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44章 一百四十四,他不仁咱有义

第144章 一百四十四,他不仁咱有义

  六月里,京城的天已经有了桑拿的苗头。【】

  王老实坐的出租车里也没有空调,开着窗户吹的脸发紧,关上受不了。

  这时王老实才想起来,其实自己该有辆车了。

  私家小厨里倒是有车,可没有适合王老实的,别人平时开的,他也不喜欢。

  总觉得平时在学校里开辆车有装~逼嫌疑,王老实一直忍着。

  事实上也是,开车来学校的学生实在凤毛麟角,至少王老实没看见几个。

  再忍忍吧。

  一进宿舍,空无一人。

  王老实早就习惯了,经过上次林子琪来的事儿,宿舍里的关系多少缓和了些,王老实也没冲动要揍人了。

  还有两年,大体上过得去就行。

  他是有心退学了,这学上起来没意思,他试探过老妈,当然,王老实在这事儿上猴精儿,说自己一个同学为了创业,退学了。

  想看看老妈的反应。

  然后就是老妈瞪着眼说,你也别试探,还想当我儿子,就老老实实把学给我上完了,要不就别回来。

  王老实就纳闷了,自己老妈咋就那么精!

  到了晚上,只有纪涛一个人回来。

  王老实觉得奇怪问,“他们忙什么去了?”

  纪涛说,“你不知道?”

  “咋了?”

  纪涛说,“好像是白瑞斌出事儿了,他们都在学院那儿听消息呢。”

  王老实一愣,白瑞斌能出啥事儿,这小子嘴损点,但胆子不大啊。

  “他们现在在哪儿?”

  纪涛说,“应该在学校办公楼那里吧。”

  王老实套上一件t恤就出去了。

  不管怎么样,也是一个宿舍的,许他不仁,但咱还得有义。

  办公楼外,曹博,张涛,吕建成都在,看他们脸色都不好。

  王老实问,“啥事儿?闹这么大。”

  曹博抬头看了眼王老实说,“瑞斌犯傻,把自己给套进去了。”

  事儿很复杂,曹博也说了半天才让王老实明白。

  去年,白瑞斌回老家帮一个人高考,行话叫替考。

  不是说上了大学就可以把高考不当回事儿,大学教授去参加高考也得认怂。

  成绩出来,没上线。

  本来也就这样了。

  那家人有点能量,在档案和户口上动手脚,顶替了另一个考生,上了大学。

  王老实一听,就知道白瑞斌属于躺着也中枪那种。

  替考肯定不对,那是触犯国家法律的蠢事儿。

  没考上就不同了,引不起重视,也就没人查,没人查,自然就没事儿。

  倒霉的就是别的事儿出来了,一牵扯,连带着谁也跑不了。

  很明显,那家不地道,把白瑞斌给供出来了。

  王老实说,“那家傻啊,把老白供出来,他们有什么好处?”

  张涛在一旁愤恨的说,“不就是那个倒霉孩子,什么都没问,都吐吐了,把老白给供出来了。”

  王老实问,“学校啥意思?”

  吕建成说,“人家通报给学校了,学校这边儿还没决定呢。”

  曹博觉得王老实算有本事儿的,他说,“老三,要不你想想办法?”

  王老实听了,差点也给跟头没栽下去,尼玛,这事儿能碰?搁在古代,这是要杀头的,就放到现在,也是大事儿,要是光开除,然后几年禁止高考就算不错了,就是判刑都是有的。

  真当自己无所不能了,有这本事的也不敢在这方面动手脚,既然已经闹到学校了,说明这事儿已经公开了,要不然,凭那家的本事,不至于压不住。

  所以这时候往上冲,绝对是脑子范二,还水肿了那样。

  王老实摇头苦笑说,“老大,这事儿你觉得能办成?”

  曹博叹口气,他也懂,这是红线,不能碰的,刚才那话也就是着急了才说。

  几个人都情绪不高,王老实问,“程老大说什么了?”

  吕建成说,“程老大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可不呗,为了一个畜生,把京城大学的一个才子给毁了,白瑞斌是不是才子再另说,至少京城大学的牌子亮。

  王老实觉得就这等着也不是事儿,说,“我进去探探消息。”

  几个人都点头。

  王老实上了三楼,会议室门口,白瑞斌蹲在那里,旁边是程力。

  程力看见王老实进来,向这边走来,拉着王老实到了楼道拐角处,压低声音问,“你来干嘛?求情?”

  王老实说,“不是,来探听消息,大家都挺担心的。”

  程力说,“你还有心思担心别人,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这话把王老实吓了一跳,最近自己除了出勤率上不给力,没闯祸啊。

  “程老师,您别吓唬我,我胆小。”

  “拉倒吧你,你还胆小,可着京大,有你胆子大的,七八个教授都闹着要开除你,你说你多光荣?”程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王老实听了,心里抽抽,估计这是要出血,这帮老学究,狠起来照样黑的不像话。

  借口,都尼玛是借口,就想先堵住我的嘴,然后要是看我还傻,就宰一刀,王老实恨恨的这么认为。

  “老大,透个消息,老白还有机会吗?就不能来个留校察看啥的?”

  程力翻着白眼说,“你认为可能?”

  王老实说,“要是那边儿追的不紧,应该可以吧?”

  “你还真敢说,知道这是什么性质吗?”

  王老师点头说,“是有点严重。”

  “有点儿?”

  王老实赶紧改口,“很严重了,可他不是也没办法吗?那家势力大,他不去能行吗?”

  程力不说话,绝对的大实话,要不,到现在学校还在讨论。

  可这个责任谁也担不起,为了一个穷学生,冒政治风险,没人这么傻。

  “真就没希望了?”

  程力警惕的看着王老实说,“王落实,我告诉你,别想着找上边儿人,后果你自己明白。”

  王老实当然明白,这事儿真是谁也不能找,找谁都是给人家添堵。

  白瑞斌估计是无望了,想来校领导们拖着,就是表明一个态度,他们也是忍痛处理他,从心里还是惋惜的,毕竟白瑞斌从某种程度上也算可怜。

  要是他直接为了钱去替考,肯定痛快的开除了事。

  程力看王老实还在想什么,赶紧堵漏说,“你回去赶紧写个检查过来,以后也多注意点,别真轮到你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