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108章 一百零八,品人

第108章 一百零八,品人

  王老实今天喝酒没喝明白,脑子一点也没乱。

  这顿饭吃得不明不白,到底啥意思?

  他仔细回忆那个唐毅说的没一句话,好像没一句挨着的,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杂乱无章,可每一句又似乎都暗有所指。

  平时宫亦绍都是直来直去,今儿也犯神经,说的同样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想着想着,又想到那个靳玉玲说的‘那就算没有了’心里不由酸酸的。

  宫亦绍说品人,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王老实走了,这几个没走。

  靳玉玲就说,这小子人还不错,挺实诚的。

  唐三儿笑了笑说,你觉得他实诚?

  靳玉玲点头。

  唐三儿说,我来说点这小子的事儿,你再说他实诚吗?

  唐毅看来真下功夫了,有宫亦绍这样的人在,王老实底子被起的干净。

  臭豆腐的事儿其实是笑话,那件事儿里,王老实核心对策是断了人家的路数,无论是街道还是警方,还是道上的,没路可走了,只能搬家。

  唐三儿说完这件事儿又问,他这么办事儿你们还觉得他实诚?

  靳玉玲说,是挺坏的,不过我觉得还行吧,收自己的房子吗。

  唐毅问,小武,这事儿要是你怎么办?

  小武想了想说,找帮人直接打出去。

  唐三儿笑了笑,咱不说这件事儿了,还有。

  一桩桩,一件件,薛志文那事儿,唐建兴的事儿,李子君的挖角,刘彬那事儿,工厂拆迁,互联网预测,蓝水美苑。

  唐毅也不点评,就是摆事儿。

  一直不说话的那个说话了,好家伙,这小子够可以的。

  小武说,三哥给说说吧。

  唐三儿笑着说,首先,他脑子够清醒,知道自己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分得很清。

  几个人想了想,似乎有点。

  唐三儿又说,他办事儿很讲究逻辑,够狠,不动则已,只要开始就基本上完事儿了,不给对手任何反抗的机会。

  想象一下薛志文和那几个房客,就是没还手的机会。

  唐三儿说,他还懂做人留一线,可以放手的时候就放了。

  他讲义气,关键时候不害人——

  靳玉玲问,不害人就义气了?

  唐三儿点点头说,这年月能不害人已经非常难得了。

  小武说,还有啥优点?

  唐三儿说,他没优点,而是特点,知道我最欣赏他哪一点吗?

  几个人几乎都说是义气。

  唐三儿摇摇头说,是灵活,不拘泥,这很难得。

  话少的那个叫项城,说,三哥,你是不是太高看他了?

  小武也说,至于吗三哥,这样的人随便一抓就是一把。

  唐三儿摆摆手说,你们啊,没想明白,他能混到这一步本身就是一种能力,就算我也没看透,林之清也说看不透。

  靳玉玲撇撇嘴说,那个老杂毛会看什么。

  唐三儿笑笑不再说王老实。

  ——————————

  要说这时候王老实最不想见的人就是李维安。

  为啥?主要是心虚。

  选修了人家的课,却几乎不露面。

  老李同志似乎也忘了还有这么一编外的。

  不过这次,他必须叫王老实过来。

  就在这几天,emba里的一个学员,黄老板,宴请了商学院的领导和几个教授。

  席间,这个来自沪海的学员与李维安谈了一件课题研究的事儿。

  请李维安带着他的学生到他的公司里去做个深入调研,课题是执行力方面的。

  这种事儿对于李维安来说是好事儿,去了就当大爷,活儿有学生们干,最后他指点着出个报告,十万左右是没问题的。

  回来之后,给几个学生分点辛苦费,学校再交点,他自己能净剩六成。

  报告那东西更好办,如今华夏的企业里,照着课本上的标准找,一样毛病也少不了。

  实地考察完,文字上一提炼,足够了。整改的事儿其实更蒙人,说出点解决措施来,企业能做到吗?

  做不到那是你管理上问题,再继续就是员工素质的不足。

  所以,李维安认为一点难度都没有,答应了。

  黄老板提出了一个请求,那就是能不能带上王落实一起去。

  老李同志为难了。

  几个研究生好说,考试什么的就那样儿,糊弄一下够了。

  王老实不同,是个本科生,还不是商学院的,沾边儿的也就是个不来上课的旁听生。

  如果平时也就算了,几天的功夫,现在不行,期末考试快开始了,都在复习。

  人带走了,回头考试不过咋算?

  李维安敢肯定,那小子必然拿这个说事儿。

  黄老板言谈中似乎是表达了一个意思,只要王落实来了,钱上好说。

  李维安也纳闷,这个王落实有这么重要?

  写过点东西,也算有新意,可也不至于啊。

  他真不知道王老实在地产圈里已经混出了名气,宫亦绍的蓝水美苑热卖,大家都知道了王老实在其中干了什么。

  京城圈里的人不好下手,挖宫大少的得力助手,以后还混不混了。

  黄老板在京城也算是颇有人脉。

  打听清楚了之后,直接挖人不敢,迂回一下总行吧。

  李维安没看错人,王老实听了之后就摇头,复习太紧张了,他担心挂科。

  其实是王老实听说是地产企业,心里大概猜出点什么来了,让自己去本身就不对劲儿。

  李维安斜着眼看王老实,说,那说明你平时学习态度也不怎么样,临时抱佛脚,好意思说?

  王老实还真不愿意去,浪费时间不说,自己算干什么的。

  李维安说,给生活补贴。

  王老实心说,我是缺钱,可不缺小钱,便说,不是钱的事儿。

  最后李维安自己不争气的问,说条件,别过分。

  轮到王老实不好意思了,心里问自己是不是有些无耻了。

  后来还是诱惑赢了,他试探着问,这次期末考试能不能不参加了?

  李维安真想一脚踹他出去,这小子心太黑。

  没办法,只能咬着牙说,行。

  交易达成,王老实心里乐得不行,不用考试了,自己时间大大的富裕了。

  出去几天,散散心,回来也不用上课了,他可是真头疼了,为了应付考试,这几天背题背的脑袋都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