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51章 一百五十一,咱按程序来

第151章 一百五十一,咱按程序来

  折腾了半天,王老实也没弄清楚自己和林子琪算怎么一回儿事儿。【】

  后来他自己决定,顺其自然。

  接茬儿复习,背题,考试,一忙活,事儿自然就忘了。

  原想着自己安排的算稳妥了。

  没成想邱宏伟和李子君干起来了。

  而且直接从私家小厨吵到了王老实面前。

  王老实从后门进了私家小厨,里面有间小屋是王老实的办公室,其实不怎么用。

  两个人进来了,依然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王老实说,什么事儿说说吧,老李先说。

  邱宏伟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老李也觉得面子上不搁了,说话时底气不足,是怎么回事儿,后天,区环保局程科长要请客,在我们这儿定了一桌,我给安排了,邱总认为不行,这事儿是我坏了规矩,可陈科长的姐夫是咱区里的张区长,不能为了一桌饭,咱去得罪人。

  王老实扭头问邱宏伟,老李说的没问题吧?

  邱宏伟说,没错儿,但还有一个事儿,李总同意对方设立账户,签字就行,我认为以后要出麻烦。

  王老实点头说,有点道理,但你也有不对的地方,什么事儿不能商量,当着那么多人面儿吵?

  邱宏伟低头说,这我承认,是冲动了。

  王老实又扭头看李子君,老李,你也是,什么事儿咱慢慢说,着什么急,多大点事儿。

  两个人都看出来了,王老实这是和稀泥来了。

  好像两个人都不对,似乎又都对了,可到底谁对谁错呢,说不清。

  王老实说,规矩不能坏,但这种情况咱必须想到,以后还少不了。

  李子君点头,官面上儿的事儿多小的事儿都不能当小事儿对待,否则以后你就得碰到很多大事儿。

  王老实说,后院吧,在后院收拾出一间房来,专门应付这种情况。

  李子君说,这好弄,半天就出来。

  王老实摆手说,但有一节,设立账户的事儿口子不能开,那是个麻烦。

  无论对方最后付款是不是痛快,一旦爆出去,私家小厨都必然处于风口浪尖上,公款吃喝的问题,王老实不想碰。

  李子君满脸的为难,估计是已经答应人家了,话不好往回收。

  王老实说,这样吧,老李你回头跟那个陈科长说,这顿饭算我的,但立账户的事儿就不谈了。

  李子君出去了,邱宏伟还在。

  王老实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激烈了些,以后多注意吧。

  邱宏伟心里骇然,这个小老板实在阴。

  没错儿,他故意借着此事闹将起来,还公开的闹,除了向王老实表达一个态度外,也向员工们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处理完了,王老实觉得挺烦,打发走邱宏伟,他想在屋里躺会儿再回学校。

  才不到半个小时,门就被撞开了。

  推门进来的是几个男人,站在屋子中间,气势很盛,李子君面红耳赤的跟了进来,李铁军在门口往里挤。

  为首的一个,个子不高,面露凶光的看着王老实说,“你就是老板,跟我这儿装~逼?”

  李子君早就慌了,连忙说,“陈科长,这事儿怪我,冲我了,冲我了————”

  王老实已经起来了,摆手说,“老李,你出去忙吧,一回儿客人该来了,这里你甭管了。”

  李子君这会儿想死的心都有了,事儿办砸了,他跟陈科长一说,对方直接翻了。

  “老板,我————”

  这个陈科长一阵的冷笑说,“还想客人?我今儿把话撂这儿,要是有一桌人能进来,我姓陈的是你孙子。”

  王老实眼下的心情是好奇,真的就是好奇,以前太顺了,没怎么碰到这么二的,这回算开眼了。

  现在终于可以见识下了。

  陈科长身后的一个人用手指着王老实说,“就你吧,你们私家小厨涉嫌噪声和排烟不达标,现在下达立即停业整顿通知书。”

  王老实接过来看了看说,“嗯不错,挺专业的,没用糊弄人的借口。”

  把通知书放到抽屉里,锁好,王老实问,“没点罚款啥的?”

  几个人好像看傻子一样看王老实,这小子吓着了?说胡话?

  陈科长玩味儿的看着王老实,他打听过,这家饭店多少有点意思,可说背景真没啥,虽然很多人都给面子,但他不觉得一个饭店有啥不能动的,尤其是自己姐夫当上政府一把之后。

  私家小厨可能有钱,但有钱人在他眼里实在不算个事儿,只要卡上几天,对方就得老实。

  王老实问罚款的事儿,在陈科长眼里就是叫板。

  陈科长咬着牙说,“开单子。”

  身后的人犹豫了下,他们真没权利开单子,那要主管局长签字的。

  陈科长自然也知道,回头一瞪眼说,“开!”

  王老实拦了一下,说,“别急————”

  陈科长脸上露出得意之色,说,“怕了?晚了。”

  王老实忍着笑摇头说,“有什么好怕的,你们是代表政府执法,正常事儿,我就是提醒一下你,按照程序,你们应该先出示行政执法证件。”

  几个人眼睛有些直,他们真没有,或者是他们科没有,执法证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王老实说,“没带吧?没事儿,咱来第二项,做笔录吧。”

  没有现场检查笔录可不能执法。

  几个人已经彻底不会说话了。

  王老实继续追击,说,“这个环节省不了,没事儿,回头你们自己补,找我签字,下一项好像是该向我说明违法事实了,还有处罚理由和依据,来吧。”

  为首的陈科长能感觉到自己带来的人正看自己,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说狠话没用,人家认罚,可玩儿程序就不行了。

  “行,这个程序咱也略过,该干什么了来着——哦,对了,该我申辩了,既然你们没说明,那我就不申辩了。剩下的程序你们已经先开了,就剩下告知我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对吧?”

  陈科长虽然脑袋有些大,不过,他已经稳住了,他觉得自己不必要怕。

  王老实说,“礼貌的提醒你们,三日内报你们法规科报备,要不就不好玩了。”

  陈科长发现自己的人气势都被压下去了,立即嚣张起来,“行,你懂,但我告诉你,你懂又怎么样,我违反程序又怎么样,我就罚了,你不服告我去。”

  王老实笑了,脸色一变,“铁军,围住了谁也别走,报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