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73章 七十三,有辱斯文的败类

第73章 七十三,有辱斯文的败类

  互联网,这玩意儿将改变多少人的生活,就算想象力再丰富的人也没有王老实感触深。【】

  写点言之有物的东西出来,不难。

  扯上文学似乎也行。

  为了完成文学院的嘱托,王老实大胆‘无耻’的把互联网和文学结合起来。

  ‘互联网在未来几年将会从生活的细微处无限接近人们的生活,文学就是其中之一。’

  ‘有了互联网,这个新兴的虚拟世界会提供一个崭新的平台给任何一个人,文学不再是学问家的专享,普通百姓也可以把自己的创作展现在世界面前。’

  ‘高手其实真的在民间,亿万百姓中,各种奇思妙想都可以成为他们创作的素材,无论文笔是否可以,但只要有平台,他们就能。’

  ‘或许会出现一个甚至很多个专业的文学网站,这类网站的目标就是把所有人的文学创作呈现给所有人看,也许发展到一定的程度,会采取收费制度。。’

  ‘传统文学如果不能放低身段,他们将被网络文学(姑且叫网络文学吧)大潮淹没,陷入生存的挣扎中。。’

  写出这些,王老实没啥心理负担,估计看客们大都会不屑一顾,危言耸听罢了。

  王老实的邪恶在后面,他大言不惭的说自己不能代表大众,仅仅是一个人的思维活跃就想出了一些新的玩意儿来,比如说:

  ‘穿越了。。一个现代人突然出现在唐朝会怎么样?出现在各个历史时期,还有靖康之耻,嘉定三屠,甲午国耻吗?’

  ‘重生了。。一个人可以触动多少世界?他的先知能改变多少命运?’

  ‘设定一个新的玄幻世界。。诸如修真、斗气。。’

  ‘还有末日降临。。’

  ‘萌娘。。’

  写完了这些东西,王老实自己满意的看了一遍,放到一旁。

  他是满意了,不过他必须祈祷回到这个世界的只有他一个人,若有别人,必然啐他一脸霞飞露,无耻到这个程度,给重生人士丢脸。

  把所有的房间找了一遍,想要的没有,王老实拿着钱出门。

  他想要的东西不难买。

  一把藤椅,一张实木的小桌子,沏上一壶茶,摇着大蒲扇,身穿老头衫,沙滩裤,人字拖,点上一支烟品味它的香醇。微微月光下,王老实给自己创造了一幅田园画卷。

  如此恬静的氛围王老实在想什么?

  王老实在想,学院里那些大师们看了之后,会有多少人气得吐出血来。

  这东西写完的时候,王老实就发现自己给的人错了,传统文学的阵地在哪儿?

  在大学,大师们亦在大学里。

  京城大学更是核心之所在。

  王老实也有些心虚,这玩意儿交上去,那些七老八十的会不会举着菜刀或水果刀满学校里追杀自己这个有辱斯文的无耻败类。

  到时哪里才是逃生之所?

  王老实觉得最后危机时刻,女厕所才是他最后的堡垒。

  老才子们总会要些脸面的,不至于杀到女厕所里吧..

  想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王老实忍不住笑出声来,心里对査芷蕊的相思之苦也淡了些。

  “笑什么呢?”

  王老实起身,不用看,听声音就知道宫老二来了,果然,还不是一个人,身后跟了好几个,有男有女的。

  王老实说,“二哥还有闲工夫来这儿,是不是想起这房子的好,反悔啦?”

  宫亦绍笑骂说,“扯蛋!”

  回头对跟来的人说,“上屋里找桌子椅子,在院里摆上,没想到小王会享受,弄得挺有意思。”

  嗅了嗅,宫亦绍问,“你熏的什么香?味儿有些不对吧。”

  王老实说,“蚊子香。”

  其他几个人憋得难受,他们是真想笑出来。

  宫亦绍愣了下,忍不住笑了起来,拿手点指王老实,连说王老实糟蹋意境。

  “此情此景,你于心何忍?”

  王老实也注意到这个组合似乎和想象中的不大一样。

  明显不是跟班那种,似乎更职业些。

  其中一个岁数都不老小了,还有两个女的,两个男的,手里提着塑料袋,看来是吃的。

  王老实赶紧把比宫亦绍嘴里说糟蹋意境更甚的方便面桶拿走。

  几个人脸上的表情让王老实也觉得这东西实在煞风景。

  宫亦绍皱着眉说,“你就吃这个?”

  王老实讪笑着说,“今儿不想动,犯懒了。”

  桌子抬出来了,几个菜也麻利的摆上了,宫亦绍说,“先吃饭,吃完饭再说话。”

  王老实一看这架势似乎有事儿,那就先吃,刚才方便面吃的实在不饱。

  幸好宫亦绍没有食不语的毛病。

  吃饭的功夫,王老实也闹明白了这几个都是干嘛的。

  宫亦绍听了王老实的衣食住行说后,又不知道找了多少人商量,想来也少不了林之清那个老痞子,鼓捣出一个地产公司来。

  今天是刚确定了一个项目设计,宫亦绍还是没底,就带着几个项目的负责人跑王老实这儿来寻求精神上的支持。

  那个岁数大的是程红军,也就是地产公司的总经理,自打进了院子开始,他就没说过话。

  另外几个都是年轻人,属于那种干活儿的,大小都挂了点职务。

  也就是说,宫亦绍这个地产公司的第一个项目的骨干基本上都到了。

  听得出,宫亦绍对这个程红军很推崇,似乎是从哪儿个建筑集团挖来的老资格,在这个行业的人脉必然雄厚了。

  王老实看得出程红军对自己不以为然,看在宫亦绍的面子上,他不想计较。

  再说了,人家凭啥对一个还没褪干净毛的年轻人恭敬?

  说出大天来,王老实也没觉得人家有必要。

  宫亦绍也说了,一会儿把项目规划给王老实看看,说说还有哪些可以调整的。

  王老实注意到,宫亦绍这么说的时候,程红军眉头没来由的就是一锁,还扫了自己一眼,似乎很不屑。

  这应该算躺着也中枪吧,王老实觉得自己算是被冤枉了。

  没人喝酒,宫亦绍拿来了几瓶好酒,王老实眼尖手快,先抢到手里,说,“这东西就归我了,省的你们回去还拎着,麻烦。”

  宫亦绍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