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12章 一百一十二,况乃未休兵

第112章 一百一十二,况乃未休兵

  姜丽一直觉得自己无论情商还是智商都还行,没那么迟钝。【】

  这回彻底没看懂。

  唐唯和王老实之间到底啥关系?

  住院八天,王老实啥也不干了,就在这儿忙前忙后的伺候。

  唐唯一开始还有些矜持,也许是使唤顺手了,没两天那种涩感就没了。

  “王老实,我喝水。”

  “我要吃梨。”

  “西瓜呢?”

  “好闷啊,讲个笑话先————”

  唐唯几天之内的变化让姜丽觉得在记忆里的唐唯没了,眼前这个顶天算模样像。

  那个王老实也不对,你说他追求唐唯吧?完全感觉不出那个意境来。

  不是呢?照顾的那叫一自然。

  趁着王老实不在的时候问唐唯是不是那关系。

  唐唯很干脆的说不是。

  又不似作假。

  虽说这几天老见面,总归不熟,姜丽没好意思问王老实。

  后来护士门说的话验证了姜丽感觉不是例外,人家护士都说了,‘你男朋友绝对可以打一百分!’

  唐唯出院了,她们宿舍集体出动来接。

  王老实没跟着,在医院门口分开的。

  这几天累不累,谁敢说不累王老实必然敢拿刀剁人。

  为了就近照顾唐唯,王老实一直住在医院旁边的旅店里,条件也就凑合。

  回到房间,王老实第一件事儿就是睡觉,睡个昏天暗地!

  唐唯宿舍里,几个姑娘也在叽叽喳喳的谈论王老实。

  就差严刑拷打了。

  唐唯还觉得自己委屈,本来就没有,凭什么让我承认。

  姜丽突然说,“不对啊,那张强好几天都没露面吧?”

  唐唯说,“那不是好事儿?”

  一个姐妹想了想说,“这几天好像也没见到他的影子。”

  “管他呢,唯唯还是说说那小子的事儿吧!”

  ——————————

  王老实睡觉前忘了一件事儿,关掉手机。

  就这么一疏忽,被吵醒了。

  刘美娟,语气有些急,“老李被打了!”

  王老实睡意全无,急忙问,“慢慢说,别着急。”

  事儿不复杂,李子君下班回家,刚离开院子不远,就撞人了,看上去够严重,至少腿折了吧?

  围观的人不少,这是民族特色吗,可以理解。

  同情弱者也是有的。

  几个小年轻自然叫嚣的最厉害。

  核心内容就二个:

  一是外地土鳖欺负京城穷人;

  可不,开着滨城奥迪,李子君穿着上也讲究,这个论调得到大多数人赞成。

  别看滨城和京城这么近,两个城市的老百姓之间就是谁也看不上谁,没事儿就死掐!

  第二句话就是撞了人耍横不赔钱,这也是强词夺理,李子君经验多丰富,对方就是奔着钱来的,就算赔钱,也要警察来了再说。

  人家是讹钱来的,叫警察,这不好笑吗?

  李子君呢,自然不肯就范,他自己开的车,自己清楚,那小子就是故意撞过来的,他车速可不快。

  张口要一万块,凭什么!!

  老李也是有点面儿的人,掏出电话来就找人。

  几个小子一看不对劲儿,抢了李子君的手机,然后开打。

  李子君的优势荡然无存,被打的很惨!

  王老实听完之后心里也有谱儿了,问,人在哪儿?

  刘美娟说,在和美医院。

  王老实又问,伤得有多厉害?

  刘美娟答,医生初步检查可能有肋骨骨折,其他都是软组织挫伤。

  王老实说,我马上到。

  和美医院门口,刘美娟接到了王老实。

  “老李家里人来了?”

  刘美娟说,“来了。”

  “警察呢?”

  刘美娟说,“来了,又走了。”

  王老实停住脚步,扭头问,“立案没有?”

  刘美娟脸色不好看,“警察说不够立案条件,钱一分都没少,手机也没丢,最多就是打架斗殴——如果抓到人会治安处罚。”

  这就不对了,要是对方抢走了钱包或者手机啥的,那可以理解,碰瓷儿的目的就是钱。

  没拿东西,光打人,这事儿蹊跷。

  李子君的老伴儿,儿子,儿媳都在,他们看见王老实来了都站了起来。

  王老实只能先安慰人,眼下他虽心里怀疑,却不能说出来。

  一切看检查结果再说。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肋骨没断,顶多算轻微伤。

  王老实第一个反应就是对方下手有分寸,轻微伤就算抓到人也顶多赔点医药费,拘留5—10天。

  目标肯定不是为了钱,而是奔着恶心人来的。

  是冲着李子君还是自己?

  王老实心里盘算和自己有过的人,能这么干的人有谁?

  过了好几遍,都不大可能。

  嘱咐李子君安心养伤,又吩咐刘美娟调人照顾老李,王老实离开了。

  李子君的两个儿子想说什么,被钟红拦住了。

  在医院门口,王老实给姜所打电话,想请姜所约强所见个面。

  姜所问,非得今天,改天不行吗?

  王老实说,最好是现在,还请姜所多费心。

  姜所长犹豫了下,答应还是不答应?这个王落实别看是学生,但办事儿滴水不漏,极为讲究,至于后台到底是什么,他没摸清,但上次的事儿他记得清楚,拒绝的风险实在太大。

  可强所那里,他心里没底,别看上次王老实捐了一辆车,但姓强的还真有可能不开面。

  姜所说,咱两个先见一面儿吧。

  王老实没反对。

  半个小时后,在一家土菜馆两人见面了。

  随意点了几个菜,趁着还没上菜,王老实把李子君的事儿和自己的怀疑都说了。

  姜所听了之后就笑了,这事儿找不找强所没意义,我就能打听出来。

  王老实没想到会是这样。

  原本以为会很棘手的。

  姜所说,按照你说的,确实不够立案的,找强所也没用,不然没法交代,这应该是老手做的,我找人打听下,估计还得你自己私下解决。

  王老实说,验伤报告可以重做。

  姜所笑着问,有必要吗?其实很多事儿越是官面儿,反而越不好操作,尤其是京城。

  这次王老实没拒绝,说,就听姜所的,我这先谢了。

  事儿没有王老实想的那么复杂,也没那么难,不到两个小时,姜所就打听出来了。

  王老实真为难了,对方就是当初那几家流氓住户之一的孩子,瞅准机会来报复了,没逮着王老实,就冲李子君下手了。

  走程序不值当的。

  找人揍一顿也不行,拿捏不住容易给自己找病。

  忍了?那不是王老实的风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