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3章 六十三,反省啊反省

第63章 六十三,反省啊反省

  林之清这个老无赖有一句话说很到位,‘但去无妨’。

  到了査芷蕊大姨家,王老实就吃了顿饭,说了一会儿话,谈不上什么三堂会审。

  气氛貌似很和谐。

  査芷蕊这傻丫头还挺美,可王老实听出来些话外音。

  人家家长问你家都是干什么的?

  王老实说,“父母都是公务员,姐姐还在上学。”

  于是,人家就不再提这事儿了。

  席间章敏说,“小王,你和蕊蕊互相有好感,我们做家长的呢,不反对,蕊蕊还年轻,你也一样,感情的事儿呢先不说,还是以学业为重,如果将来你们还是喜欢彼此,那么我们就祝福你们。”

  王老实听出来了,不反对,但也不支持,学业为重,就是看你未来能发展到什么程度。

  章敏又说,“蕊蕊在我们心目中是长不大的孩子,很多事儿不懂,你呢要多包容些,让着点她,别让她受什么委屈。”

  又有话在里面,査芷蕊小,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就别用在她身上,这个小让王老实牙疼。

  而査芷蕊深以为然的表情让王老实更觉蛋疼。

  现在就拉过手,偶尔偷着抱一下,下一步看来遥遥无期。

  吃了这顿饭,王老实很有创造性的进行了一个总结,和王老实预测的完全不同。

  査芷蕊妈妈的意思很明白,你们就是互有好感,和爱情是两码事儿,査芷蕊涉世未深,王老实不要过线,能不能成要看你未来如何。

  最要王老实揪心的是,章敏说査芷蕊出国是必须的,而且就在下半年。

  情况不明,王老实也没敢在桌上问,看査芷蕊的样子,似乎对此并不反对。

  査芷蕊送王老实出来,她今晚要留在大姨家陪妈妈。

  王老实问,“蕊蕊,你要出国,是真的?”

  査芷蕊说,“是啊,只要toefl过了,我就可以参加下学年的哥伦比亚大学交换生计划。”

  王老实不解,“你才大一啊?”

  査芷蕊笑的很甜,“要不是大一,没准儿,今年我就去了呢。”

  王老实觉得眼前一黑。

  査芷蕊又说,“我先去打前站,你要快点哦。”

  王老实虽然点头,却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想出去,无论任何理由,他都没想要出去。

  临分开的时候,王老实试着想亲一下,可査芷蕊笑着躲开了,还捶了他两拳,小声说再耍流mang她就告诉她妈去。

  .。

  没回学校,王老实去了三里屯。

  这些日子过的有些乱,王老实想要梳理下。

  査芷蕊是王老实心中的执念,从未改变过。

  但现在王老实又想起了那个老杂毛的话来,‘为情所累,为情所困,为情而变’

  灌了一大口啤酒下去,王老实真想把林之清直接抓来问问,你丫到底啥意思。

  “****!”王老实突然给自己下了一个定义。

  上一世对査芷蕊的想法就来自那惊鸿一瞥,结果一辈子都搭上了。

  这辈子追上了,王老实突然发现自己其实一点都没懂査芷蕊。

  难道就是漂亮?

  不是,査芷蕊身上有好多优点,漂亮只是一个外表。

  她很善良,内心纯得让人不忍伤害她。

  王老实相信若不是医院里自己那个惨样儿,査芷蕊或许目前还是若即若离的,这么一想,虽不是故意的,王老实觉得自己能拉上査芷蕊的手有些卑鄙。

  査芷蕊很天真,无邪,可王老实知道后来又有新名词儿说这样的是傻。

  今晚一顿饭的时间里,査芷蕊都没听出她家里的意思来,还以为什么都好好的。

  而査芷蕊最大的优点也是让王老实无奈的是坚持。

  或许这就是王老实前世再也找不到査芷蕊一丝信息的主要原因。

  她有自己的梦想和追求,坚持不懈,没有妥协,可王老实怎么办呢。

  点起一支烟来,王老实看着满屋子的灯红酒绿,心里苦闷不已。

  “命里乾坤,倒也没什么大碍。”王老实又想起那老货的话来,似乎有点道行。

  王老实没喝多,不是喝多的时候。

  就两瓶啤酒,贵是贵了点,但这是喝酒地方,就该这样。

  驻场歌手正唱着靡靡之音,没有什么听头。

  又想起那首春天里,王老实发现那首歌其实在这时候唱更合适。

  招招手,喊来服务员。

  王老实指了指歌手所在的位置问,“我想唱首歌行吗?”

  服务员说,“没问题,我们有这项服务。”

  王老实说,“多少钱?”

  服务员回答,“一百。”

  有价就行,王老实说,“给我拿把吉他。”

  掏出一百塞给服务员,服务员一溜小跑的冲着dj过去了。

  到酒吧里唱歌的人,都是图自己的痛快,至于别人受煎熬没人在乎。

  酒客们一看王老实抱着吉他上去了,大都开始给自己找事儿,上厕所的居多。

  可不一会儿,王老实唱起来之后,这帮没品的都跑出来了,围着小舞台直吼吼。

  还有人给送上了啤酒。

  反正也没什么限制,王老实干脆停下来,喝了大半瓶,然后接着唱。

  酒客们也觉得好听,而且是没听过的新歌,弄不好就是人家原创的。

  唱完了,王老实扬起啤酒瓶,向台下热情的那帮示意。

  其中一个大喊,“再来一首。”

  王老实笑着摇摇头,把舞台还给人家。

  刚要走就被酒吧经理拦住了,“你这个歌是自己写的?”

  王老实说,“瞎玩儿的。”

  酒吧经理说,“来我们酒吧唱吧,一晚上保底二百,花篮啤酒另算。”

  王老实摇摇头说,“我还上学,不指望这玩意儿吃饭,还是算了吧。”

  这经理也没坚持,掏出一百块钱来递给王老实,“这钱就不收了,用空常来玩儿,你唱歌免费。”

  王老实斜了一眼,看到服务员真收小舞台上的酒瓶子,刚才送啤酒的人不少,也没言语,接过钱直接告辞了。

  宿舍里空无一人,大家都有的忙,学习的,泡妞的,就是没人在这里闲着,王老实自己是。

  拿了把椅子做到阳台上抽烟,王老实想自己可以读点寂寞出来。

  结果就是事儿来了,电话响。

  里面是陌生人说话,“你是王落实?”

  王老实说,“是,你谁啊?”

  电话那头说,“我是东城分局安平门派出所,吕建成你认识吗?”

  “认识。”

  对面说,“那你来一趟吧,吕建成****被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