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42章 一百四十二,先偷一只鸡

第142章 一百四十二,先偷一只鸡

  靳玉玲最终也没好意思说出来,小姑娘家家的,怎么也要点矜持,这要说出来,成了也得落下褒贬。

  看靳玉玲不打算说,王老实也不问了,老老实实的调料。

  本来话是靳玉玲挑起来的,犯不着自己上火。

  吃饭还是老规矩,不过吃到半截,靳玉玲接到电话,嗯嗯的说了一会儿,瞅了瞅王老实,说,“小云和子琪在火车站呢,找个人接一趟,谁来?”

  她的意思就是王老实你主动点吧。

  可一看王老实闷头捞肉吃,没有动的意思,鼻子差点没气歪了,绝对想一脚把这个混球踢锅里涮了。

  唐毅说,“小武去一趟吧,一回儿我们有话说。”

  靳玉玲这才没闹事儿。

  小武啥也没说,抓起车钥匙就走。

  宫亦绍看着王老实,脸上全是古怪。

  靳玉玲忍不住在王老实腿上掐了一把,这才气呼呼的继续吃。

  王老实虽然疼,也没动。

  吃完了,泡上一壶茶,今天王老实声明了,不喝酒,说事儿,酒没上。

  坐定之后,靳玉玲心里有气,没过来,跑到一边儿看电视去了。

  唐毅低声问,“你得罪她了?”

  王老实说,“没有啊。”丫的小心眼,大爷犯不着。

  宫亦绍也说,“是不是子琪?”

  王老实觉得应该表明下立场,要不这帮人还不把自己当成陈世美在世了,多冤!

  “哥哥们,咱说正事儿行不?”

  这都什么人啊,好像自己找不着媳妇似地。

  唐毅笑了笑说,“行,你找我们,你说。”

  王老实起身把自己的包儿拿来,掏出一摞剪好的报纸放到桌上,“先看看,咱再说。”

  王老实给几个人倒茶,自己也喝着,没有酒的餐后贼舒服,他更抱怨这几个人干嘛跟自己过不去,非要受罪似地的去喝酒。

  二十分钟过去,唐毅抬起头来说,“什么意思?”

  王老实说,“两桶油要上市了。”

  这不是什么新闻,两大企业谋求海外上市动作很多,稍微关注点的都知道。

  王老实说,“上市的好处和坏处咱不好说,但有一点咱得明白,他们有钱了。”

  “有钱又怎么了,跟咱没关系。”

  王老实说,“有钱了,就得花出去,要不然弄来钱干嘛。”

  唐毅点点头,没说话,等着王老实继续说。

  “现在不是能源允许民间资本进入了吗?这是他们心理的刺儿。”

  必须的啊,垄断好处多,能多赚钱,让民间资本进来是应付国际指责的一时之计。

  政府不好做什么,但有些事儿,企业行啊。

  三人之中有一个人平时话就不多,但今天却来了兴致,“你是说,咱可以赚他们的钱?”

  王老实听了,立即改变了这厮是一个吃货儿的印象。

  话还真说到点子上了。

  “差不多就是吧,我预计再有几个月,他们上市计划就可以完成了,所以,留给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

  宫亦绍这人真没品,就听不得赚钱,眼珠子都蓝了,“快说,怎么玩儿?”

  王老实说,“我琢磨着,也就是一锤子买卖,干好了,能割下一块肉来。”

  唐毅一直在等这样的机会,他这么笼络王老实可不是觉得王老实帅,而是认定王老实有极为敏锐的赚钱嗅觉。

  可王老实一直没动作,他也没催,但一直在观察。

  听说一锤子买卖,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说说吧。”

  计划一点也不复杂。

  只能说王老实此人格调本就不高,赚点钱,精神层面上也猥琐。

  沿着国道修加油站,然后等着收购。

  难点就是办证儿。

  国情就是如此,一些行业的许可证办下来都是伟大的胜利。

  加油站还不同,属于极特殊行业,需要办理的证照数就没边儿。

  还牵扯到土地,立项,规划等很多问题。

  具体起来,就算超级计算机也得跪着唱征服。

  唐毅听完了,也吸了一口凉气,这事儿不简单啊。

  他瞅着王老实想,这丫的脑子里都是啥,他明白王老实的意思。

  这事儿玩儿的是关系,得非常庞大的关系,光京城这边儿还不行,地方上也少不了。

  没有地头蛇,京城出去人,什么也玩不转,那些人想要糊弄你,很简单,到了最后,你都不好意思挑理儿。

  杨波,也就是曾经王老实眼中的吃货说,“这玩意儿咱不专业啊!”

  就这一句,王老实重新提拔他当吃货。

  干这个就跟专业没关系。

  核心内容就是办理各种证照。

  然后是拿到规划许可。

  成功立项。

  买地建设啥的就简单了。

  剩下的就是等着两个有钱的大老板挥舞着钞票过来接收。

  小哥几个,拿钱美滋滋的回家数去。

  唐毅和宫亦绍脑袋都大了。

  环节太多了,要打通可不容易。

  王老实翘起腿来,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要多恨人有多恨人。

  宫亦绍咬着牙问,“一个加油站能有多大空间?”

  尼玛,还得钱开路,要不这些家伙才不上套。

  王老实决定以后花钱不能大手大脚了,赚钱真心不易。

  “不知道,但几百万能坐的住。”

  “几百万?”杨波嗓门极高。

  王老实还没来得及鄙视他,唐毅不争气的手哆嗦了,他问王老实,“你怎么算出来的?”

  王老实说,“很简单啊,我们加价,好地方是我们的,他们能对别人下手,对我们敢吗?”

  吃人不吐骨头,也要分人下菜碟,一大帮子纨绔们,就算两桶油再牛气,也不愿意伤了脸面。

  层次高了,脸面比啥都值钱。

  宫亦绍犹豫了下,他担心吃相太难看,回头再有什么不好的。

  唐毅也表示同意,他也担心。

  王老实忍不住说,“这两个大爷送蛋糕来,吃不吃就一回儿,以后可就没这样的机会了。”

  事儿很难,顾虑比困难多。

  房间里沉寂下来。

  一直支愣着耳朵听的靳玉玲在旁边儿冷不防说了句,“多大点事儿,跟人家比起来,你们这算什么啊?”

  男人啊,就听不得女人如此说。

  唐毅一拍桌子,“干啦!”

  宫亦绍没辙,跟着。

  杨波更没品,“冲那几百万,干。”

  宫亦绍问,“咱怎么入手,这东西挺麻烦的。”

  王老实笑着说,“我给讲过法国的笑话————”

  “笑话?这时候讲什么笑话啊?”杨波这厮没情调。

  “————吉普赛人要**汤,首先要干什么?”

  几个人一头雾水的看着王老实。

  王老实忍住笑说,“第一件事儿就是先偷一只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