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80章 八十,顶配臭豆腐

第80章 八十,顶配臭豆腐

  刘彬高兴早了,吃饭是不假。

  可他没一顿饭吃消停了,一顿午饭都要换三个地方吃,晚饭更别说。

  有时候菜还没上几个,王老实就结账走人,让拿起筷子的刘彬有种想一头撞死的冲动。

  尤其是第一天晚上,为了充饥,刘彬回家路上吃了两套大饼鸡蛋,花了十块钱。

  三天后,刘彬见是王老实的电话都不接了。

  打小就没受过这样的富贵罪。

  这些饭店可都是全京城消费档次最高的,甚至是最隐蔽的,好几家都是刘彬托关系才找到的。

  结果王老实来了这么一手,刘彬要是能忍了才奇怪。

  你丫根本就没打算吃。

  刘彬算是看清王老实的恶毒了,打死也不受那个罪了。

  王老实也不打算转悠了,见识的也够多了,心里大概也有谱儿了。

  这事儿能干。

  那么接下来,王老实就奔西院去了。

  遛鸟的大爷就住里面,王老实一看就乐了,正愁没人认识呢。

  一听王老实说要买房子,老大爷顿时警惕起来,小声问,“你真要买?”

  王老实说,“是啊。”

  老头说,“劝你就别想了,不卖。”

  王老实说,“为什么啊?”

  老头笑而不语,摇着大蒲扇,忒可恶了。

  王老实掏出二百块,塞到老头手里,说,“没别的意思,就想知道为什么不卖,您也别嫌少,就当给鸟吃顿早点了。”

  老头说,“这得什么鸟儿吃这些个。”

  王老实没办法,又掏出三百来。

  老头数了一遍,说,“不是蒙你钱,你打听不来,告诉你吧,住这儿的人跟房子没关系,房主是街道,几十年来这里换了不少人住,可没一个是正经进来的。。”

  王老实明白了,这五百花的值。

  这老头能黑他五百块,就说明他说的对,其实这房子也不知道是谁的,估计是解放时没收的也好,无主的也有可能。

  房子变成了安排那些碉堡户的地方,能住在着不走的,心不黑都不行。

  就算王老实找关系,买了房屋产权,想把人清理出去,都没可能,里面全是坐地泡类型的。

  没人愿意惹一身骚。

  有这些人家在,要是能消停了,王老实宁愿相信狗不****。

  不清走这些人,王老实的私房菜就等同于开到了菜市场。

  找街道。

  街道办公室的干部接待了王老实,一听王老实要买这房子,就愣住了。

  “那房子是街道的?”

  王老实差点没昏过去,合着这房子真牛大发了,连街道都这想法。

  给了街道几天时间了解情况,王老实这点耐心还有,不解决房子的问题,王老实下一步没办法办,也不能办。

  过了一周,王老实又来到了街道,得到的答复是,房子确实挂在街道的名下,卖也行,可是腾房街道没办法管,至多给出个告示。

  王老实说行。

  街道方面似乎也觉得就这么办不地道,房价上没过分,最后的成交价是四百六十万。

  王老实觉得这很公道。

  剩下的就是赶人了。

  这几天王老实也没闲着,花钱雇人抄底去了。

  正如那老头说的,这些个户里,就没一个正儿八经的困难户,就没人说得清,他们到底是怎么住进来的。

  公检法那一套王老实想都没想,没用。

  官司不用打,房屋产权证在自己手上,再去打官司不是侮辱人的智商吗。

  找警察更没戏,警察不是保姆,没理由给你办这种倒灶的事儿。

  但有一节,强行找人赶,警察还真就管,管的是王老实,暴力手段行不通,那是违法的。

  不过,王老实蔫坏的本事有。

  上街面上溜达,终于在天桥附近找到了目标。

  油炸臭豆腐。

  闻着臭,吃着香。

  也许是知道自己这味道不怎么招人喜欢,臭豆腐老板很会做人,找了下风口摆摊。

  看王老实来了,忙招呼,“要几块啊?”

  王老实说,“吃着看。”

  那味道实在受不了,王老实吃了一会儿就觉得脑门子撞得疼。

  王老实问,“你摆摊一天能赚多少钱?”

  老板说,“赚不了几个,勉强度日。”

  王老实说,“我包你的摊,一天多少钱?”

  臭豆腐老板有些发蒙,从来没听见过这样的要求。

  “就是到我家院子里炸,从下午六点开始,到转天早上六点,多少钱?”

  老板不敢去啊,什么情况?

  王老实无奈,这没法解释,拿出二百块钱,递给老板,说跟我去看看地方,就在那儿摆摊,一天给你五百。

  老板看了看钱,说,老板一看就是爽快人,我跟你去。

  屁,钱才是爽快的。

  王老实不废话,打车带着臭豆腐老板来到院子里,指着院子中间说,就在这摆摊,一天五百,干吗。

  老板一缩脖说,我还不让人家打死啊,那可是缺德事儿,我不干。

  王老实把房产证拿出来,再掏出街道的公告,说,这是我的地,难不成我说了不算?

  臭豆腐老板反复看了半天才说,先给钱,人家要是找警察,我就走。

  王老实说,行,我顶着,顶不住,你拿钱走人。

  这天,下午六点不到,王老实带着七八个彪形大汉抬着啤酒,带着板凳,折叠桌子,堂而皇之的到了西院里。

  一进院子就遇上一个大姐,四十来岁的模样,“诶,你们干什么的?找谁?”

  王老实说,“不找谁?在这儿喝酒。”

  大姐忒彪悍,眼一瞪,“出去,找事儿呢,派出所离这儿可不远。”

  王老实笑嘻嘻的说,“您报警啊?行,随便。”

  有王老实嘱咐到了,几个人自然不管不顾的,摆上桌子,凤爪,花生,炸鸡,黄瓜,啤酒,当然,还有后面跟进来的油炸臭豆腐。

  一开炸,院子里压根就待不住人。

  顶着风能臭八里地,这是王老实特意要臭豆腐老板弄来的顶配高级臭豆腐。

  王老实笑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虽然堵着鼻子不舒服,但咱认了。

  整个小院子里炸了锅,家家户户都跳出来要赶人,可王老实绝不含糊,带着人来就防备这帮无赖玩儿硬的。

  王老实举着房本说,“这房子是老子的,老子想干啥干啥,你们有本事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