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63章 一百六十三,正主儿

第163章 一百六十三,正主儿

  王冬云在冀北遇到了对手,一个她完全没有放在眼里的对手。【】

  坐在王冬云的办公室里,王老实也在看王冬云做的总结。

  情绪上王冬云也平复了很多,也谈不上多低落了。

  商场上,成败转头空,赚得起也要赔的起。

  王冬云要是连这点挫折都承受不过去,也枉为王老实看重。

  另一间办公室里,刘美娟带着几个人正在进行全面的评估,为重组华夏未来做着准备。

  对此王冬云什么表示都没有。

  王老实指着总结上的一名字问王冬云,“这个张铮底子摸清了吗?”

  王冬云想了一下,摇头说,“不是很清楚。”

  要是这样,王冬云这次败的真不冤,到目前为止,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失利。

  好在她还记得把人家提示的一个名字给列了出来。

  “谁告诉你这个人的?”

  王冬云说,“南石教育局的一个副处长,她告诉我要提防这个张铮。”

  王老实叹口气说,“打听下吧,这才是正主儿。”

  刚一开始的时候,听闻滨城大名鼎鼎的华夏未来要进入冀北省,冀北方面是很配合的,过去一年多时间里,滨城媒体上对华夏未来赞誉有加,俨然成了一个城市品位的象征。

  这样的教育机构进驻冀北,非常符合冀北省对教育文化产业的调整思路。

  当然,很多冀北当地的一些势力也希望能够与华夏未来达成一个战略上的合作。

  王冬云在一开始太顺利了,眼睛的格局也高了一些。

  张铮这个年青人找上门来的时候,王冬云自然没有正眼儿看人家。

  直接拒绝了。

  她希望有一个更具诚意的伙伴,四个分校是王老实给她的权限,她不满足。

  王冬云想做的更加好,让王老实承认,他错了,而她王冬云是正确的。

  挑剔不是问题,但是挑的过头了,肯定是个病。

  一切手续还没有都完成,王冬云就迫不及待的租下了校舍,开始装修和招聘,甚至着手组建新的管理团队。

  大笔的资金流水般花了出去。

  非常典型的华夏官方行为模式先上车,后补票!

  大多数情况下,这种模式都被默认了,乃至让人忘了这压根就不合规矩,也不合法。

  形势急转直下。

  各部门之前都是一路绿灯,突然间,各种不合格喷涌而来,其中最致命的就是四个城市的教育局几乎同一天通知王冬云,华夏未来办学资格有问题。

  至于有什么问题?也不明说。

  王冬云不傻,合不合格的其实不重要,有人想要华夏未来不合格,那就一定不合格。

  几经奔走,尝尽了冷眼和推诿后,王冬云不得不退回滨城。

  王冬云明知道不能这么干,还是建议王老师找市领导,“让他们给冀北省的领导打个招呼,会不会更好些。”

  王老实笑了,这个王姐估计还是失了冷静。

  不管滨城市的领导与华夏未来关系怎么样,也不说华夏未来在滨城市有多重要,这样的事儿,连提的资格都没有。

  官场的道不是这么走的,越界的事儿是红线,无论是谁,都不会趟过去。

  除非是个人私交很深,为了私事儿张嘴,除此之外,都是闹笑话。

  不但事儿办不成,还把转圜的余地给抹平了。

  华夏未来真要张了嘴,在滨城的地位也会一落千丈,没有领导会多看一眼这么不懂事儿的企业。

  王老实只好安慰王姐说,“放心,那边儿的事儿有我呢,花出去的钱打不了水漂。”

  听了王老实的保证,王冬云这才心里安定了少许。

  要想知道张铮的底细一点都不难,王冬云应对官面儿上的能力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锻炼也有长进,虽然受阻,可一些人私下里传递个消息还是可以的。

  张铮,家庭背景不是多牛叉,父母都退休了,级别不是很高,副厅。

  按说他没有这个能力呼风唤雨,硬生生的掐断华夏未来在冀北的势头。

  不过,消息人士说了一句足够引起王老实重视的话,张铮自小从大院里长起来的,为人仗义,交际极广。

  根子在这儿。

  王老实几乎可以确定了,张铮就是一些人台面上的人物,背后有一帮人帮衬。

  所以,他才有能力瞬间把华夏未来踩在脚下。

  为了推进线路图,隐含着也是给华夏未来趟路子,王老实拉着小武找到了冯金璞。

  冯金璞对王老实来一点也不意外,谈起联合能源的事儿,他也没推辞。

  怎么说呢,冀北方面其实就等着联合能源按规矩来了,吃干抹净的事儿不得人心。

  王老实把利益模式简单一说,所有障碍都消失了。

  冯金璞只用了两天,就告诉王老实和小武,妥了。

  最郁闷的就是小武了,原想着王老实来了也照样处处碰壁,他不大信服王老实那一套话。

  半信半疑的,小武重新踏上征程,去鼓捣那些形似的加油站。

  留在省会的只有王老实。

  冯胖子对王老实留下很纳闷,论交情他们之间完全没有吧,有点过。

  看在私家小厨和御宴的面子上,略微招待下不是问题。

  解决联合能源的事儿也不用费力气,双方都在妥协,没他冯金璞照样能办了。

  可还要留在这儿,那就没味儿啦。

  怎么说呢,到了冯金璞这个岁数,他也要为将来打算了,在冀北圈子里混,对他没什么吸引力了。

  他无比期待进入京城的圈儿里,好让他在里面大显身手,很可惜,他一直没有等到机会。

  在京城里,他能得到加入私家小厨和御宴的资格,可不是为了什么破饭店,他高兴的是能够和关海军和魏云芳扯上关系,让自己脱离一个低级层次,进入真正的圈。

  按照冯金璞的想法,鼓捣个饭馆儿,赚钱啥的不是目的,主要就是接近人。

  很显然,他低估了——也不叫低估,应该说他没有准确定位王老实这个人。

  可这伙计也知道能够和关、魏搭伙儿,加上联合能源的事儿,对王老实也不能完全不重视。

  王老实却对冯金璞有足够的重视,花了大力气去了解这个人。

  总得来说,人品很一般,属于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类型。

  按说王老实该躲远点。

  众人很不理解王老实为啥选择了他。

  王老实对冯金璞说,我要见见张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