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97章 九十七,新世纪什么最贵?人才

第97章 九十七,新世纪什么最贵?人才

  刘美娟和王老实见面的地方在京大里面,原因也简单,有课。【】

  唐建兴的事儿等于是了结了,郑捷还在,李梅回去上班了,家里还有一口子要照顾,她不能长期留在京城里。

  唐唯也回去上课了,只不过每天都去陪妈妈。

  王老实倒是担心她的安全,后来看到那个叫张强的偷偷的跟着,有个免费的强力保镖,王老实就不再多想了。

  只不过,晚上他一定回去住,那地方没个男人,就母女两个有些不靠谱儿。

  打心里面,王老实还是觉得自己在更安全,别人他信不过。

  期间他给柏青公司的物业打过一个电话,用了附近胡同口的公用电话,对方好像很着急似地,一听王老实打来电话那个高兴,柏青公司已经完蛋了,正在收拾东西腾地方。

  王老实当时很纳闷,自己是扫把星?去一趟就把人家买卖给整黄啦?

  两人坐了一会儿一语未发,王老实知道,这个刘美娟是个人物,只要能用好了,对自己绝对好处多多。

  王老实也没什么理想,让他亲自去掌管一个细致的事儿那是糊弄自己,但是各种刺激逼迫王老实要强壮自己的实力,多一分也好。

  他的想法没多崇高,大富小富都不是目标,尽管他现在不算缺钱,可是他知道真正遇上什么过不去的坎儿,钱和事业相比,顶多就是一个数字。

  特别有钱和有特别多的事业是两回事儿。要想逍遥自在,站直了和任何人说话,那就必须有足够多的实业做支撑,有了实业才能有关系,才能最大限度的让别人忌惮。

  要是没有这个可能,王老实宁可现在就把赚钱做事儿的心思停了,去过自己的衣食无忧、逍遥自在的小日子,可那种日子他过够了。

  他还清楚,没有实力交的朋友就没担当,关键时刻挺不住。

  就比如眼前的刘美娟,有能力,有想法,也有行动,但她是个失败者,不能说她不成功,她也就获取了一个经验。

  看着刘美娟,王老实笑了一下,“也就是说我的委托基本上完不成了?你的公司不存在了?”

  刘美娟自嘲的说,“还有你的一万块钱,短时间里我也赔不了。”

  王老实继续笑着问,“那你是什么打算?”

  刘美娟摇头,“不知道。”

  王老实问,“那你大概还知道我想做什么吧?你应该也接触过这个行业的人了,对如何经营有什么设想没有?”

  刘美娟说,“没细想过。”

  王老实又问,“你在美国学的什么专业,有过工作经验?”

  刘美娟说,“工商管理,在很多大公司都打过工,也刷过盘子,送过外卖。”

  王老实说,“经历算是丰富了。”

  刘美娟点点头。

  王老实知道这种人对任何人都有极强的戒备心,不会敞开心说话,但是他不想互相试探了,他不想等了,“这样吧,既然你找不到人,你来干!”

  刘美娟说,“看样子你担心我黑了你那一万块钱?其实不用这样,我在京城还有一套小房子,我不跑。”

  听了这话,王老实心里就更迫切的要网络这个人了。

  话头虽然有些不对,可王老实也不能弱了,“你想多了,一万块对你和对我都不算钱,主要是看中了你是个人才,新世纪什么最贵?人才!”

  王老实的话把刘美娟给逗笑了,哪怕不漂亮的人笑起来也好看。

  “人才?还得谢谢你,这个评价让人很舒服。”刘美娟又看了看王老实,“这样吧,一周时间,一周之后,我给你一份规划报告,到时候再说。”

  王老实说,“那行,不过,我还是有必要把我的一些设想说给你听,不然就这么让你出报告是不负责任。”

  接下来的谈话就轻松了,就是王老实说,刘美娟在听。

  最后王老实问,“你家在京城?”

  刘美娟说,“算是吧。”

  王老实问,“结婚了?”

  刘美娟说,“离了。”

  王老实说,“哦。”

  刘美娟看着王老实说,“我以为你会说‘我抱歉之类的。’”

  王老实撇着嘴说,“你离婚又不是我撺掇的,我干嘛要这么说,再说了,我想聘请的是你,不是你的家庭。”

  刘美娟捂着嘴笑了,她第一次从别人嘴里听到这样评价她离婚这事儿。

  “说起来,其实这个饭店你自己就能做好,费尽心思到处找人没必要。”

  王老实说,“我还有其他的事儿要做。”

  刘美娟不语。

  两人分开,王老实一路小跑去上课,他迟到了。

  刘美娟则信步在校园里走走看看,她也是京城大学走出去的。

  她没有嘴上说的那么惨,要真说一万块钱,她拿得出来。

  人总要给自己留出点余地来,在公司已经不堪重负的时候,刘美娟就开始给自己准备后路了。

  在来见王老实之前,她花心思打听了下这个雇主,不简单,虽没见全貌,却也让她有一种奇怪的佩服。

  王老实回到院里,郑捷拉着王老实说,今天来了一个女的,说你让来的,要看看院子,我没让她进来。

  王老实笑着说,没事儿,是我安排的。

  郑捷听了就说,那好,等她再来吧。

  晚饭之后,王老实看了会儿书,觉得眼睛有些累,到院子里想走走,看到唐唯正在洗衣服。

  “这天气水太凉了,不是有洗衣机吗?”

  唐唯抬头看了一眼王老实,低头说,“洗衣机洗不干净。”

  王老实这才注意人家是洗贴身的内衣,若不是光线不足,他能猜到唐唯必然是满脸羞红。

  向旁边走开几步,说,“那个张强人不错,每天都偷偷送你过来吧?”

  唐唯不说话。

  王老实也分不清自己说话的时候是不是违心,顺嘴说的。

  继续转换话题,“你下学期实习地方定了没有?”

  唐唯这才说,“定了,就在我们学校附中。”

  不过她的声音很小,王老实必须仔细听才行。

  王老实说,“那很好,更方便些。”

  他觉得自己没话可说了,冷了一会儿场,还是回屋子吧。

  唐唯突然问,“你女朋友出国了?”

  王老实心里一颤,故意笑着说,“嗯,交换计划出去的。”

  然后就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