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86章 八十六,家是港湾

第86章 八十六,家是港湾

  坐上出租车,王老实想了下,给刘彬打了一个电话。

  “老幺,我回来了。”

  刘彬好像松了一口气说,“三哥,你回来就太好了,再没信儿,我们都快被程老**疯了。”

  王老实奇怪的问,“怎么啦?”

  刘彬说,“你给咱文学院挣脸了呗,学院听说你病了,系主任要去看望你呢,找不到你人______”

  王老实一愣,这算什么事儿啊,不是说不行吗,又成宝贝儿啦?

  “到底怎么回事儿?”

  刘彬说,“不知道,但好像是上报纸了,华夏日报上刊登的,三哥,这回儿你在学校里可以横着走了。”

  王老实说,“别扯,你才螃蟹呢。”

  事儿很简单,孟朝义去参加文联的一个会议,结束之后和文联的主席聊天,聊到文学界的困境时,孟朝义把这篇文章当笑话说。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文联的大佬来了兴趣,说要看。

  孟朝义一个电话打到院里,也不用送过去,传真。

  文联主席看了之后,拍了桌子,大声叫好。

  孟朝义脸色不好看,这可是被院里骂遍的玩意儿,主席却说好。

  文联主席说,不是内容好,而是出发好,时机好。文学界缺乏的就是创新精神,尤其是和新鲜事物结合的精神。

  这篇文章的设想很符合,至于那些题材,也不是不可能的,也算有新意。

  孟朝义再不言语。

  于是就发表了,不是头版,却又有了编者按,说起来有些扯,愣是和全民族的创新精神联系到了一块,尤其是其中一句,民族复兴需要的就是创新,没有创新,任何一个民族都将走入历史的坟墓中,京城大学文学院——————

  提了京城大学文学院,还是正面的,院里要是没点态度,说不过去。

  找王老实,得奖励,结果病了。

  程力去宿舍找,吕建成反应最快,说王落实是肺炎,那病传染,他搬出去了。

  程力问搬哪儿去了。

  吕建成说可能就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

  能找到?

  吕建成说,不好说。

  程力不甘心,他家里呢,总会知道吧。

  吕建成很镇定,说,他怕家里担心,没敢说。

  程力没办法了,只能让302尽快找到人,他自己也不时的给王老实打电话,关机。

  刘彬说,“程老大在宿舍里批评我们没有互助友爱的精神,缺乏对同学的关爱,总之,我们几个十恶不赦了,三哥,这事儿你得有个态度。”

  王老实笑笑,程力能这么说,已经是克制了,“行,等我回去,用行动表明态度。”

  刘彬说,“三哥痛快,啥也不说了。”

  “跟哥几个说,我再病————三天,三天就回来。”王老实想回家了。

  出租车司机没忍住了,扑哧儿乐了,这病还能预约时间。

  司机都是火眼金睛,什么人很少看走眼,就是眼前这位看不透,从国际到达出来,身份大抵是学生,气势上却不像,怪!

  王老实没在意司机笑,又和刘彬扯了几句,便挂断电话。

  “师傅,长途跑吗?”

  司机问,去哪儿?

  王老实说,去滨城新区。

  司机考虑了一下说,五百,登记身份证。

  这几年抢出租车的案子层出不穷,而且大都是司机遇害,这位很小心,王老实没觉得不对,各行有各行的规矩,说,五百就五百,走吧。

  男人在受伤、最脆弱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家。

  王老实不例外。

  面对査芷蕊的时候,王老实一直表现的很坚强,其实他想崩溃,什么都不顾了,就陪在她身边。

  滨城新区王老实家。

  得知儿子回来了,李梅同志翘班了,王老实陪着老妈去菜市场买菜,专门买了带鱼。

  厨房里,李梅看儿子卖力气的帮忙,都说知子莫若父,母亲就差了?

  儿子心里有事儿。

  李梅试探,“儿子在学校里有合心的姑娘吗?”

  王老实呆了下,说,“有一个。”

  一听这话,李梅顿时来了精神,“什么时候带家里来,我们看看?”

  王老实神情黯然,什么时候能带来,他真的不知道,强颜说,“瞅机会吧。”

  李梅人生阅历多,立即就从儿子脸上看出了些许端倪,猜想可能不顺,就换了话题,“那个王冬云是真有本事,听你二姐说,已经要在中心城区开分校了。”

  王老实说,“是有这个计划,没想到她动作真快。”

  这事儿他还真仅仅是知道,王冬云给他打过电话,让他抽时间回来商量。

  王老实本着疑人不用的角度说这事儿王冬云自己做主。

  惹得王冬云抱怨了半天,可王老实清楚,王冬云心里必然是满意的。

  王老实他爹回来的有些晚,李梅收拾完已经上楼睡觉了。

  王嘉起看到儿子在,颇为意外。

  王老实起身给老爸拿拖鞋,倒热水。

  坐下之后,王嘉起问,“这时候回家,出事儿了?”

  王老实佩服老爹心思缜密,能通过现象看穿本质,也不藏着,说,“刚从美国回来,累了,回家休息两天。”

  “我以为你一直不说呢。”王嘉起端起水杯,说话慢条斯理的。

  王老实办护照这样的事儿,当局长的要是不知道,他真可以养老去了。

  “是查家的闺女吧。”

  王老实抬起头,愣愣的看着老爹,说,“您知道?”

  王嘉起说,“当然知道,这事儿我层次太低,也弄不清楚,不过,事儿没那么简单。”

  王老实问,“您知道多少?”

  看了儿子一眼,王嘉起说,“纪律,不能告诉你。”

  见王老实要着急,王嘉起严肃起来,“这事儿我真不知道多少,你急也没用。”

  王老实闭嘴不言。

  王嘉起叹口气说,“以后查家的闺女你尽量不要再联系了。”

  王老实吃惊的站起来,看着自己的老爸,眼睛瞪得溜圆,“不可能,我们——————”

  王嘉起眼皮都不抬,“你要是觉得咱家经得起风浪,也不算事儿,我不拦着你。”

  轰!!!

  王老实觉得自己脑袋都快炸开了,怎么可能是这样,他几乎是哀求了,“爸,您就告诉我吧,我保证不说出去。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王嘉起闭上眼,过了好久才说,“因为你去找她,有人找我谈过了,儿子,放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