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53章 五十三,冬天来了

第53章 五十三,冬天来了

  京城大学商学院院长,著名经济学家、智库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李维安教授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正嘬牙花子。

  手里拿着王老实交上来的作业,字数不多,寥寥不到一千。

  可看的老教授有一种天崩地裂的感觉。

  这玩意儿能写?敢写?

  写不怕,主要的论据啥的都有了,数据也不难弄来,问题是这个预测性的东西实在坑人。

  你王老实写了不怕,没人跟个小屁孩儿较真,咱不行啊,国际著名的经济学家啊,都‘家’了,能不负责任的胡说?

  满心欢喜的拿过来,就这么一个玩意儿,李维安有种被雷劈的错觉。

  他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王老实交上之后就立马跑路。

  合着那小子也怕挨骂。

  李老头这就不说理了,王老实确实不是怕挨骂跑的,那是因为他收到了一个短信,没有号码,可王老实知道必然是査芷蕊的,‘谢谢你,我好多了。’

  郁闷了好几个月的王老实要是能安静的和李维安一起讨论就怪了。

  要是能有风火轮,王老实肯定不训练,直接飞过去,砸到谁算谁倒霉。

  王老实前脚走,宫亦绍紧跟着就进了李维安的办公室。

  李维安看见宫亦绍也只是点点头,把手里的东西推给宫亦绍说,“看看吧,我可是吓坏了。”

  宫亦绍笑着说,“能把老师您都吓坏了,估计这小子放了核弹啦。”

  李维安无奈的摇摇头。

  这个宫亦绍是李维安的学生,现在还读者博士,少有的精明人,李维安很喜欢这个既有大背景,又尊师重道的宫亦绍。

  宫亦绍笑了笑,给老师茶杯续上水,才拿起王老实的那份神作认真看起来。

  李维安端起茶杯,还没送到嘴边上,宫亦绍就跳了起来。

  《警惕互联网冬天》

  就这个标题足以让宫亦绍浑身冰冷了。

  别人可能不清楚,但宫亦绍自己明白,自己在互联网这个新兴的吸金、烧钱的行业投入有多巨大,现在他的底气也是手里的股份能换成多少钱带来的。

  如果真如王老实说的那样,可以想象一下,宫亦绍会因此直接从云端被摔下地狱。

  ‘、b2c、b2b、g2g、p2p、x2x各种概念让人眼花缭乱,却抛掉最基本的“群众基础”,找不到新的盈利支点,最终它只能成为了一场闹剧。’

  ‘资本已经对互联网的浮华失去了耐心,剩下的只有互联网企业的尴尬和冰冷寒意。’

  ‘整个互联网产业将进入窒息时期,就看谁能憋住气,生存下去。’

  ‘概念、炒作、风险三个支撑圈钱和烧钱运动的支柱已经崩溃在即,没有新模式的诞生,互联网企业必然迎来大萧条和严冬。’

  “老师,您觉得。”宫亦绍第一次觉得自己心跳超出了自己的掌控。

  李维安闭上眼说,“接着看。”

  宫亦绍几乎是强迫自己继续看,王老实给总结了三个原因。

  一是vc资金对互联网行业的过度乐观,二是产业集群对自己盈利点的过度乐观,三一个就是疯狂的烧钱行为导致技术发展偏离了轨道,自信的过度乐观。

  宫亦绍也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文章的最后,王老实给举了一个例子,网景,一个成立才二年的互联网企业,从来没有盈利一美分,却成为和微软对等的庞然大物,这本身就是对人类智慧的挑衅。

  宫亦绍手里恰恰拥有网景的一些股份。

  王老实最后问了一句,到目前为止,除了哪一家公司有过盈利?

  宫亦绍看看自己的老师,试图从老师那里得到答案,可是没有。

  想想真没有,某浪曾经公布盈利了四十万美元,实际上同样也是个概念炒作,完全是他们吸纳投资大于了支出造成的,这点宫亦绍比谁都明白。

  过了半个小时,李维安才睁开眼说,“别的我拿不准,王落实说这是一个投机者的疯狂游戏,我信了。”

  宫亦绍也缓过点劲儿来了,说,“老师,我觉得差不多,太可怕了。”

  把**害不善的王老实这厮在哪里?

  蹲在人大新闻系门口呢。

  若是孟朝义看到这厮如此,必然为京城大学出了这么一个败类而勃然大怒。

  还有没有做人的底线了,节操都哪里去了?

  王老实浑然不惧其他学生的指指点点,尤其是不少女生即使走过去了,也回过头来看看这个奇怪的男生,传说中的花痴。

  査芷蕊宿舍的老大张博看见王老实蹲在学院门口,一副捏呆呆的摸样,走到王老实身边问,“你在等蕊蕊?”

  王老实看见是张博,有印象,立刻问,“你知道査芷蕊在哪儿吗?”

  张博翻白眼,被问的无语,“你不会打电话或者发短信?”

  王老实挠挠头说,“还不确定是不是该打这个电话。”

  张博说,“行,你到宿舍楼下等着吧,蕊蕊今天没来上课。我帮你喊下来。”

  “好,谢谢,太感谢了。”王老实心里终于踏实了。

  他心里在骂移动的,搞什么vip服务,还隐藏号码。

  张博知道王老实,对这个手段狠辣的男生有印象,尤其是薛志文那件事儿,她以为这人再也不会来了,没想到今天又看到他来找査芷蕊。

  王老实到了宿舍楼下徘徊,期待着査芷蕊能下来见自己一面。

  可还没到二分钟,宫亦绍的电话打来了,问他在哪儿。

  王老实说在人大呢。

  宫亦绍说,“到人大门口,我有急事儿找你。”

  王老实不甘的看了一眼宿舍楼的门口,事儿的轻重缓急他知道,宫亦绍能用这个口吻说话,必然是天大的急事儿。

  虽然不知道他那个层次的急事儿干嘛要找自己,可无论如何,自己都必须去。

  王老实只能先走了。

  三分钟后,査芷蕊下楼了,宿舍楼前有人,但绝对没有王老实。

  其实这事儿怪王老实,他老是用自己的心态来揣测别人,査芷蕊就是再如何,也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心智哪里来的那么坚硬。

  事儿解决了,闹几天情绪自然就好了,王老实再厚着脸皮缠一缠,自然就过去了。

  总不能让人家姑娘拉下脸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