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52章 五十二,一个态度

第52章 五十二,一个态度

  毕老大流年不利,正在事业的上升期,就遭到了毁灭性打击。【】。

  这话在新区圈里传的有些邪乎。

  要真说毕强受到了什么打击也就认了。

  好笑的是,就几条传言之后,事儿完结。

  透着古怪和稀奇。

  王老实送走了宫大少,回过头来收拾自己的烂摊子。

  华夏未来这边儿已经超出了王老实的设想,亏是让人家王冬云在搞,搁自己手上,不好说,这还算自我鼓励的说法。

  王老实也搞不清楚怎么,事儿的发展超出了他的预计。

  开始的时候,王老实就打算给毕强来点心理压力,有了压力,人就会暴躁,容易出错儿,那时候才是动手收拾的时候。

  替自己老爹拉拢蔡晓华是王老实的主意,也是关键的核心计划。

  王老实说过,他要给新区道上立规矩,要用来骇猴的鸡就是毕强。

  最熟悉这帮所谓道上大哥的就是治安大队,他们天天都在和这帮人打交道。

  蔡大队不配合,王老实就要费不少力气。

  不是王局办不了,是不合适,大炮打蚊子的效果就是让人瞧不起。

  王老实的计划其实特简单,简单的蔡大队夸王老实卑鄙的有文化。

  治安大队的处罚最多的就是治安拘留和罚款。

  毕强的根基就是人和钱。

  新人崛起了,抢的就是老人的食儿。

  王老实知道遭恨是毕强的标签,找一些人寻恤滋事太简单了。

  治安大队按照规矩抓人、拘留、罚款是正常执法。

  小刀子割肉其实最疼,这就是古代最严酷的刑罚为什么是凌迟的缘故。

  毕强的所做所为触碰了王老实的核心,必须用最严厉的方法来打击对手。

  话是怎么出来的,王老实和蔡大队都心知肚明。

  王老实说,“那蔡叔就再让人传个话呗。”

  蔡晓华皱着眉问,“你跟他们有了来往,事儿就不清楚了。”

  黑的永远就是黑的,金盆洗手也好,退出江湖也罢,就算自诩洗白了,黑还是黑。

  蔡晓华担心王老实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王老实笑着说,“蔡叔,您损我呢,我这样的混黑,我傻啊,图什么。”

  也是,蔡晓华也觉得王老实犯不上。

  “还有你那个工厂,必须建吗?”这关心的程度让王老实有些受不了。

  不过,他能理解蔡晓华的心态,既然彻底倒向了王局,那就干净利落点,本来也是通过王老实过去的,那就拉近点距离。

  不是亲近的,说不出这话来。

  王老实说,赚了钱,有时候是好事儿,无比都是好事儿,花儿钱也一样,说出大天去,我的钱来的干净,就当替自己积攒德行了。

  听了王老实的话,蔡晓华心里慨叹,王局真好命!

  新区里有头露脸的几个老大怀着忐忑在一座茶楼里见了王大少。

  为什么忐忑呢?

  能混到这个份上,谁没点背景啥的,就算王局要真收拾也未必那么容易。

  可人活的是张脸,王大少更要脸。

  这几块料原本不打算出面的,可人家王大少放出话来了,不来没关系,就找人不停的放话。

  听上去好像就是一白痴话。

  但几个人心虚了。

  怎么收拾的毕强,不就是借着王大少或者是王局的名头用谣言嘛。

  用不着请什么专业的,下面小弟们就足以办妥。

  成本低,效果好。

  只是效果和效率好的有些吓人,从另一个方面来说,王局掌控的强势在。

  见面的时候王老实特别的客气,好茶、好烟、好环境。

  王老实也表现的足够有修养,没说什么过头话,“其实我觉得毕强完全没必要,有什么话不能在桌面上说,何必要这么激烈,我也没想怎么着啊。”

  几个人就听听而已,没想怎么着,你要真想了,还能怎么着。

  王老实说,“我呢,年轻,还是毛躁的时候,但我父亲一直教导我,做人就要讲规矩,所以,我一直把讲规矩当教条放到脑子里,记牢了。”

  这话听了,牙碜。

  茶桌周围的几个人都脸色不好看,却不好发作。

  能好看吗,难不成大家伙儿以后都看你脸色,就是你爹也不行啊。

  不说话是不行了,最老牌的一个,人称九爷的问,“大少的意思是。我们要守什么规矩?”

  王老实端起茶壶挨个的续水,伸手说,“喝茶,喝茶也是有规矩的。”

  几个人心里憋屈,让一个毛孩子牵着走,他还是毛孩子吗,说话怎么这么。

  最后王老实也没说清楚到底什么意思,临走的时候特别客气。

  “一点茶叶,大家都是好,就稍上点。”站在门口,王老实客气的送走人。

  和这些人坐一块装逼,王老实觉得浑身都有些紧,后背真冒汗。

  意思透出去了,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当然,王老实也不要什么效果,这一出,纯粹是没事儿找事儿,说白了,王老实要给自己立个名号,省的以后鬼魅魍魉的来烦人。

  他就是忘了一点,这帮人大都是底层出身,有文化的没有,就算有顶天了初中毕业,特别高深的话不是好理解的。

  幸亏这些人背后都有些高人指点。

  意思很快就猜出来了,人家王大少的意思就是各走各的道,守各自的规矩,刨食儿可以,别过线。

  九爷知道之后说,“艹,这是玩儿深沉来啦!”

  “九爷要教训人家?”

  “滚,尼玛,活腻歪了。。”

  确实是,只要王局在一天,王大少那里谁敢呲牙,这就是现实,何况,人家给划出的道儿真心不好破,破了大家就不好混了。

  新区道上很快就有了新传言,有人出花红,要毕强的消息。

  这是赶尽杀绝吗?

  不是,就是一个态度,一个合作的态度。

  .

  王老实不想在耽搁了,回来时间够长了,再不回去,学校那边儿交代不了。

  工厂这边儿紧锣密鼓的办手续,可工期上,王老实要求的是不着急,慢慢搞,慢工出细活。

  来自鲁东的施工方心里骂人,还出细活,这厂房盖出来,你要敢进去,老子倒赔你钱,黑心也要底限不是,豆腐渣至少还有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