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30章 一百三十,天将离恨恼疏狂

第130章 一百三十,天将离恨恼疏狂

  唐三儿真冒汗了,屋里还一个呢。【】

  都怪靳玉玲,闲的蛋疼,当什么媒婆啊!

  上次好不容易糊弄过去,结果今天又来了,好不好的人家又把那妞带来了。

  唐三哥死死的盯着宫大少,你丫的就不能办事儿靠点谱儿?

  宫大少幽怨的望着唐三哥,哥啊,你也没说她来。

  艹,两人同时心中爆粗,黄泥巴掉裤裆里了。

  “都在外面愣着干嘛,进屋啊。”

  宫亦绍赶紧上前一步,“子琪也在啊,早知道带着小西来了,她还说想你呢。”

  “嗯,我也想小西姐了。”

  王老实一头雾水。

  傅颖目光流闪。

  唐毅不知所措,光搓手了。

  屋里人不多,还是上次的那几位,就是多了王老实不认识的一个女孩儿。

  靳玉玲看了一眼傅颖问王老实,“你的女朋友?挺漂亮的嘛。”

  “我不是。”傅颖不等王老实反应过来,先把自己摘了出去。

  没义气啊。

  王老实就是再二,也琢磨出不对劲儿来了,啥也别说,装傻充愣吧。

  这是谁啊,三番五次的冲自己下黑手。

  “小王,赶紧的,就等你了,没你炸的辣椒油,吃啥都不香。”靳玉玲推了王老实一把。

  王老实借势直接钻进了厨房。

  傅颖站在那里有些不知道脚该放哪儿。

  靳玉玲说,“妹子,来坐着,等会儿尝尝小王的手艺,他调的酱料真不错。”

  林子琪美眸闪了闪,不声不响的跟着进了厨房。

  几个男人互相瞅了瞅,心里都在说,要坏。

  厨房里,王老实正忙活,这次他把油烟机功率开到最大,窗户也打开。

  “你就是王落实,小云跟我说过你好多次了。”林子琪倚着门说。

  王老实明白了祸根原来在小云那里,“你和小云熟?”

  林子琪说,“从幼儿园开始就认识的。”

  王老实扬了扬手里的辣椒说,“你还是在外面等着吧,这东西呛人。”

  林子琪抿嘴一笑,转身出去了。

  宁小云啊,你这个害人精,这不是添乱嘛。

  王老实决定回头教训刘彬,管管你家的婆娘,弄这么一个姑奶奶过来,以后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涮羊肉这东西,冬天吃算应景儿,夏天吃当逆向体验,偶尔吃滋阴壮阳,经常吃那是找罪受。

  反正王老实觉得唐三哥就不会享受,厨房里吃涮锅都齐备,要想炒菜,还够呛。

  等于是这里成了吃涮锅的专点了。

  王老实忙活完出来时,傅颖已经和靳玉玲有说有笑了。

  也感觉到靳玉玲狠狠的剜了自己一眼。

  王老实就明白,傅颖估计是招了,把自己给卖了。

  这都是什么人啊,小云加上傅颖,你们就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

  吃饭,还是那个规矩,不过多了些果汁。

  不过王老实也看到了几瓶酒已经摆在了另一边儿,想想后果,眼角也抽抽。

  吃过饭,靳玉玲说要出去逛街,拉着林子琪和傅颖一起走。

  王老实看向傅颖,她似乎没怎么反对。

  不过,王老实还是拉着傅颖到门口低声问,“你说啥了?”

  傅颖说,“就是没说谎。”

  王老实咬了咬牙问,“还有没有点战斗情谊啦?”

  傅颖点了点头说,“下回我注意。”

  “还下回?姐啊,你饶了我吧。”

  王老实真怕了这些烂事儿。

  三个女人走了,屋子里那种莫名的紧张也没了。

  王老实苦着脸说,“三哥,这算哪一码啊?”

  宫亦绍过来拍着王老实的肩膀说,“没事儿,就是多认识个朋友,子琪人不坏,就命薄了些。”

  小武却说,“命薄?我看是命好,要真嫁过去,那才是命薄。”

  这下王老实彻底晕了,合着自己多想了?

  唐三儿笑着说,“小武,这话在这说没事儿,到外边可别,给自己招灾。”

  小武点点头,不再说话。

  唐三儿指了指沙发,说,“坐吧,咱们开始喝酒。”

  王老实头大了,想想口袋里偷着藏的花生米,暗道自己有先见之明。

  喝了一口酒,王老实直接扔了一颗花生到自己嘴里,别人见了也不说什么。

  唐三儿说,“兄弟,这事儿都是玉玲和小云胡闹,你也别忘心里去,子琪是个好姑娘,事儿先搁着,看缘分。”

  听了唐三儿的解说,王老实大体明白了些,这个林子琪原先倒是订婚了,对方是个不靠谱儿,要王老实说,林子琪算命好,那个未婚夫在外面花天酒地,作到头,车祸死了。

  宁小云和靳玉玲都觉得王老实人不错,也有本事,正好刘彬说了査芷蕊的事儿,小云就上心了,非要撮合王老实和林子琪,靳玉玲也是个不嫌事儿大的主儿。

  几下子一合流,就变成了眼下的局面。

  原来王老实还觉得事儿很复杂的,现在看似乎没那么严重,一切都是未知数,不想了。

  “说说正事儿吧,足球有研究么,小王,这次你可得给哥哥出出主意,我是真有点悟不透。”

  王老实说,“搞足球俱乐部?”

  唐三儿点点头,“有人想让我接手,这不心里没底吗?”

  “不好说,这次要冲出去了,借个势兴许能赚点,要是还出不去,别砸手里。”宫亦绍多少明白点。

  王老实想了想说,“世界杯肯定要进去,这次没得选,必须进。”

  几个人几乎同时问,“怎么说?”

  多简单的事儿,还猜不透,真不知道他们是装的还是故意的。

  王老实说,“世界杯这东西,表面上是体育竞技,其实本质上已经变成了一桩生意,利益巨大的商业活动,追求利益最大化是商业准则,世界杯也躲不掉。”

  唐三儿点点头说,“有点意思,继续说。”

  “呵呵,其实事儿没多复杂,世界杯在棒子和倭国那里联合举办,放着咱华夏这么大的市场不要,除非他们疯了,就算咱国足再烂,也得去转一圈,要不忒对不起钱。”

  无论是唐三儿还是宫亦绍都点头,道理上说得通。

  小武兴奋起来,“那不就是说,以后咱老能去踢世界杯?”

  王老实翻了白眼,“别想美事儿了,这次是老外还没摸透情况,以后就没了。”

  “啥意思?”

  “等人家看清了咱国人的消费习惯,再想踢出去,就要靠自己本事了,我估计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