够呛!

  最后,冯金璞真泄气了,挂断电话。

  张铮一句不拉的都听到了,他没再说什么,冯金璞能威胁王老实,却不能真去做。

  人家不服软,那就得另想办法。

  冯金璞阴着脸,一句话不说,张铮也不好说什么,找了个托辞,先撤了。

  滨城新区,王老实家里。

  王嘉起一直听着儿子通电话,等电话挂断了,他才问,“这么强硬,不是你的处事风格。”

  王老实心里其实也没底,强撑着呢,不过不能表现出来,他说,“我知道爸的意思,妥协才是正道,可如果一直没有秀自己的肌肉,妥协的结果恐怕和惨败没什么区别。”

  “那么你确定你有这个肌肉?”

  王老实实话实说,“以前确定没有,现在可能有假的。”

  王嘉起问,“怎么说?”

  王老实想了想说,“我不太确定过去我做的对不对,这是个机会,就当对过去几年的一个检验了。”

  就算王老实重新来过,很老爹王嘉起相比,他还是大大的不如,王嘉起很快就找到了王老实此举最大的不足,“既然想试试,闷头做可不行,大张旗鼓的做,总要让人家知道。”

  王老实一听,顿时恍然,可不呗,人家都不知道,凭什么要有反应,有些事儿,得明白的说了,才看得出腿上到底有没有泥。

  王嘉起看着儿子继续说,“其实,你的做法我并不认同,很危险,不过,你既然选了这条路,我也不拦着你,记住,守住底线,这是爸爸给你的忠告。”

  王老实心里感动,说,“您放心,我守得住。”

  王嘉起叹口气,起身上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