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89章 八十九,倾城一笑

第89章 八十九,倾城一笑

  一个男人背后的女人,左明艳能够到了昔日黄花的时候依然有位置,说明她有蠢的一面儿,更有聪明的地方。【】

  接受指令之后,行动非常快,约上王老实,送上两瓶酒,道歉,丝毫没走样儿,脸上只有愧疚,毫无怨恨之色。

  本来王老实不打算买她的房子,可是一看到左明艳一脸的坚毅,他知道这房子还必须买。

  真便宜!

  王老实觉得自己不该要,烫手。

  两瓶酒是给那两家的交待,是个态度,王老实没耽搁直接送去。

  房子是看在两家的面上给王老实的补偿,里子面子都给到位了。

  让左明艳出国是给金炳南自己一个说法。

  左明艳一系列的动作让王老实觉得一点也不爽。

  金炳南是个人物,行动起来一点也没有拖泥带水的。

  就冲这些,人家后来才有本事能犯那么大的事儿。

  ————————————

  王老实拿着两瓶酒和购房协议打车去找张亮。

  地方是一家酒吧。

  一进去王老实就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来,太吵,空气不好,而且还感到压抑。

  在二楼的卡座里,张亮招手。

  王老实把酒放到桌子上说,“这是左明艳拿来的,协议是非要卖给我房子,都在这儿了,亮哥看怎么弄?”

  “给你就拿着呗,拿这儿来算什么?”张亮似笑非笑的说。

  王老实说,“我做不了主。”

  张亮拿起一瓶酒看了看说,“酒是好酒,可惜我无福消受啊,行,我留下一瓶酒,剩下的你给宫二哥拿去。”

  王老实故作不知的问,“亮哥,我去合适吗?”

  张亮脸上笑容自然多了,说,“哪来那么多合适不合适的,让你去就去呗。”

  王老实犹豫着不说话。

  “彬子没跟你来?”张亮冷不丁的问了句。

  王老实说,“我没告诉他,自己打车来的。”

  张亮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坐了好一会儿,又陪着张亮喝了几杯,说了会儿闲话,过来几个女孩儿,其中一个王老实依稀记得好像后来挺有名气的一个明星。

  王老实知道自己该走了,就跟张亮说去找宫二哥。

  张亮说,行,别太晚了,下次哥带你玩儿痛快的,替我给二哥带好。

  王老实说,忘不了。

  起身和几个女孩儿点了下头才走。

  出了门口,王老实仰起头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来。

  今天的见面太不舒服了,王老实再也不想这么装孙子,他攥紧了拳头暗暗跟自己说,这不是你想要的,王落实,别看不起自己,总有一天要站直了说话。

  就在这一天,王老实又给了自己一个目标,站直了说话。

  平复了下情绪,给宫二打电话。

  宫亦绍接了,问,“吃饭了没?”

  王老实今天哪儿有功夫吃饭,就说,“没呢。”

  好像话筒被捂住了,宫亦绍似乎在和谁说话。

  十几秒钟之后,宫亦绍说,“到家里来,你二嫂说让你尝尝她的手艺。”

  王老实抬手看了下时间,已经九点了,说,“别麻烦二嫂了,我坐一会儿就走————”

  “别扯淡,赶紧过来。”宫亦绍挂断电话。

  蒋小西似乎从宫亦绍那里知道了不少王老实的事儿,也知道上次医院里的女孩儿与王老实无关,厌恶感自然就淡了,再加上宫亦绍开玩笑说王老实是介绍人,也就接受王老实是自己人了。

  一进屋,王老实就满脸堆笑的喊二嫂好。

  蒋小西面带微笑说,“赶紧洗手,一会儿就好。”

  王老实说,“还让二嫂下厨,这怎么话说的——”

  宫亦绍从楼上下来说,“没特意给你做,我也没吃呢。”

  蒋小西转身进了厨房。

  王老实把东西放到茶几上,说,“亮哥留下了一瓶酒,剩下的我都带来了。”

  宫亦绍没看酒,而是拿起协议看了起来。

  放下之后问,“你觉得该怎么处理?”

  王老实说,“二哥做主就行,我没意见。”

  “滑头!”宫亦绍笑骂道。

  王老实想了想说,“要是二哥让我说,我觉得还是卖了好,然后钱捐出去,干净安全。”

  宫亦绍笑了,说,“是这个理儿,交给你办了,花了多少钱你自己收着,剩下的钱捐了,手续要做好,没准儿就用上。”

  王老实点点头,宫亦绍的话是对的。

  人家两口子秀恩爱让王老实尴尬。

  匆匆吃了几口,赶紧逃。

  回到宿舍前,王老实把事儿跟老爸说了。

  王嘉起淡淡的说,“知道了。”

  叹口气上楼,王老实这次不知道自己是赢了还是输了。

  说赢了,什么都没落下,差点还赔了,结怨姓金的,以后是不是会撞到人家身上不好说。

  赔也不至于,很多人都知道有王老实这个小角色在了。

  躺在床上,王老实根本睡不着,拿出一张纸来,打算给査芷蕊写封信,电话里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是写信吧。

  那一段时光里,刻记下我们的身影

  有那样一个身影

  在我面前来来去去

  走了,远了

  寻不见痕迹,留不住香风

  别说不介意,你走,我来,都是悲伤

  你苦了一段情,我亦惆怅

  你记下了永恒,我亦难欢愉

  你走时,环视都是空旷

  亘古的苍凉和迷茫,我的无措

  习惯一个人的日子、一个人的旅途、一个人的欢乐,化为一个人的忧伤

  在午后的柔和日光里

  总回忆起那温柔的脸庞

  她好远好远

  募然间回头

  你却不在那里微笑招手

  我傻笑着

  眼里有难以抑制的水光

  惟有此瞬

  才看见你倾城一笑

  ————————

  程力在看材料。

  王老实愈发的觉得自己大概是过了些。

  果然,程力老大几乎是勉强看完了,说,“我是真没想到你能发掘出这么多优秀品质来。”

  王老实脸皮挺厚的,这会儿也难免想扒道地缝钻进去。

  写的时候心里装着事儿,没收住。

  程力说,“不过看你写的材料让我刮目相看,比那些老笔杆子都强,以后有材料让你帮忙准没错儿。”

  王老实立即无地自容。

  “行,就撂这儿吧,回头我改改,不难,就删掉些。”程力念在手里那支派克笔的份上,还是放过了王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