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35章 一百三十五,过千尺浪,入竹万竿斜

第135章 一百三十五,过千尺浪,入竹万竿斜

  “老幺,听说过什么白老大吗?”

  刘彬说,“知道啊,怎么啦?”

  “他捞过界,打上门来了。【】”

  刘彬立即翻了,叫嚣着,“艹,真反了天啦,谁裤裆没关好,他都敢冒头,他的人在饭店?”

  王老实说,“是。”

  刘彬说,“我现在过去。”

  王老实问,“你过去干啥?这会儿人估计都被铁军他们废了。”

  刘彬说,“那更好,后边儿你别管,谁找你也别表态。”

  “你要干嘛?”

  刘彬嘿嘿冷笑,“放心,三哥,这老小子底细我知道。”

  王老实想了下,对刘彬说,“彬子,哥不想闹大了,不好听,也不好看。”

  刘彬笑笑说,“那行,三哥擎好吧。”

  放下电话,王老实觉得差不多就够了,刘彬能进警界,自然是他们家在这方面有足够的助力,首善之地,王老实就不信那个所谓的白老大能有多大的能量。

  开业那天,秘书同志可不缺那口酒喝。

  以刘彬一个人估计就足够了,特么的这号人出手了,一百个白老大也得跪,除非不想好好的玩耍了。

  在京城,玩黑的,就没人能有资格在私家小厨里得瑟,王老实有这个底气。

  李铁军来电汇报,“老板,人都办了,塞到车里了。”

  王老实问,“咱的人没伤着?”

  李铁军说,“没有,要是伤了,忒给——老板丢人了。”

  王老实笑,这帮家伙要动手,都是专业的,什么白老大之类都是浮云。

  王老实说,“扔远点,后面就不管了。”

  李铁军犹豫,他是想和王老实商量后续问题,是不是从滨城抽人过来。

  王老实说,“放心吧,没事儿了。”

  在私家小厨正吃饭的食客们有幸见到了史上历时最短的群架。

  说群架有些不严谨,应该是单方面暴揍。

  有人估算了下时间,应该不到三十秒,来的十个人全躺下,惨叫声都没有。

  啥也不说了,够专业。

  关节卸掉。

  下巴卸掉。

  能动的都卸掉。

  疼不疼,废话啊,没看那些大老爷们脸扭曲到啥程度。

  快不快,更废话,听到信儿的人还没到门口,就结束了。

  狠不狠,也是废话,一声令下,十几个人一圈就给圆了,连点对战之类的反抗都没有。

  人家私家小厨有底气啊,礼数尽到之后,再无拖沓,直接动手。

  有的人幸灾乐祸,白老大不知道哪根筋抽了,惹上这么一个怪物,真不知道这些年他怎么活过来的。

  处理完门口的事儿,刘美娟开始危机公关,虽然从李铁军那里得知王老实的话,但这边不能没有任何表示。

  服务员每个房间都送上了一瓶酒,两道菜,今天午餐一律六折。

  场面上绝对讲究。

  强所也接到了私家小厨的电话,冒着冷汗带着人来了。

  白老大这个人他是没办法,可小厨那里也必须交代。

  刘美娟拉着强所到一边儿耳语,没事儿,把人弄走就行,其他的不用管。

  强所这才放心。

  白老大也得到信了,先勃然大怒,这是作死吗?

  马上,他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必须有个说法是要的,可对方的根子得摸清了。

  找人,是个人现在他想问问。

  一圈电话过去,白老大有些懵。

  有点能量的人他都问了,可对方的根子在哪儿却没折腾明白,找出来好几个,问题是,这几个他白老大都惹不起。

  强所给白老大打了个电话,“白老板,有十个人,我给送医院了,回头您处理下。”

  白老大可算碰到一个明白人了,难得客气,“这次真给强所长添麻烦了,回头兄弟这情谊补上。”

  “不用,都是为人民服务嘛。”

  听了这句话,白老板愣了半响,味儿不对啊。

  白老大以前才没那么多客气话,现在不行,“强所长啊,咱可是老交情,给兄弟透个底?对面儿什么来头?”

  强所心里喯儿舒坦,“白老板,您这是捧我,我什么资格?连人家老板的面儿都见不着,您就别为难我了。”

  这强所人品也忒差劲,哪有这么埋汰人的,当初人家王老实送礼送车的时候他咋不说呢。

  说句实话会死吗?

  不会,但强所这个人就这样,看到不对付的人难受,他心里就痛快。

  白老大黑着脸问,“强所不给面儿?”

  强所长撇着嘴说,“我是真不了解情况。”

  白老大说,“那就这样吧。”

  白老大坐在办公室里,想了半天,才从保险柜里拿出另一个电话来,拨通。

  “是我,什么事儿?”

  “我这可能遇到点麻烦————”

  “惹到谁了?”

  “说不好。”

  “等一下,我问问。”

  白老大懂事儿的等对方挂断电话。

  十分钟后,电话响,白老大接通。

  电话里,语气一直那样,“我问过了,事儿不好办,有人要收拾你。”

  白老大并不慌,这些年来要收拾他的多了去了,不也这样过来了,冷冷一笑说,“真当我是臭****了,想踩就踩?”

  “刘书记的侄子要办你。”

  “哪个刘书记?”白老大这才有点心虚,道上的他不怕,就怕这个。

  “政法委的。”

  白老大说,“我没惹他啊。”

  电话里,“这年头,惹没惹的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

  白老板问,“那谁说了算?”

  电话里,“那要看谁更强。”

  白老板明白了,这次自己必须认怂,自己的靠山在这一片还行,再向上就没能量了。

  放下电话,叫人进来问,“那天来的那人呢?”

  小弟说,“走了。”

  白老板心里烦躁,突然爆发,“找去,都是死人啊!”

  思前想后,白老板大概猜出点什么来了,自己是个傻冒儿,让人当枪使,被人玩儿了。

  白老板终于醒悟了,不算忒晚。

  那头儿,王老实也觉得不对劲了,打听清楚白老大这个人,跟自己叫不上板,两边儿玩的东西不对路。

  说白了,就没理由来自己这儿撒野。

  正主儿不是姓白的。

  刘彬正好打来电话,“三哥,那头认怂,要摆酒道歉,赔偿损失。”

  王老实瞬间做出决定,“老幺,什么认怂不不认怂的,道歉赔偿更谈不上,这样吧,三哥在私家小厨后院弄几个菜,你叫上人,多认识几个朋友有啥不好?”

  刘彬彻底不明白了,“三哥,这是咋了?”

  王老实说,“没啥,做人要厚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