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85章 八十五,最深处的你

第85章 八十五,最深处的你

  没眼色说的就是王老实这种人,自己一点觉悟没有,就算妹子处于伤心期,作为一个男人也要适当的矜持些。【】

  就不知道找家酒店先住下,大半夜的。妹纸会多想的。

  走在回公寓的路上,査芷蕊问,“怎么就来了?”

  王老实说,“不放心你。”

  査芷蕊说,“那之前呢,怎么说都不肯出来。”

  王老实笑了笑,没言语。

  开门的时候,査芷蕊似乎动作有些慢。

  王老实问,“打不开?钥匙错了吧?”

  门开了。

  一前一后进了屋,査芷蕊看着王老实说,“要不要看看我的卧室。”

  王老实说,“那就看看,还真没见过呢,机会难得。”

  屋子里很整洁,一张床,便携组合衣柜,书桌,空间狭小却精致。

  査芷蕊猛的把王老实推倒在床上,然后自己跳上去直接骑到王老实身上。

  从没有过的悍!

  毫无准备的王老实有些不知所措,“蕊蕊,你这是干吗?”

  査芷蕊咬着牙说,“你以前不是一直想要吗,我给你,今天就给你。。”

  王老实心里不是滋味儿,伸手摸着査芷蕊的脸颊说,“何苦作践自己,我来就是为了这个?”

  査芷蕊眼红了,“你来了,把我给了你,我心愿就了了。”

  说着开始拉拉锁脱衣服。

  王老实用力抓住査芷蕊要脱衣服的手说,“别闹了,再这么样,我就走。”

  査芷蕊根本不听,用力挣扎,王老实无奈,掀翻査芷蕊,然后压在她身上,紧紧的抱住査芷蕊的双手。

  此刻他顾不上体会下査芷蕊身体的温软,也没去嗅她身上的清香,正声说,“蕊蕊,你把我当什么了,大老远的来了,你这是要赶我走?”

  査芷蕊泪花涌出,不再使劲儿。

  两人就这么抱着,互相倾听着对方的呼吸声,整个世界只有这种声音在。

  不知多少时间,査芷蕊柔声说,“我以为你想要,也想给你,算是一个了断,就算今后再不相见,也没了遗憾。”

  王老实说,“就算不相见?蕊蕊,你于心何忍,我.”

  査芷蕊伸手捂住王老实的嘴说,“我没看错人,从来了,你就没问,本来想以后有机会告诉你,不如现在说了。”

  王老实摇摇头说,“不想知道了,我想你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我不怪你,不恨你。”

  这一夜,两个人就这么抱着,査芷蕊一直在说,说到她睡着了,王老实也在听,听到入眠。

  说的什么,王老实也没个大概的脉络,好像是与査芷蕊的爷爷有关系,似乎是很多年前的事儿。

  大体可能是她爷爷就躲在美国呢,身份估计不大好听。

  査芷蕊说了句什么不再想当狗崽子之类的。

  没全想起来,可王老实能猜测个差不多。

  上辈子的老人造孽了,遗祸后辈,査芷蕊心理有了执念。

  王老实记得他最后听到的一句话就是‘我必须找到他,当面。。’

  或许大多数人都无法理解査芷蕊这是为什么,甚至她父母可能都不会赞同。

  王老实知道,这才是査芷蕊的坚持,有时候就是那么不可理喻。

  第一缕阳光照进来,王老实睁开眼,对面的査芷蕊正忽闪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自己。

  王老实说,“看什么呢?我脸上有东西?”

  査芷蕊说,“就看你。”

  王老实说,“还难过吗?”

  査芷蕊轻轻摇头。

  门被打开了,一个粗壮的声音响起,“凯瑟琳,是我,珍妮,我回来了。”

  査芷蕊一吐舌头,在王老实腰间用力了下,起身出去了。

  王老实没喊疼,也没出声,这趟没算白来,也算白来,自己和査芷蕊之间似乎还没理清楚。

  他也知道,理不清了,査芷蕊自己不走出来,谁也没用,或许将来她能明白,其实上一辈的事儿过去了就过去了,再纠结又如何,就算找到了,当面问了,得到了回答,又如何。

  王老实没再赖着,搬进了附近一家酒店里。

  哥伦比亚大学是个世界名校,本身就是一个旅游的热门景点,附近还有第五大道,中央公园,联合国,各种大厦之类的。

  査芷蕊看上去好了很多,领着王老实转了很多地方,王老实也买了不少东西,他很想给査芷蕊买点什么,但査芷蕊小东西肯收,稍微有点价值的就拒绝。

  王老实也没坚持。

  一周的时间,王老实觉得自己该离开了。

  最后一夜,査芷蕊没回宿舍,她攥住王老实的手,伸进她的衣服里,问,“它好吗?”

  王老实此刻没有邪念,手里只感受到温腻圆润,点点头说,“很好。”

  査芷蕊说,“它永远都是属于你的,但别等我,也许我会回去,也许不会,但它和我都永远是你的。”

  王老实没说话,査芷蕊走的时候,搂住王老实的脖子,轻薄的双唇印在王老实的嘴上。

  “你在我心的最深处。”

  査芷蕊说不去机场送王老实,王老实排队等候的时候,也没回头看,他相信在某个角落里,査芷蕊一定在看着他。

  漫长的归途中,王老实不停的回味和査芷蕊在一起的每一个亲昵的动作,每一句动心的情话,中央公园里的恬静,坐在自由女神像不远处一起看夕阳。。

  从本心上说,王老实不愿意承认这是结局,这是个不是结局的结果。

  冥冥之中,王老实觉得査芷蕊也在自己的心灵最深处,中央公园里那回眸一笑是那么的清晰,无法磨灭。

  伸出自己的左手来,这是査芷蕊拉近她衣服里的那只手,上面似乎还残留着淡淡的幽香。

  王老实又想起在房间里的最后一晚,他问,以后我还来看你好吗?

  査芷蕊说,不。

  王老实说,听你的,我在那边儿等你回来。

  査芷蕊还是说,不。

  王老实就再也不提了。

  来之前,王老实其实也想到了这个结果,不是接受不了,就是难以割舍,査芷蕊的坚持在王老实看来不是值不值的问题,而是她在坚持。

  飞机开始缓缓下降,机舱里,甜美的声音提醒乘客,目的地就要到了。

  踏出机舱的那一刻,王老实对未来充满了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