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70章 七十,伤离别

第70章 七十,伤离别

  要说王老实是多好的一个人,未必。【】

  对于査芷蕊的感情,王老实自己都陷入了一种癫狂般的复杂。

  他无法说服自己跟着査芷蕊的理想走。

  哪怕有前世的执,今生的念,也不行。

  一连多日,王老实都在尽量的让自己去往好处想。

  但睡中的梦却不断的提醒他,一切其实都是虚幻。

  爱情这玩意儿落地之后就会沾染尘埃。

  王老实多活了一世,可对感情的处理其实并没有什么高招。

  他想出了一个令人绝倒的笨办法,若是能得到査芷蕊,他就认了,将来想办法去国外与她双宿双飞。

  若不能,那就放她飞,然后将那一世和这一刻深深的埋在心里。

  京城大学的学生汇演这天,王老实带着査芷蕊买票进入了学校的体育场观看。

  节目很精彩,募捐也顺利,王老实捐了一千块,聊表心意。

  最后的一个节目中,几个主持的学生用他们真挚的感情抒发了当代大学生心系社会的热切。

  査芷蕊也被打动了,眼睛红红的。

  结束之后,王老实带着査芷蕊到了他提前预定的酒店里。

  进酒店的时候,査芷蕊脸色变了好几变,不过,她没有说什么,跟着王老实进了房间。

  直到査芷蕊的脸色调整过来,王老实决定不再拖延,他直接向査芷蕊求欢,但査芷蕊百般躲避,王老实用尽了花招,査芷蕊就是不上当,最后査芷蕊说实在不行让他摸摸。

  王老实没同意。

  时间过的更快,在査芷蕊拿到签证的那天,王老实又提起此事,査芷蕊依然是没有同意,理由是她还没准备好,她想等到两人真正步入婚姻殿堂的时候再完整的交给她的爱人。

  当时王老实就沉默了,交给她的爱人。唉!

  他以为他可能会打动倔强的她。

  可査芷蕊偏偏告诉他不行。

  难道就这样了?

  还能用强?

  真要如此,王老实觉得自己就太艹蛋了!

  王老实知道这是査芷蕊妈妈的教导起了作用,让査芷蕊在潜意识里产生了抗拒。

  在査芷蕊出国之前攻陷最后堡垒的目标已经无法实现了,就算后面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也完全没有可能。

  王老实尽量让自己看上去若无其事,每天依旧和査芷蕊卿卿我我。

  査芷蕊的感情很细腻,她其实也在挣扎,王老实能感觉到,他也希望能够在最后时刻来个大逆转,可惜没有等来,而是等来査芷蕊要启程的那天。

  王老实明白,自己想把査芷蕊留在自己身边的想法,已经彻底没戏了。

  査芷蕊要先期到美国去适应,她的妈妈要陪着她先过去安顿下来。

  安检入口处,査芷蕊当着家人的面,抱住了王老实,在他耳边说,“我在美国等你,不见不散。”

  “一定要来,不要让我久等哦。”

  “别忘了给我写信。。”

  王老实只能笑,把准备好的花束递给她。

  不是玫瑰。

  从始至终,査芷蕊也没说她会回来找他,王老实不知道他用了一生期盼的感情到底值什么。

  看着闸口里面,査芷蕊举着花儿跟王老实摆手,王老实也挥手告别,可心里却痛的难以自持。

  人消失在拐角处,王老实也没走,他盼着奇迹出现,希望査芷蕊能够像前世看的广告一样,在王老实眨眼的瞬间又站在面前。

  没人知道,王老实的口袋里装着一枚钻戒,那是他为奇迹准备的礼物。

  査芷蕊的爸爸过来拍了拍王老实的肩膀,轻叹一声,和其他人转身离开了。

  看着机场工作人员关闭了闸口,王老实走向另一侧,他不知道査芷蕊的飞机什么模样,也不知道会在哪条跑道起飞,他就知道,其实査芷蕊现在距离他只有不到一公里的距离,却咫尺天涯。

  不知什么时候,王老实身边多了一个人,是那个没心没肺的顾晓楠。

  王老实扭头看了顾晓楠一眼说,“你还没走?”

  顾晓楠说,“你不也是。”

  王老实笑笑。

  顾晓楠说,我觉得你今天表现的很怪异,不像离别的悲伤,更似在祭奠什么。。

  王老实心说你真是地球人吗,就不会说点人话,此情此景,此人此地,说祭奠,真不知道你脑子里都是什么元素。

  顾晓楠没觉得自己说的不对,而是继续,不知道你哪一点打动了蕊蕊,但我觉得你应该骄傲,在过去几个月里拥有蕊蕊的真挚感情。。

  王老实说,不用绕弯子,其实有话直说更好,应该是蕊蕊妈妈让你说的吧,还是直接点吧,免得我曲解了,你没完成任务。

  顾晓楠大囧,讪讪的说,“我姨的意思不是拆散你们,她更希望你能够追求上进,赶上蕊蕊的步伐。蕊蕊回不回来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你应该放弃自己的坚持,为蕊蕊多考虑些。”

  王老实冷笑着说,“就这些?”

  顾晓楠不说话,眨巴着眼睛看王老实,似乎在等王老实的答复。

  王老实深呼一口气说,“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来告诉我这些。”

  说完,王老实留恋的又看了一眼窗外的繁忙,转身走了。

  顾晓楠愣愣的看着王老实。

  。。

  拐角处,査芷蕊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泪水再也止不住。

  她不是感觉不到王老实的变化,心如发丝般的细致,尤其是男女之间的微妙,査芷蕊都能体会的到。

  王老实对她留下的渴望,甚至不择手段的希望通过占有自己来达到目的,査芷蕊都明白。

  这些日子王老实的强颜欢笑和故作轻松都让査芷蕊心如刀绞般的痛。

  她无法分清自己的坚持是对还是错。

  其实她真的想要冲回去,扑到他的怀里,再拥抱一下第一个撬开她心扉的人。

  章敏看着女儿的模样,叹着气走回来说,“傻丫头,难受就哭出来,时间长了就好了。”

  査芷蕊瞪圆了眼睛大声说,“不可能的。”

  章敏被噎住了。

  査芷蕊用衣袖擦泪水,向前走,嘴里说,“我不管,我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

  章敏苦笑着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