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71章 七十一,态度是关键

第71章 七十一,态度是关键

  上一次,査芷蕊让王老实醉的一塌糊涂。

  这回,王老实似乎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照常上课,到食堂吃饭,图书馆看书,篮球场上耍酷,认真的准备期末考试,早上还起来背单词。

  这日子似乎过的有滋有味儿。

  晚上寝室里聊天扯蛋的时候,王老实兴致勃勃的胡说八道。

  刘彬最先感觉出了不一样。

  他是302唯一一个知道査芷蕊出国留学的人。

  刘彬认为三哥在利用忙碌麻醉自己。

  瞅准机会,刘彬跟王老实说,“三哥,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王老实说,停,打住,你觉得我不正常是吧?

  刘彬没说话,可表情就是。

  王老实说,你其实更应该担心期末挂科,三科,我赌你至少挂三科。

  刘彬满头黑线说,三哥,你这可够恶毒的。

  王老实说,无毒不丈夫。

  刘彬悠悠说,我更相信最毒妇人心。

  王老实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晃了晃说,回头见了小云,我放给她听。

  刘彬直接跪了。

  王老实不难受?

  他还真没那么洒脱,心理上早有准备,也基本上预料到了这个结果。

  更主要的是,他还有些希望,王老实也知道那个希望有多渺茫。

  但他总相信有奇迹发生。

  不信,不信就解释下王老实怎么回到这儿的。

  这种扯蛋的事儿都有了,还能阻止更扯蛋的?

  査芷蕊走了,去寻找她的梦想和目标去了,从哲学的角度来说,很高大上,算励志吧。

  王老实不能做拖后腿的反面人物。

  阿q精神胜利法其实在大华夏民众里极有市场,王老实用得也很到位。

  .。。

  考完试,王老实被老大程力找去了。

  在程力老师的眼里,王老实就是问题学生。

  异类了。

  在京城大学里出现个别的学生发生异变不新鲜。

  程力无法接受的是,王落实这个学生在文学院不着调,可在商学院和校学生会那里却倍受赞誉。

  这不科学。

  如果王老实在文学院里能和在其他地方一样,程力自然是高兴。

  他觉得王老实还能挽救,所以,这次其实有两门课程的老师是打算直接给王老实挂科的。

  程力好说歹说,算是帮王老实圆过去了。

  等王老实来了,程力问,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吗?

  王老实一听就愣住了,这个节奏很熟悉,下面应该是坦白从宽之类的吧。

  不等王老实回答,也没法回答。

  幸亏人家程力没等回答就问了,你觉得自己这个学年表现怎么样,有没有个准确的自我评价?

  明白了,王老实说,有,基本上算不务正业。

  程力一听就来气,你还知道啊,真不简单,我以为你还感觉良好呢。

  王老实低头不敢笑,其实他内心真想笑。

  程力把情况一说,王老实才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转了一圈。

  王老实倒不是多在意自己的学业,关键是本能让老爸老妈失望不是,要真挂两科,还真就悬了。

  双手合十向救命的菩萨程力感谢,这次王老实是真心感谢程老大。

  程力说,先别忙谢,是不是有所表示?

  王老实问,咋表示?

  程力说,你说呢。

  王老实说,老大怎么说咱就怎么干。

  程力乐了,说态度还不错。

  那就不客气了,程力布置任务了,王老实听了之后险些晕过去。

  感情是文学院觉得王老实在商学院里发表了那么有份量的文章,还在内参上,现在互联网的问题虽然没有署名王落实,但李维安却在校内给王老实正名了,点子是他王老实的。

  文学院的大佬们情何以堪。

  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你王落实不地道。

  领导说了之后,就需要人领会,去执行,这个人自然就是程力。

  院里的意思就是你王落实有鬼点子,是个天才,那么是不是该给咱文学院的脸上也增增光?

  你王落实的专业是文学方面的,那就从文学的角度鼓捣出一篇好文章来,院里负责给你发表。

  王老实明白了,这是妒忌了。

  可王老实叫苦的是他没那个本事写什么花团锦簇的好文章,在李维安那里可以用未来的见识来装逼,文学上不行。

  他装不了啊!

  文学要出东西是要真本事的,王老实忽悠点虚的行,真要让他写出来,比生孩子都难。

  程力看王老实面露难色,顿时脸一沉,说,怎么的?不行?

  语气不善。

  王老实赶紧说,行,怎么不行,就是怕写出来给院里丢脸。

  程力说,是不是丢脸关键是你的态度。

  从程老大那儿出来,王老实真有寻死的心,这叫什么事儿啊。

  算是逼良为娼了吧。

  王老实本来打算把这事儿放一边儿不想了,反正时间够长,开学才交。

  只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却睡不着,心里搁着事儿啊。

  主要还是王老实有了一个邪恶的想法,这儿想法出来之后,他就抓心挠肝的。

  宿舍里其实已经没人了,放假了,都麻溜的回家享受假期去了。

  王老实其实也可以走,不过刘彬说三天后把车开过来,这厮去探望小云去了。

  临走的时候王老实说,回来的时候,让小云偷点东西,把后备箱装满。

  刘彬用中指告诉王老实他的心情。

  这三天时间里,王老实正不知道该如何打发呢。

  王老实之所以没动笔,还是脸皮不够厚,这事儿要是办了,以后别人还不戳脊梁骨骂?

  可问题是,不这么干,王老实怕自己过不了关啊。

  程老大说态度是关键,但怎么表示态度,还不是拿出过硬的东西来。

  就算王老实一个暑假都趴在书桌上勤耕不辍,以他自己在文学上的草包实力,真表现不出什么态度来。

  以后在文学院就没法混了,这帮老学究们别看一个个的都那么文绉绉的,整起人来,手段凶残着呢。

  没用多少时间,王老实就捋顺了轻重缓急,先保住自己才是正道儿,别人怎么看都是后来的事儿。

  没准儿还是帮他们呢。

  宿舍里不想住了,空荡荡的一栋大楼也没几个人,学校正组织人统计暑假住校的人数,同时也在情理刚毕业这届学生的宿舍。

  又脏又乱,还要搬到临时宿舍去,王老实可没想那么受罪。

  干脆到新房子去住几天,那儿多宽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