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18章 一百一十八,四面边声连角起

第118章 一百一十八,四面边声连角起

  华夏未来艺术学校的汇报演出震撼了滨城!

  经过王老实大手笔的修改,整个演出档次完全变了。【】

  绚丽的舞美灯光且不说,核心的节目单吸引无数目光聚焦。

  演出主题就是青春、时代、发展、未来。

  其中一个节目是配乐朗诵,题目是《未来新滨城》,这篇王老实捉刀的稿子成了点睛。

  整个汇报演出层次高度瞬间高大上。

  用滨城新闻的话说,紧扣时代脉搏,延续了民族文化传承,展示了我市艺术高水准,为我市跨越式发展吹响了新年第一声号角————

  滨城文艺频道还专门在第二天进行了录播。

  市领导也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盛赞了华夏未来。

  王冬云没喝酒,人却醉了。

  若说以前华夏未来还是小有名气,那么现在无人不晓。

  名声大震只能是附带小福利。

  更重要的是,新年之后,滚滚而来的新生入学潮。

  王老实第一次主持了华夏未来的中高层新年会议,提出了跨越式发展的要求。

  王老实在会上说,华夏未来前进的脚步已经不由我们自己做主,需要在坐的每一位付出辛勤和才智,让华夏未来成为滨城的龙头————

  王冬云要请王老实到家里吃饭,到了地方,王冬云已经等在楼门口。

  客厅里,餐桌上已经摆上了好几个菜,王冬云的丈夫还在厨房里忙活,出来和王老实打了个招呼又进去了。

  王老实问,孩子没在家?

  王冬云笑着说,出去和同学玩儿了,快开学了,让他放松下。

  王冬云把新年四个分校的建设规划递给王老实,王老实看了一遍,又还给王冬云,笑呵呵的说,“王姐,这不是第一次了,咱姐两个就是有缘,还是那句话,有你在,我就吃现成的。”

  王冬云就是笑。

  “资金上,教师缺口怎么办?”王老实问。

  王冬云说,“我打算贷款,另外在全国招教师。”

  王老实摇摇头,“这样不行,华夏未来发展太快,眼红的人越来越多,这次借着市里重视的东风,以后怎么办?各区县设置障碍呢?没人愿意看我们这么赚钱。”

  王老实又问,“那些偏远县有没有规划?”

  王冬云说,“暂时还顾不上。”

  王老实说,“我只说自己的设想,具体的王姐还是要根据学校的实际情况来决定。”

  王冬云严肃起来,从包里拿出笔记本和笔,“你说吧。”

  王老实说,“课外教育发展前景已经打开了,越来越多的人都看到了,华夏未来被复制模式很简单,我们现在的优势就是品牌,老百姓认可华夏未来的牌子,这才是我们最大的资本。”

  王冬云点头表示认可。

  王老实说,“我们要抢占资源,稳步发展很重要,但掌控资源同样重要,谁有资源?分校模式可以继续,但那些掌握资源的机构和人为什么不能成为我们的新伙伴?”

  “郊县那里寻找有实力的合作伙伴不难,再拉上教育部门,我们就占据了主动和高度,别人再想进来,也只能跟在我们后面。”

  “市里面也同样,只要我们控股,控制管理权,复制现在的教学模式,谁也翻不出天来,最后成功还是华夏未来。”

  “附着在华夏未来身上的人越多,我们就越稳固。”

  王冬云看着自己记录的东西,琢磨了半天才说,“你到底要妖孽到啥程度?”

  王老实没等王冬云发表什么感慨,继续提示,“那些有能量的人怎么分辨?要充分征求当地教育部门的意见,他们的意见很重要!!”

  王冬云再也说不出什么来了。

  ————————

  “小弟,我是不是你亲姐?”

  王老实说,“毋庸置疑。”

  “那姐的工作你帮不帮?”

  王老实答,“必须帮,有困难帮,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帮。”

  王馨怒,“说正事儿呢。”

  王老实不敢说,老姐应该和老爸老妈没谈妥,准备迂回,造成既定事实,逼迫父母,他不能表态。

  王馨说,“我要到京城去工作,单位也选好了,你来搞定。”

  王老实傻眼了,说,“姐,你确认我有这样的能耐?”

  “你肯定行。”

  王老实摇头说,“只要咱爸说,我肯定去努力,要不然,姐,你还是拿指甲刀直接尅死我算了。”

  王馨看着弟弟,不争气的眼圈红了。

  王老实落荒而逃,老姐哭也不行,他不能擅自做主,以老爸的能力,给老姐安排工作易如反掌,自己跳出来算哪根葱。

  还有一个学期老姐毕业了,工作的问题其实是小事儿,而是未来姐夫的问题。

  老妈有点看不上,老爸不发表意见,娘俩顶上了。

  王老实倒是趁机美言了几句,一巴掌被拍翻。

  记忆里,老姐用了最不是办法的招数,毕业之后不回家,跟着姐夫在滨城艰难创业,老妈最后无奈妥协。

  那时候,王老实只是冷眼旁观。

  如今不成了,看着老姐过上将近一年的蹉跎,他没那么心硬。

  去京城给老姐找工作他倒是能做到,但这样太激烈,家里再无宁日,王老实不能这么二。

  关键是老爸要说话。

  王老实偷偷找老爸问计。

  王嘉起只说了一个字,拖。

  王老实还待多说点,老妈脸色不善的过来,王老实只能偃旗息鼓。

  找到老姐,王老实也装~逼似地说了一个字,等。

  原本老妈和郑捷商量着两家一起吃顿饭来着,却因为姐姐的问题而搁浅。

  唐唯也因为要实习,而提前回京城。

  王嘉起同志新年后要有工作变动,一些人和事儿也要安排,也没了时间。

  这顿被老妈寄予厚望的聚餐就黄了。

  王老实还想看了十五的烟火表演再走,却未得逞。

  老妈直接赶人,还像没事儿人似地说了句,“别忘了带上唐唯,她今天也回学校。”

  王老实咬了咬牙问,“您真是我亲妈?”

  其实王老实对提前回没啥不舍,有同学打来了电话,告知了同学聚会的地点和时间。

  因怕与某人相遇,王老实不想去。

  这年头,同学聚会还没完全变味儿,却对王老实毫无吸引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