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50章 五十,村里也不容易

第50章 五十,村里也不容易

  在这片曾经被寄予无数希望的工业小区转了一圈后,王老实就驾车离开了。【】

  就算再装逼,王老实也知道得装对地方。

  到村委会去装,只能给人家村民带来笑谈的佐料。

  找上级单位呗。

  这一套,王老实虽然没干过,可都亲眼看见过,那些曾经拿到地的人都是这么玩儿的。

  两个村的上级单位是海西街,街道的书记姓臧,王老实不太了解,可他不用了解。

  王老实觉得自己可以脸皮更厚实些。

  托丁哥打听来臧书记的电话,王老实以一个侄子辈的身份通了电话。

  丁秘书也给力,在王老实无耻的暗示下,也背着王区长给臧书记打了一个电话。

  臧书记也纳闷了,自己和王区长虽然认识,也算熟悉,但绝没到让人家儿子上家来拜访的地步。

  算算时间,还是饭点,没办法,面子上不能缺了礼数。

  臧书记给自己老婆打了个电话,说晚上家里来客人,多准备点菜。

  王老实又提着两瓶酒敲门了。

  打开后备箱的时候,王老实就在想,这个小云真是懂事儿,准备的这些酒太强大了,让自己有了装的绝对资本,下回怎么也得再骗点来,好使啊。

  一进门,王老实就喊臧叔叔、臧婶,口里跟抹了蜜似地。

  臧书记看到酒之后,觉得自己大概知道为什么王嘉起能突然火速崛起了。

  王老实把自己打算在二马村建厂的事儿说了。

  臧书记说,“既然是这关系,当叔的必须告诉你,那里可没有什么值得投资的,除了地便宜,什么优势都没有。”

  王老实心说,我就图地便宜,现在便宜,不代表以后便宜。

  来之前就做好了功课,王老实从包里拿出地图,摊在茶几上,指着几个标注好的点说,几个渔港就是这块地的优势。

  臧书记问,“你要建什么厂?”

  王老实说,“海鲜加工厂和冷库。”

  这样一来,臧书记有点信了,在之前,他实在不知道这个小子脑子里进了多少水。

  最后,臧书记问,你爸爸知道你要干这个吗?

  王老实说,“知道,要不然会打折我的腿。”

  “那行,有什么叔能帮上忙的?”臧书记拉着王老实上饭桌之前问。

  王老实说,“就想让您给村里打个招呼,要不人家都不接待我。”

  臧书记笑了,心里也放松了,不是多大的事儿,也确实,这小子要是自己找上门去,还真没人搭理他。

  “你打算要多少地?”

  王老实装模作样的掏出自己的规划来看了看,说,二百亩吧,要不然将来恐怕不够用,还是一步到位的好。

  臧书记心说这是好事儿啊,他恨不得王老实真有钱,把那一千多亩都用了才好。

  为了这个工业小区,两个村一直没缓过劲儿来,可算是见着钱儿了。

  那帮家伙看到王老实来建厂,还不得把他当祖宗供起来,自己这个打招呼怎么觉得更想是给他们报喜呢。

  王老实也没想到臧书记这人办事儿这么地道。

  原想着打个电话就不错了,没成想,臧书记带着街道管工业的副主任,工业发展科的科长陪着王老实一起去的。

  接待场面让王老实一开始有些手足无措,太热情了,绝对的大场面,虽没有黄土垫道净水泼街,但老老少少的村民可没少来。

  王老实觉得自己运气真好,他没一个人来。

  要是村民们看到王老实一个人从车上下来,还是毛都没长全的小伙子,那股子热切还有多少?

  在拜访完了臧书记之后,王老实就回新区了。

  买地已经成定局,可钱还没着落。

  王老实给王冬云布置了任务,以华夏未来的名义贷款。

  后来王老实知道自己其实多余找关系。

  华夏未来在银行里的流水和存款就足以让贷款顺利了,还找了一个副行长,这不是浪费嘛。

  投资主体变成华夏未来,而不是王老实个人。

  村里是知道这个学校的,校办工厂嘛总比一个小屁孩儿踏实的多。

  王老实特意带来了原教委的基建科科长,退休的,但是经验丰富,谈起价来那叫一个狠。

  王老实相信自己绝对没人家办事儿利落。

  几个回合下来,每亩地的价就到了8000,这还是王老实拦着,要不那老头意犹未尽的样子,指不定还要出什么幺蛾子。

  面对老头瞅机会的抱怨,王老实说,“村里也不容易,咱就吃点亏吧。”

  好不好的,这句话被旁边儿蹲坑的一个村干部听见了。

  随后,气氛立即和谐了。

  王老实和几个华夏的人都觉得纳闷,这是咋了,刚才还争得脸红脖子粗的。

  建立一家新企业有多麻烦,王老实以前是不知道,现在终于有机会知道了。

  贷款还算好的,华夏未来属于优质客户,银行动作也快,又有人打了招呼,王老实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办理注册等手续,立项,审批,规划。。王老实脑袋都快炸了。

  甩手,立即甩手,看那个姓徐的基建科长办事儿老到,王老实马上弄了一个筹建小组,徐科长成了小组长,人员除了从华夏调了一个财务,其他人都外招。

  王冬云不干了。

  数落王老实,“哪有你这样的?这不是害人吗?”

  王老实被说的也有些脸红,这么多钱过手,有几个人忍得住,这确实是个事儿。

  王老实也流氓,一摊手说,“我没时间啊,还得回去上学。。”

  王冬云说,“这不是理由。总得找个放心人看着。”

  看着?不用了,王老实心里有数,表面上王冬云说的很对,但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儿。

  老徐也就是跑手续,其他的真没多少事儿。

  基建方面更是没多少油水。

  修个围墙,不用多结实,村里就办了,花不了多少钱。

  关于厂房方面,都是钢结构的,还是用最低档次的,连地基都是面上的事儿。

  至于设备的采购,那只是立项上的文字,王老实没打算买一台设备。

  听王老实说完,王冬云都傻了,她说,“弟弟啊,你这是要干啥,拿钱打水漂玩儿?”

  王老实说,“不是,看吧,这片地将来指不定怎么回事儿呢。”

  王冬云急了,“那你还动?”

  王老实坏笑着说,“不动怎么赚钱。”