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58章 一百五十八,结局都一样

第158章 一百五十八,结局都一样

  “关海军不好对付。【】”

  “废话,他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能让你个小屁孩儿拿住喽?”

  “这个年龄没关系。”

  “但年龄和阅历有关系。”

  “那你还夸他?”

  “人家那是在商言商,搁我也这么办。”

  “还让不让人活了。”

  “你不学会了,就别想混这潭水,在家多好,老婆孩子热炕头,啥风险都没有。”

  “还有地震————”

  “滚!”

  王老实插科打诨的在宫亦绍那里闹了好一会儿,走出来,心里依然没底,宫亦绍说的没错儿,在商场上谈人品确实很扯蛋。

  打起精神来,接着谈。

  第二个对象是个女的,外表上很像,可一开谈,王老实立即推翻了之前的认识。

  典型的一个女汉子,听说没结婚,也快四十了,王老实心里说,就这样儿的要是能找到合适的,肯定是老天瞎了眼。

  强势!

  强的王老实连一句顺溜话都没办法说,不停的被打断,阐述她对未来的展望,王老实要不是觉得自己拼不过她,大脚丫子直接往她脸上踹。

  魏云芳,糟践了这个名字,按理说,起这样的名字,怎么也得是温淑娴惠点,这娘们儿一丁点都没有。

  她要控股。

  要掌控。

  希望王老实给她打下手。

  最后的结局一样,一脚被踢开的命。

  处事霸道,真不知道她家大人怎么放心她出来混社会。

  魏云芳说话特直接,直的王老实心脏扑扑跳,她说,你那个私家小厨其实一点也不重要,就算它能赚钱,但赚的那点钱,还不至于让人眼红,我和他们一样,看中的是你的思维,这一点,别人呢不会明说,但姐姐今儿就直说了,还不怕你不爱听。

  王老实听了这些话,心里舒坦了不少,人家好歹说了真话,而且这话有一半儿不难听。

  魏云芳拨了拨她的刘海儿,王老实真心觉得她头型不合适,来个板寸儿绝对有范儿,怎么看长发在她脑袋上都别扭。

  她还说,就说这次,你第一个跟关海军谈,不论结果,你挑人的眼光就值得夸奖,至少没糊弄自己,小关人算不错,除了喜欢玩儿深沉,从合作角度,他行。

  王老实真快哭了,这汉子姐说话怎么就没个把门的,什么话都敢说。

  瞥了几眼王老实放到桌子上的几份资料,魏云芳直言,这东西看不看都无所谓,只要你点头了,多少钱你说了算,只要你肯。

  一千万个不肯,为了一个私家小厨,把自己搭进去,王老实没那么傻缺。

  这个谈的节奏不在他的掌控之中,王老实觉得没必要再谈下去了。

  就接触了关海军和魏云芳,王老实没再找人,继续谈结果还是一样。

  人家是演员,自己是木偶,线在人家手里,双方谈的不是一码事。

  私家小厨就是个借口或者是契机,王老实从来没想到自己这么吃香,值得骄傲,却无法高兴起来。

  王老实这里还在思虑该如何收场,王冬云绷不住劲儿给王老实打来电话。

  她在冀北的扩张终于到了举步维艰的程度,玩儿不转了。

  几百万扔进去,连个响声儿都没听见,幸亏牌子还没立起来,要不然以后华夏未来在冀北算臭了名声,再想折腾都没多少余地。

  这时候老妈又来添乱,唐唯参加志愿者培训去了,李梅同志认准儿了唐唯很有可能是自己的儿媳妇,非要王老实去看看唐唯,还下了命令,唐唯绝对不能当那个什么破志愿者,必须搅和黄了。

  这点倒是不难,唐唯这傻丫头注定没戏,估计这会儿她也知道乌龙了。

  不过,于情于理,王老实也该去瞅一眼。

  一见面儿,看唐唯的表情,王老实就放心了。

  这丫头满脸的苦大仇深,颇有一种上当受骗的觉醒意境。

  王老实问,这是咋了,谁欺负你了?

  唐唯苦着脸说,这儿没劲透了,早知道就不来了。

  王老实好奇了,能让唐唯这么说,不容易,问,怎么回事儿啊?

  唐唯好不容易抓到一个可以倾诉抱怨的对象,话匣子一下打开了,絮絮叨叨的说了四十分钟,若不是王老实拦着,她还意犹未尽呢。

  听的王老实嘴角都抽了。

  难怪啊!

  这尼玛哪是什么志愿者培训,完全是主义教育和洗脑,唐唯可是满腔热情来的,一大盆冰水浇下来,要是受得了才怪。

  王老实问,你想走吗?

  唐唯撅着嘴说,还有一周时间呢。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不让请假,否则不给证。

  王老实翻了翻白眼问,那个破证有用吗?

  唐唯不说话了,似乎真的没用。

  其实这种培训屁的要求都没有,办事儿的人为了抬高自己的重要性,拿着鸡毛当令箭,说话时上纲上线,好像他的培训多重要似地,他根本不在乎有没有人听,只要把人拢住了,经费下来就行。

  王老实问,你们这儿管事儿的是男是女?

  唐唯说,是个男的。

  王老实听了之后,走到一旁打电话,回来之后说,走吧,哥带你去吃点好的,你看你,脸都茄子色(音:shai)了。

  这个词儿刺激了唐唯,怒,捶了王老实一顿,不过还是跟着王老实去吃了顿好的。

  饭后,一个私家小厨的保安开着车来了,送给王老实一个信封。

  王老实说,唐唯,你去收拾东西吧,我帮你请假去。

  唐唯不大相信,问,你?能行吗?“

  王老实脸一板,说,把那个‘吗’字儿去了成吗?这点小事儿,你要相信,老师们其实还是很能理解学生的,该照顾的会照顾。

  唐唯打心眼里不信,她亲眼看见也有人给师姐要请假,结果抹着泪回来了。

  人家负责老师说了,这项培训很重要,和毕业证甚至派遣单都挂钩的。

  没有那两样儿东西,这几年大学白上了。

  她东西还没收拾好,王老实就回来了。

  唐唯没直接问,而是用探询的目光看王老实。

  王老实说,看我干嘛,赶紧收拾东西,我让人送你回家。

  唐唯惊讶的说,准假啦?

  王老实点点头,说,快点吧,出去跟你说。

  事实上,王老实根本就没费什么口舌,那个信封作用很大,负责的老师连结业证都给了,那玩意儿签上名字盖上章就行,根本不费事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